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546章 惊雷
    岁末。

    辽东一骑又一骑的八百里加急快马不停奔驰在通往洛阳的官道上。

    一路之上,二十里换马,百里换人,虽然人马替换,但那快信却没停,一天八百里。

    从辽河东岸的安市城出,到达洛阳城,全程足足三千里路。

    就算是八百里加急,第一封急报送到洛阳紫微宫的时候,也已经是三天半后了。

    信到时,天还未亮。

    洛阳城门紧闭。

    可信使却不敢耽误,他大声向城头上守军喊话,亮出他八百里加急信使的标识。城门守兵见到,也十分惊讶。

    八百里加急啊,这可不是一般人能用的到的,而这消息又是自辽东来的。

    城上人不由的就猜测,莫非是罗成在辽东反了?虽然皇帝只是软禁罗艺和罗嗣业,可天子脚下,其实更是藏不住消息。

    连禁中之语,都会经常泄露出来,更别说罗艺和罗嗣业被软禁这样的重要消息了,早就满城皆知,甚至传的风言风语,各种谣言乱飞了。

    “我找个筐放下来拉你上来!”

    城门守卫也不敢这个时候放他入城,但还是变通了一下,找了柳筐和绳索,放下城去,然后把人和信都拉上城来。

    确认过是辽东来的八百里加急后,守门将领问,“不知道辽东生了什么事情,居然动用八百里加急?”

    “难不成高句丽人打过来了?”有人故意笑问。

    那名信使早就累的够呛,他虽然只接力跑了百里,可却是全力的跑,还是跑的夜路。“我也不太清楚,我问之前那位信使,他说好像是宇文化及在安市城派人刺杀楚国公,楚国公现在昏迷不醒,生死难料,辽东军群情汹涌呢。”

    ‘我草,真的假的?”

    “我也是听说的。”

    “随我来,我送你到天津前桥。”

    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这名守城军官心里一万个握草,然后不敢耽误,赶紧带着几个手下领着这人奔向天津前。

    一路上,遇到好几拔巡夜的南衙翊卫,不过凭着辽东八百里加急的身份,倒也一路通畅。

    信一层层传递上去。

    最终到达皇宫门前。

    皇宫也早已经关上,而且按例,皇宫一旦半闭城门,一般是绝不会在天亮前再打开的。

    就算是八百里加急,也不行。

    不过好在也有应对这种急事的办法,那就是走银台门,银台门晚上也开不启,但那门上有一个小口子,人无法经过,但却能传递紧急的奏章。

    皇帝停歇睡在萧皇后的宫中。

    夫妻俩虽然也老了,但结夫妻的感情却要胜过那些年轻的美人们。

    “陛下。”

    “陛下。”

    萧后醒来,推醒皇帝。

    “陛下,外面有王内侍求见,说银台门有八百里加急奏章送到,是辽东来的,据说罗成出事了。”

    一听辽东,罗成,八百里加急,杨广一下子惊醒。

    “罗成反了?”杨广问。

    王内侍进来。

    “回至尊,银台门传进辽东八百里加急奏报,四日前,罗成在辽东遇刺,刺客为宇文化及所指使,罗成如今昏迷不醒,生死难料,十万辽东将士群情汹涌,有哗变之危。”

    这下皇帝懵了。

    罗成没反,罗成还遇刺了,宇文化及动的手?

    可他明明记得他只是让宇文化及去辽东宣旨,让罗成回京啊,怎么还搞起刺杀来了?

    “把奏章拿来!”

    萧后让宫人挑亮灯火,又为皇帝亲自披衣。

    杨广迅扫过这封急奏。

    急奏是由王仁恭送来的,里面详细的说明了刺罗案始过。

    “这个宇文化及,混帐!”

    王仁恭的话,杨广还是比较相信的。

    王仁恭在信里很详细的说明前后因果,宇文化及到怀远,把他召去,又让他带他悄悄到安市,又要他假借他名骗罗成到辽西军兵营,一切都如宇文化及安排的做的。

    罗成来了,王仁恭在营前告诉了他旨意之事,罗成虽意外,但表示会接旨回京。可就在这时,宇文化及的手下去射倒了罗成。

    在这封奏报里,王仁恭还告诉了皇帝另一个消息。

    那就是之前罗成抗旨出兵,已经打赢了,罗成在安东之东的四平山下大败渊盖苏文八万兵马,斩数千,俘虏五万余,紧接着回师安市城下,猛攻安市,破城,斩数千,俘两万余。

    罗成已经向皇帝奏捷了,不过那捷报度慢,这八百里加急倒是后先到了。

    “朕果然误会罗成了,他事朕忠心耿耿,勤于王事,刚立大功,结果却········”杨广也说不下去了,本来他就不太相信罗成会反,是宇文化及总说万一万一,还老拿杨玄感做例子,他才最后答应召罗成回京。

    可谁料到,人家罗成在辽东抗旨后却为他立下这么大功,他却还派人去宣旨让罗成回京问罪,真是寒了将士功臣之心。

    这个时候,他丝毫没有认识到这件事情中,他其实才是那个真正的决定者,宇文述不过是进言者。

    但皇帝丝毫不这样想,他觉得自己没错,错的是宇文述和宇文化及。

    “陛下,现在十万辽东将士群情激昂,须得马上安抚,否则就怕出乱子。”

    萧后向皇帝建言。

    “没错,须得安抚辽东将士。”

    “陛下,罗成抗旨为王事,事成之后也愿意马上回京,说明他是忠心耿耿的,如今他遇刺昏迷不醒,这个时候陛下应当下旨嘉奖抚慰他,这样也能安辽东将士之心。”

    “好,那朕收回之前的旨意。”

    “仅收回旨意不够,必须得奖赏。

    杨广这时觉得对罗成充满愧疚之情,奖赏也没什么不舍得的,这也算是一种补偿心理。

    “赏什么呢?”

    想来想去,杨广觉得罗成的忠诚是经受住了考验的,现在还为此受了伤,那是蒙受了委屈的,尤其是现在罗成还昏迷未醒,这个时候辽东军心不稳,越需要一个拿的出手的赏赐来安抚军心。

    “皇后,你说罗成会不会醒不过来了,听说那一箭正中胸口,伤的很严重。”杨广一下子又想到一个更加棘手的问题,万一罗成就这样死了,那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