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552章 裁军
    辽东,安市。

    城外。

    罗成脸色苍白坐在榻上,由数名亲兵抬着出来。

    当他露面,城外数万隋军府兵将士无不欢呼。

    从洛阳一路赶马加鞭赶来的天使看着这场面,不由的暗暗心惊,想不到年仅二十出头的罗成,在军中居然有如此威望。

    “罗成接旨!”

    天使上前高呼。

    罗成费力的样子从榻上起身,推开身边要来搀扶的亲兵,走到天使面前。

    “臣罗成接旨!”

    “大隋皇帝令,

    门下:朕闻昆夷作患,周王授钺于方叔;大宛不诞,汉主委兵于广利。则之昏迷之党,不足以怀柔。圣哲之谋,伐叛必资于用武。

    事将禁暴,盖非获已。

    开府仪同三司左屯卫大将军兼辽东辽西抚慰大使兼押契丹、奚、靺鞨、室韦四蕃使兼辽东太守楚国公成,庆钟五百,运符鱼水,挺文武之宏才,蕴韬钤之远略,积苍生之重望,有命代之元勋。

    负鼎和羹,已申於启沃;登坛制胜,实伫於谋猷。万里长城,倚赖攸属。

    今辽东未靖,戎事犹殷。

    宜令成留守辽东,都统辽东诸郡兵马,总督军政民事,扔兼押四蕃使,并增押高句丽、百济、新罗三蕃,段达充副留守,侯莫陈乂为长史,魏征为司马,王子明为录事参军事。

    辽东郡驻军一万二千人,新城、建安、旅顺三郡各驻九千人,辽西、柳城两郡各驻六千人。六郡共驻五万一千兵马,令此五万一千兵马就此长驻辽东六郡,设立军府、军镇,迁移家眷,设立地团,授田给地,农时耕种屯田,闲时训练守边。

    合四海以齐心,率九夷而同力。

    金鼓作气,铁骑争雄,合野喷山,殷天动地。

    以雄武府兵,永镇边关。

    所关军务,应须处置,并委成续具状闻奏。

    隋大业九年十一月诏。

    长长诏令宣读完毕,那天使脸上堆满笑容,殷切的将圣旨捧到罗成手上。

    “陛下在京对罗帅十分挂念,忧虑罗帅的伤势,还亲派了孙典御前来,如今看到大帅伤势好转,某等也是万分高兴,定马上回奏天子,告此喜讯。”

    “罗成领旨,谢皇恩,吾皇万岁!”

    捧过圣旨,罗成心也算是安定下来。

    有此诏在手,也没白枉他做戏一场了。

    留守辽东,统辖十一郡,押六蕃。

    皇帝虽然最后还是裁撤掉了一半的辽东驻军,但对辽东也还是有所补偿的,这剩下的五万一千驻军,从此转为辽东府兵,在辽东开设军府,设立地团,把府兵家眷也迁过来,如此一来,这些兵就不再是孤悬海外,与家人分离了。

    以后耕战守边,军心能安。

    这简直是最大的意外收获,哪怕裁掉一半兵力,罗成也觉得划的来。

    毕竟以现在辽东情况,就算留十万大军在,可后方如果供应不上粮草军械,也都是虚的。现在这五万一千府兵长驻,开设军府,迁移家眷,分田授地,只要有个两三年,就能够自给自足,起码粮草可不用再完全依赖朝廷。

    辽东军的喉咙也就不再是完全被朝廷卡住的。

    “我的伤势经过这些日子的医治调理,也已经差不多了,就不劳烦孙典御亲自出手。”罗成笑道。

    孙典御是个白白胡的老头,看着太和蔼可亲。

    他笑着上前,“老朽受皇帝钦差,定要为罗帅看看的。”

    罗成于是便当众解开衣袍,露出胸口的纱布。

    “罗帅,这里风大天冷,还是回屋再看。”

    “不妨,战阵上明刀明枪,还有宇文化及的暗箭都杀不死我,这点风寒又怕什么。”罗成道。

    孙典御小心打开纱布,看到了胸口的伤口。

    确实是一道箭伤,伤的好像也不浅,不过经过这么多天,伤口已经在结痂,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可只听旁人的介绍,罗成能够昏迷七天七夜,说明还是很严重的。

    但既然罗成现在醒来,而且看样子伤口恢复的也不错,这位老御医也不好把伤口扒开来检查。

    “罗帅身体确实强健,这么重的伤,昏迷七天七夜,居然马上就恢复的这么好。”

    罗成笑笑,“毕竟还年轻,只要没死,一恢复起来也快的多。”

    “确实是这样的。”

    这时孙典御和那位宣旨的天使,看到脱下衣服的罗成,身上遍布着许多伤疤。

    “居然这么多伤疤?”

    “罗成虽年幼,但征战数年,大小战数百场,负伤流血那是家常便饭,流出的血若是加起来,估计都得有好几斗。就说这次安市之战,当时为了能够诱歼渊盖苏文主力,我可是以身为饵,当时血战一天,我也一样厮杀一天,身创十余处。

    要不是因为这次受伤,那天宇文化及也休想暗算到我。”

    孙典御和天使大为惊叹,就连下面的将士们也都齐齐感动。

    这些刀疤,他们看的是那么的熟悉,毕竟身为府兵战士,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战场上一道刀疤,往往就代表着一次生死考验,每一道疤,都可能是鬼门关走了一趟,能够负伤这么多,还能一直活着,本就是极了得的。

    老四这时却忍不住问。

    “那宇文化及如何处置,怎么圣旨上没说?”

    天使讪讪道,“陛下交待,要把宇文化及带回京处置。”

    “宇文化及暗杀我兄弟,这个事情是铁证如山,毫无半点疑惑,为何还要带回京?我以为,应当直接在这里当着众将士的面,将他处死,如此方能安抚将士们的愤怒。”

    “杀死宇文化及!”

    “杀死宇文化及!”

    下面无数士兵高喊。

    天使面色不安,求救的望向罗成。

    “罗帅,陛下特意交待过,要将宇文化及带回京审问的,若是出了差错,到时我没法交待啊。”

    罗成也想杀宇文化及,但皇帝既然这般说,强杀估计后果严重。

    “带宇文化及上来!”他喝令。

    宇文化及被王雄诞骑马拖着上来,他全身污臭,蓬头垢面,趴在雪地上,冻的瑟瑟抖,一见罗成,和周边无数的辽东将士,惶恐不安。

    目光看到罗成时,直接扑通一声就朝罗成跪下,然后膝行过来。

    “大帅,不要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