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542章 刺杀罗成
    “刘武周?”

    罗成有些惊讶出声。

    刘武周更加惊讶,他不过是一个六品的步兵校尉,在地方上六品的官阶不低了,但是放在辽东,这里十余万兵马之中,六品的步兵校尉就显得十分不起眼了。

    “大帅听过我?”刘武周忍不住兴奋起来,毕竟罗成可是无数大隋府兵们的偶像,尤其是现在,罗成不但是高句丽人口中的杀神和人屠,还是大隋人心中的战神。

    能让罗成记住名字,那都是值得吹嘘的事情。

    “本帅听说过你,祖籍河北河间,后来迁居河东马邑。听说你家以前是贩马的富商,你打小就能骑擅射,又好结交豪侠。后来你父亲去世后,你兄长辱骂你,说你不择友而交,又不事生产,不置产业,将来会败坏刘家名声,毁掉刘家产业。你因而离家,后来到洛阳投军,东征开始后,随太仆杨义臣两征辽东,因果敢能战,立功不小,和授建节尉。”

    罗成缓缓道来,刘武周却已经是激动的眼睛通红了。本以为罗帅只是听过他名字,想不到居然连他的出身来历等都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罗帅是真的特意打听过他了。

    “想不到卑职区区一校尉,也得入大帅法眼。”

    激动的刘武周,甚至再无法隐瞒,直接把宇文化及和王仁恭的计划脱口而出。

    “大帅,你千万当心。”

    罗成没料到刘武周居然说出了这事,他既然被王仁恭派来,那肯定是胆大心细,能值得信任之人,谁能料到,他却因罗成说出他身份,就如此激动的全倒出来了。

    “原来如此啊,多谢了。”

    “我之前不应当瞒着大帅的。”刘武周自责道,“这有什么,你也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罗成从身上摘下一把短刀递给他,“这是我随身所用的短刀,送你。”

    刘武周捧过短刀,激动的抚摸着。

    “你随我一起去安市吧。”

    “大帅还去?”刘武周惊讶。

    “嗯,当然要去了。”

    “可是?”

    “你不用担心。”罗成呵呵一笑。

    当天,罗成便带了一百轻骑前往安市。

    “大帅,是否多带点护卫?”刘武周忍不住建议。

    “如今这里皆是我大隋所控制之地,何须那般担忧呢。”

    “可是得当心宇文化及他们。”

    “我相信他不至于对我下什么黑手吧?我又没打算抗旨,他来宣旨,我接旨奉诏,不是挺好?”

    轻骑南下。

    不过半天多点时间,罗成一行便已经到达安市城下。

    “大帅不如先进城,然后召王太守他们来见?”刘武周又建议。

    罗成看了他一眼,觉得这刘武周还挺有意思一人,“不必了,直接去见王太守吧,你先去通传一声。”

    刘武周还有些不太情愿,最后磨磨蹭蹭才进去。

    那边大营里,王仁恭听说罗成只带着百骑前来,还直接到了营外,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声。

    而宇文化及却满脸兴奋,“赶紧让他进来。”

    王仁恭不满的瞪他一眼,“楚国公现在还是辽东统帅,自然是应当由我等前去迎接的。”

    “哼,他马上就不是了。”

    “只要旨意未宣下,他就还是。”王仁恭说完,便带人前去迎接。

    宇文化及脸色阴暗,对着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沫,“不识抬举,回头就把你也给贬了。”

    营门外。

    “末将王仁恭迎接大帅。”

    王仁恭觉得愧对罗成,低沉声音道。

    “王帅何须如此,听说这边起了点冲突,我就赶紧过来了,这些混帐真是不省心。”

    “大帅,其实没有什么冲突,而是另有其它事情。”

    “何事?需要如此大费周章?”罗成问。

    “宇文化及来了,他带来了陛下的旨意。”

    “他人呢,什么旨意?”

    “陛下说你抗旨,因此下旨解除你辽东兵权,并让你回京。”

    罗成听了,长叹一声。

    他站在营门前,对着众人道,“我之前抗旨,也是因为考虑到辽东形势,为免两次东征前功尽弃,为免几十万将士心血白流,这才抗旨兵,如今安市拿下,渊盖苏文八万大军也大败,经此一战,渊氏已经无力再反攻了,起码保了未来十年之辽东安定,现在陛下要追我责,不管是要解我兵权还是要我回京述职,我都无怨无悔。”

    “走,入营听旨吧。”罗成一脸落寞的神情,看的王仁恭越的内疚了。

    就在这时,突然自王仁恭营中射出一支暗箭来。

    长箭出人意料。

    一箭正中罗成胸口,罗成应声而倒。

    “刺客,有刺客!”

    罗成的随从高呼。

    更有白马义从的偏将尉迟亮大声疾呼。

    “罗帅已经答应接旨,答应交出兵权,答应回京,为什么还要暗箭杀人,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王仁恭被尉迟亮吼的面色白,“不是我,我不知道这事。”

    白马义从统领慕容长生拔剑出鞘,“定是宇文化及那贼子,先前几次冲撞大帅,与大帅结怨,想不到如今却以这种卑鄙手段暗杀大帅。”

    而偏偏这个时候,王仁恭大营里一阵骚动,却是宇文化及见罗成久久不至,这时又听到营门口有喧哗之声,还以为罗成不肯进营来,于是便带着手下百余人气势汹汹赶来。

    他们这个样子一出现。

    慕容长生立即大喊。

    “宇文贼子带人杀出来了,大家随我护着大帅进安市城,绝不能让宇文奸贼得逞。”

    于是乎,慕容长生一把抱起罗成上马,一百白马义从轻骑,立即护着他们狂奔而去。

    等宇文化及冲过来时,罗成已经远去了。

    “王太守,你为何让罗成离去?”宇文化及大声喝问。

    而王仁恭却毫不客气的一把揪住宇文化及的衣领。

    “宇文化及,我已经依从圣旨,也答应你把罗帅请来听旨,如今罗帅已经来了,刚才他听说了旨意,还亲口对我说,愿意交出兵权,随你回京面圣,你为何还要暗箭伤人?”

    “为何行此卑鄙手段?”

    宇文化及懵了。

    “放你娘的狗屁,我什么时候暗箭伤人了?”

    王仁恭扭头吐了口口水。

    “呸,就不用再跟我装了,来人,把刺杀大帅的宇文化及等人拿下。”

    王仁恭恶狠狠的冲他道,“我告诉你,如果大帅但凡有半点不测,你就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