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518章 纳叛
    秋日里红叶越的鲜艳,蓬莱码头,却越的热闹起来。

    再次东征令下,东莱又一次做为水师大本营,无数的水手、府兵、粮草都在往这边集结。

    而因为旅顺已经成为大隋的一个新占之郡,旅顺和建安驻扎的一万隋军,也都完全依赖着从东莱港运去补给。

    “现在开始集结,但估计正式出征得等到明年三月之后,甚至是四五月的时候。”

    老爹跟儿子走在蓬莱港的码头上,看着无数的人流。

    “年年征东,到现在已经不知道征东到底为什么了。”老爹感叹着。

    罗成没说话。

    最初,征东的计划是没有错的,毕竟高句丽的威胁是实打实的,大隋不打高句丽,早晚高句丽就要来袭大隋。错只能说错在一开始的战略上有些差错,第一次出兵太多,或者说指挥方面没能统一。

    然后第二次东征就有些勉强了,中原动荡不安,皇帝却急着二征。这二征终于遇到大叛乱,结果叛乱虽然很快平定,但皇帝马上三征,皇帝的目光只是盯着辽东,却不知道形势早已变化。

    高句丽固然是一次比一次虚弱,可中原也一天比一天不安稳啊。

    “父亲什么时候进京?”

    罗贵摇头,“嗣业都已经成婚了,我还进京做什么。”

    嗣业是在八月的时候完婚的,皇帝对出云公主确实是相当的宠爱,据说大婚当日,十里送嫁。

    皇帝不但给公主三千户的封邑,另外还拿出来一百万贯的钱帛等来做为婚礼以及赏赐所用,皇帝还直接把李敏和宇文娥英在洛阳的宅第产业都转赐给了嗣业。

    “现在你们兄弟六人,就剩下小六还没成亲了。”

    “爹,我之前跟世绩商议过,他也跟他父亲说过,徐伯父对于小六与徐家小娘的亲事是同意的。”

    “同意就好,徐家同意我自然更没意见,我就一条,早点办婚礼,早点成亲。”老爹对小六的事情比较操心,这小子虽然还才十七,可妻还没娶,屋里女人却不少,现在孩子都生了四五个了,大的都已经四岁,委实有些胡闹。“徐家知道小六有庶出子女的事吧?”

    “知道,他们没什么意见。”

    娶妻之前先纳妾,甚至是先生儿育女,在这个时代都算的上是极普通的事情,尤其是那些大户名门家,对此也没什么反对的,反正嫡庶有别,庶长也比不过嫡出。

    “连年征战,也不得停歇,哎。”

    老爹感叹着。

    罗成也只能苦笑,东征开始,他几乎常年在外打仗,每次回来也就是呆个一两天,上次甚至连一天都没呆过。

    眼下,刚从江南过来,又要去辽东了。

    好多将士们都希望能够放个假,让他们回家团聚一下,可旨意是让他们直接去辽东,罗成也没办法。

    “但愿这次杨玄感叛乱平定后,河南能够稍安稳一段时日吧。”

    第二天,罗成告别了妻妾儿子,再次出。

    码头。

    李玄霸骑马赶来。

    “姐夫,等等我。”

    罗成看着玄霸,“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让你留在东莱照顾你姐吗?”

    “我姐好着呢,我要跟姐夫去辽东,姐夫你看我这一年,按你给的药方天天调理身体,又每天早上跑步,还在铁作坊拉风箱抡铁锤抡了快一年了,你看我如今身体多结实。”

    说着,玄霸还拿出一把锤子来。

    “这锤子跟姐夫你的一样重,你看我舞的很顺手。”

    罗成看着这小子,这一年的功夫,确实大变了样。

    之前他身子弱,罗成倒是知道个土方给他,然后又让他多锻炼身体,这小子很听罗成的话,每天跑步,还真去了铁作坊里学打铁,从拉风箱开始,到后面抡大锤。

    每天还拿不少名贵药材药浴,到了夏天时,又在海里游泳。

    练来练去,这小子硬生生的从一个病秧子大变了样,如今个头长高了不少,身子更结实了许多,手臂上居然都是肌肉。

    一把铁锤挥地来呼呼有风。

    “你姐知道你要来吗?”

    “知道,三姐说让我跟着你就行。”

    “好吧,那你就加入我的白马义从,跟在我身边好了。”

    “谢谢姐夫。”玄霸十分欣喜。

    在东莱港,罗成一行换乘了东莱的大战船,其中不少能乘八百人的五牙大战舰,还有能乘五百人的黄龙战舰,这些都是楼船,其实并不太利于海上航行,好在他们只是沿海岸航行,并不进行深海航行,此时季节也没有什么大风暴。

    除了这些大楼船,还有不少适合海上做战的艨艟以及斗舰还有一些行动迅的快艇等。

    这些船只都很新,是近年专为东征打造。

    船员水手,则基本上都是来自江淮等地的青壮,这些人多是沿江沿海居住的渔民船员们,善于操舟。

    船队除了运送罗成的两万五千人外,后面还跟着一支不小的船队,其中部份船上装着往旅顺、建安补给的物资,还有部份船则是装着流放往辽东的罪民,这些多是上次杨玄感之乱时从贼的,此时被6续从东莱流放到辽东去。

    多达近十万人被处以流放辽东之罪,离开东莱港后,途经的庙岛群岛上,就已经6续有人被放到沿途岛上。

    早几年还比较荒凉的群岛诸岛上,现在居然到处都是人,这些流民,只能在岛上垦荒、打渔,以及做些为路过船只修补、补给等事。

    “士诚,后面船上有个熟人,王薄也在。”

    秦琼过来跟他道。

    “他没死?”罗成有些意外,毕竟他可是伪楚的齐国公,算是重要骨干头目了。结果秦琼说因为王薄投降较早,又是直接率部下五万人一起投降,所以这次他运气较好,没被处死,只是被抄没所有家财,然后全族一起被流放辽东。

    “把他叫过来吧。”

    再次相见,王薄已经苍老许多,整个人须半白。

    罗成给他倒了杯酒。

    王薄一饮而尽,满是苦涩。

    “此去辽东有什么打算?”罗成问。

    “能有什么打算,流放辽东,监视垦荒。”

    “不如你来我军中吧,随我征讨高句丽,也算将功赎罪。”

    王薄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

    王薄怔怔出神许久,方道,“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