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515章 军生怨气
    江宁。

    金陵山上,居高临下,可俯视江宁城。

    江宁城也称为金陵城,楚威王因山立号,置金陵邑。此处临江控淮,形势险要。

    “自东吴孙权在此建都,此后东晋、南朝的宋、齐、梁、陈均相继在此建都,故此有六朝都城之名。”

    魏征笑道,“在此建都者莫不是偏安一隅,并且短命之王朝。”

    “确实啊。”

    “据说当年秦始皇东巡,有术士告诉他在金陵那地方有王者气,于是始皇帝很担心,他便命令术士想办法消灭王气。术士用了两个办法,一是挖断紫金山,按风水的说话,紫金山龙盘虎踞,是王气来源。对付这种情况,就要斩断龙脉,杀死猛虎,所以一定要挖断紫金山。”

    “同时,这术士还在紫金山山上挖了许多金玉宝物,据说能够镇压龙虎。”

    “最后,术士还让人挖了一条秦淮河,据说这条河的作用是可以泻掉这里的王气。”

    罗成对魏征的说话呵呵一笑。

    虽然说金陵六朝建都,六朝都不强,但并不能说因这是因为龙气被秦始皇斩断了。如果以唯物的角度来看,大致的原因还是在古代中国,北方的黄河流域的文化和经济更先进,人口更多,军事能力也自然更强。

    而在古代,南方一直都是比较落后的地方,落后就要挨打,这可是千古不变的道理。再有一个,金陵立都,还是缺少足够的战略纵深,守金陵,必须先守江淮,然后还要守住西面的荆襄上游。

    不管怎么说,江陵都是居于下游,在防御这块还是天然弱势的。

    更何况,在古代,骑兵是这时代最强的军队,南方天然缺马,自然难以抗衡。

    罗成捡起一块赤色的石头,这种石头其实也算是金陵的来由,陵为高山,金,古代的金有时也指铜,金陵又名紫金山,便是因为这山的紫金石,而这紫金石其实就是铜矿石。

    很明显,紫金山是一座铜矿。

    “其实金陵比辽东好。”魏征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话。

    罗成呵呵一笑,“你不是说这里龙脉断开,王气不足吗?”

    “哈哈哈。”魏征哈哈大笑,“你可真是什么都敢想。”

    “你敢说,我当然也敢想,想想也不犯罪不是吗?”

    “想也是犯罪的。”

    “可人无远虑近有近忧啊。”

    “真打算选辽东?”魏征认真问。

    “金陵虽然也是个不错的地方,但是吧,这里确实先天不足,而且我们在这里毫无根基。”

    一个主帅一个司马,两人就在紫金山上有些肆无忌惮的说着这大逆不道的话,这话若是让人听去奏给皇帝,两人都逃不过一个谋逆之罪。

    可两人却跟在聊闲天一样。

    “大帅,圣旨到。”

    皇帝的旨意传到江宁。

    罗成授勋上柱国,赐勋田三千亩。

    鱼俱罗授余杭太守、吐万绪授吴郡太守,而杜伏威授丹阳都尉,辅公祏授宣城都尉。

    丹阳太守由历阳郡丞赵元楷接任,这位赵元楷是开皇年间宰相赵芬之子。

    单雄信、程咬金、徐世绩、裴行俨等皆授护军之勋,进虎牙郎将之职。

    “辽东生变,陛下令上柱国立即率平叛所部前往东莱,乘船往辽东就任。”天使说道。

    “辽东生变,生何事?”

    原来就在大隋接连出了杨玄感和刘元进叛乱称帝之事时,高句丽那边的邻居也没消停。

    先是渊太祚之子渊盖苏文在扶余川中集结了数万兵马,声言要南下国内城。国内城的大王高建武与乙支文德商议过后,便给渊盖苏文加官授职,宣他入京。

    渊盖苏文还真来了,但是带着五万大军而来,就驻在国内城外三十里。

    于是国内城外,十万高句丽军对峙。

    渊盖苏文奉诏入京,再然后两边协商许久。

    最后传出渊太祚快要病死消息,渊太祚说临终有个遗愿,想让国王同意让渊盖苏文继承东部大人和莫离支的位置。

    国王表面同意,暗地里却已经在联络靺鞨诸部,想要等靺鞨军一到,到时就先诛渊氏父,再收降东部军。

    可未料到,渊氏父子也早就有了计划。

    他们假以宴请谢恩为名,请国王和乙支等一众大臣到府赴宴,然后却突然在酒宴之上,尽杀保王派大臣贵族百余人,又杀死乙支文德和国王高建武。

    然后渊太祚篡位为王,国号改为朝鲜。

    渊太祚还是狠辣的,这边先下手为强,兵变杀光保王一党,并弑君。然后他居然单身进入禁军大营,凭着一番话语就把禁卫军的将领们都说服了。

    本来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可渊太祚愣是以几百死士家兵就改朝换代了。

    渊氏篡位后,一面派人去安抚北面的靺鞨诸部,一面又派人来大隋,他姿态摆的很低,请求大隋朝册封,还自称愿意永世附藩。

    这个消息传到洛阳,杨广十分震惊。

    对于渊氏要建国朝鲜,他当然不肯。

    杨广可是铁了心要灭高句丽,设郡置县的,岂允许渊太祚半路来摘桃子。鉴于眼前高句丽肯定还有混乱,杨广于是让罗成马上回辽东。

    他那边也在准备进行第三次东征,在东征开始之前,辽东由罗成这位猛将负责镇守统御。

    “陛下说,江南这块,就交由江都郡丞王世充接手,关于叛军移民辽东之事,也由他来全权负责。”

    王子明在旁边忍不住问了一声,“平叛将士们的赏赐呢?之前陛下许诺应承的那些钱帛赏赐?”

    “陛下不是已经给将士们授勋赐田了吗,对有功将士还都升迁职位了。”那官员笑的有些勉强。

    这话一出,许多将领都面色难看。

    罗成一挥手,大家都闭了嘴。

    “罗成接旨,请回京后替某与诸将士代谢君恩。”

    或许是因为觉得爽约食言有些不好意思,皇帝给的勋官还是比较大方的,军官们几乎都授了勋,许多表现极佳的士兵也有些得授勋官。

    另外,皇帝还对那些没有授勋的平叛将士也表现格外‘关怀’,每人特旨在辽东赐勋田三十亩。

    等传旨官一走,一众将校立即围上来,“大帅,弟兄们如何能服?”

    “这是圣旨,没的讨价还价的,难道你还想来个哗变不成?”

    “可也不能就这样啊?”

    “算了,反正我也从来不指望会有什么赏赐下来,我们平叛时也有不少的缴获,这些拿出来都分赏给将士们吧。让弟兄们做好准备,明日便起程北上。”

    旨意传递下去,果然军营里怨声四起,没承诺过还好,承诺了却做不到,大家就不高兴了。好在罗成的威望高,几道军令下去,大家也就没再有什么出格举动。

    “将士们对皇帝心生不满了。”魏征道。

    “应有之事,毫不意外。”

    魏征呵呵,“对大帅来说,这其实是好事。”

    “别说这些了,准备一下,我们去辽东,不用先回洛阳也好,就是将士们许久都不曾回乡,估计心里也更加不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