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503章 天下英雄榜
    一大早,罗成带着一众兄弟再进洛阳城。

    此时晨色微曦。

    建国门还未开,一大群的商旅百姓都在城门边上等开门,他们看到罗成一行骑马过来,纷纷侧目。

    罗成一到洛阳就打了八柱国家的经城侯,结果屁事没有还升官晋爵,反倒是经城侯被打了,结果还被连削两千户食邑,还夺了左屯卫将军之职,被下令闭门思过自省,可以说,真是大出东都人的意料,跌掉了一地眼球。

    至于说罗成还敢拍轻薄公子宇文化及的脸,也被许多人传唱。

    宇文化及兄弟的名声可不好,一个外号轻薄公子,一个外号花花太岁,只不过仗着他爹极得皇帝的宠幸,所以平时大家也是敢怒不敢言,如今咱们这位罗帅,一入东都就敢硬拍老虎屁股,拍完了还屁事没有,这可就不由的让那些对宇文兄弟不满的人暗里喝彩赞扬了。

    而宇文化及被拍了脸,居然罕见的没有找罗成报复,更是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紧接着罗艺入京拜相,更让许多京城里的豪门大阀都不由的挑灯商议,要如何面对如今的新局风。

    当然,李浑李敏这个最大的门阀,一夕之间卷入了谋反案中,还是被宇文述亲自审理,就更让人震惊且摸不着头脑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浑不是宇文述的妹夫吗?他们不应当是一荣俱荣的吗,怎么李敏让罗成给欺负了,宇文化及开始不是还帮了忙找罗成麻烦,可怎么被打脸后,转眼就反过来把李家给拉下水?

    这是何等的操作?

    反正许多人是大叹看不懂。

    莫非连宇文家都如此忌惮罗家了?

    可不应当啊,罗艺拜相了,可人家宇文述早就拜相了。罗嗣业是皇帝女婿,宇文述的儿子宇文士及更早娶了皇帝嫡长女南阳公主啊。

    许多人直呼看不懂。

    但罗成的凶名算是坐实了,有人说恶人还需恶人磨,也有人说罗家这是猛龙过江强压地头蛇。

    还有人说罗家如今圣眷正隆,已经过宇文家。

    罗成在洛阳城算是彻底的响了名头,不过大家看着罗成一行,却没有敢上来搭讪的,毕竟这位虽年轻,可身上的名头还是太响亮了点。

    现在许多人已经重新排了一个大隋天下英雄榜,以前那个榜单上杨玄感是排在第一位的,号称个人勇武无人可敌。

    这个榜单上都只是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一辈的排名,且多是以勋贵子弟上榜。

    但这一次,新榜单出来后,许多人却直呼有些看不懂。

    罗成取代杨玄感成为天下第一,然后仅随其后的居然是秦琼,排第三的罗士信,第四的居然是单雄信,然后第五的则是罗嗣业,第六的是程咬金,第七的是罗存孝,第八的是裴行俨,第九的是来整,第十是薛万彻。

    至于什么宇文承都啊、李元吉啊这些原来的榜上高手,这次都排到了十名开外,全都没上榜。

    于是不少人都说这哪是什么天下英雄榜,这明明就是山东好汉榜,上去的几乎都是山东人。

    尤其是这前十,如今全是罗成军中。

    没人过来打招呼,罗成却也没过去,就这样等了会,城门终于打开。

    大家都让开路,没敢抢先进城。

    罗成笑笑,也不客气,招呼着众兄弟们一起入城。

    进城后,径直先到燕国公府,罗艺那边也已经洗漱好,招呼大家进去喝了杯早茶,吃了些点心,便一起往锦园而去。

    到了阎家锦园前,园门紧闭。

    守门的阎家人看到这些人过来,都紧张的直咽口水,毕竟两个国公两个侯爵,还有一大票的将军,谁也得紧张。

    罗成下马,打量了会锦园,上前道,“罗成前来拜见阎侍郎和夫人,还望通传。”

    “请楚国公、燕国公稍等。”仆人也不敢怠慢,慌忙入内通传。

    过了一会,阎家仆人有些不安的回来道,“我家郎君说今日有恙在身,不便见客,十分抱歉,说改日身体好了,定当亲自登门去陪罪。”

    罗成便道,“我今天为何而来,你们家主应当清楚,我罗成这个人脾气可不是太好,你们若是诚心为难我,我这起浑来到时可没人控制的住,让开吧,我自己进去。”

    那奴仆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在那里为难万分。

    罗艺上前,“你再进去跟阎侍郎说,今日我罗艺是带嗣子罗成来接我那孙儿回家的,望阎侍郎通融一下。”

    锦园,大厅。

    阎毗的夫人宇文氏一脸黑面,她是周武帝的女儿,封号清都公主,论辈份,那是李敏之妻宇文娥英的姑母。

    “这个扫把星,决不能让他进我们阎家的门。”

    阎毗则有些无奈,“既然罗艺都来了,不让他们进来也不太合适。”

    他也讨厌罗成,可如今女儿孩子都生了,一个名门千金未婚生子,也总不能老呆在娘家。既然罗家愿意来接人,那他还是愿意的。之前在辽东跟罗成军中做了段时间的招降使,对罗成也多了些了解。

    可宇文氏却不肯,她认为女儿全是被罗成引诱的,害了女儿名节,如今一到洛阳,又到李敏夫妇给害了。

    “夫人,罗艺昨日已经送来书信给我,他说愿意接大娘去燕国公府,以嗣子正室身份待她,长卿将来也是燕国公府的继承人,这样也算不错的结果了。”

    罗成是罗艺的继嗣子,正常来说罗成有妻子单氏,阎大娘就算回去,那也不过是个妾侍而已。可现在罗艺说让罗成一肩挑两嗣,这样一来,罗成便可以有两个妻子,一个继承燕国公府这边,一个依然还是在罗贵那边。

    大娘带着长卿进燕国公府,就算是继嗣这一脉了,比起现在这样无名无份一直呆在娘家,这肯定要好的多。

    其实宇文氏也知道,可就是落不下这个脸面来。

    “既然罗成都上门来了,那就让他把人接走吧,总不能真让大娘在家养一辈子,那将来长卿怎么办呢?”阎毗问。

    这时阎大娘抱着孩子进来。

    “爹,娘,女儿不孝,给你们磕头了。”

    “大娘,你这孩子,这是干什么?”宇文氏连忙上前拉女儿。

    可阎大娘却跪在地上连磕了好几个响头,“爹,娘,罗郎来接我们娘俩,我要走了。”

    “女儿,你就这样跟他走了,以后会后悔的。”

    “也许吧,可为了长卿着想,总不能在阎家呆一辈子的。”况且,她们去的是燕国公府,不是楚国公府,以后也不用看单氏李氏等的脸色。

    对孩子来说,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了。

    罗成最终还是没能进到阎家门,阎大娘牵着一岁多的儿子长卿走出了锦园。

    “长卿,叫爹。”

    阎大娘站在罗成面前,对儿子说。

    已经一岁多快两岁的长卿眉眼像极了罗成,他睁大着眼睛看了看母亲,又瞧了瞧罗成,最后终于道,“娘,他就是我爹吗?”

    “嗯,孩子,他就是你爹,快叫。”

    “爹。”孩子脆声声的叫了一句。

    罗成只觉得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虽然早就知道这个孩子,可毕竟这是头一次见面,更是头一次听到他叫自己。

    “愣着做什么啊,应啊。”那边罗艺见罗成一直愣,气的踢了他一脚,然后过去一把抱住长卿,“哎哟,我的大孙子啊,爷爷抱。”

    罗成呵呵的傻笑。

    结果嗣业、存孝、士信他们也一下子围上来,你捏下脸,他摸下头的,没几下,孩子就被这群怪叔叔们吓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