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501章 李氏当有天下
    端门前。

    并没有几个人认识罗成招来的麾下将领秦琼,但看着这员将领很年轻,不过长的虎背熊腰挺俊朗。

    端门城楼上,杨广问左右,“此将何名?”

    马上有内侍回答,“回至尊,此将姓秦名琼字叔宝,乃是罗成舅父之子,齐郡历城县人,祖上几代历仕北齐,算是齐郡的地方名门望族。”

    “哦,那这秦琼本事如何?”

    “秦琼曾是来护儿麾下府兵亲卫旅帅,后因母丧在家丁忧,因河南匪患,齐郡丞张须陀征召他为校尉。上次再次高句丽,罗成召秦琼随军,在破安市援兵时,秦琼为马军将领,表现不错。”

    皇帝点了点头。

    那边广场上已经打了起来。

    宇文承都虽很年轻,但过去能在大隋勋戚子弟中排名前十,那本事也是实打实的。

    两人你来我往,纵马冲驰,槊击镗挥,转眼交手数十回合,确实打的精彩。杨广也是习练过骑射之人,自然一眼看的出来,这秦琼居然还略占上风。

    二骑对冲而过,宇文承都气喘虚虚,心里震惊无比,没想到他打不过罗士信,可罗成随便叫来一个无名小将,居然也能压着他打。

    他还在想着要如何出奇制胜,结果只听到两边一阵阵惊呼声起,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突然只听到脑后一阵破空之声传来,刚一扭头,便见一支金锏居然呼啸旋转而来,他还没来的及防备,已经被一锏砸中。

    这支出其不意的撒手锏,直接将宇文承都砸下了马。

    也幸好这只是比武,秦琼的锏还只是甩出来的,那是直接投掷出来,以他那把锏尖锋利,就算承都身上披着厚甲,都必破甲刺穿无疑。

    但就算是甩,一把重锏旋转砸来的力度也极大。

    宇文承都只感觉好像被一块巨石砸中,根本控制不住身形,便被砸落马下。

    场上惊呼声更响。

    连端门上的杨广都忍不住拍了栏杆。

    “这下撒手锏十分了得啊!”

    “陛下,传说罗成在新野杀杨玄感时,正是用的一招回马槊,这撒手锏倒有几分异曲同功之效啊!”

    “难怪是一家人!”

    “宣朕旨意,授封罗士信虎贲郎将,授封秦琼虎牙郎将,让李敏滚回府中反省,再削一千户食邑。”皇帝冷声道。

    旨意传到广场,百官惊讶。

    李敏更是面如死灰,刚才罗成说皇帝削他一千户食邑,他不信,现在好了,又被削了一千户。他招谁惹谁了,宇文承都打不过那什么秦琼,关他什么事,为何又削他一千户。

    这可是她丈母娘当初好不容易才传给他的五千户食邑,转眼间就削去了两千户。

    欲哭无浪。

    那边马车里的宇文述听到这旨意,也只是哼了一声。

    “大哥?”李浑望着宇文述。

    可宇文述却只是冷声道,“以后少惹罗家人,他们一家都是疯子。”

    等赶走了李浑,宇文述又招来了宇文化及。

    “谁让你去惹罗成的?”

    “李敏找我帮忙。”

    “以后李家的事情不要插手。”

    “爹,成国公是我姑父啊,自家人的忙也不帮吗?”

    “帮,也得帮那些记的你好的人,李浑当年找我帮忙袭爵,说好事成之后给我一半食邑收入,可是只给了两年就不再给了。你知道你爹这辈子最讨厌什么人吗,就是那种食言而肥的人。”末了,他又道,“当年我就说过,我到死也会记的这事的,只要我找到机会,一定会让他永世后悔当初的决定。”

    “爹,成国公如今很受陛下宠幸啊,刚改封成国公,又迁升右骁卫大将军。”

    “哼,李家要完了,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宇文述对儿子有些恨铁不成钢,但凡有罗成一半的机灵,也不至于让他如此担心啊。

    “不可能吧?”

    “有什么不可能的,李家当年一门一个柱国一个大将军,关陇将门中谁也比不过他们。可正所谓,越是强大的关陇门阀,越被皇帝忌惮。尤其是如今出了杨玄感这样的事情后,皇帝对那些门阀已经越放不下心了,之前于仲文不过犯了些小错,就被陛下借机处死了,现在,李敏这个蠢货还搞的满城风雨,这不是授人以柄吗?”

    “不至于吧?”

    “有什么不至于的,皇帝早看不惯那些所谓的八柱国家了,只是找不到机会收拾而已。大郎啊,现在有个机会送上门来了,爹终于可以报当年李浑伤我之仇了。”

    “爹,你想怎么弄?”

    宇文述呵呵一笑,其实要弄死李浑有什么难的。关键就是皇帝,皇帝要是厌恶了一个人,那么只要再找到点机会,就能置他于死地。

    皇帝厌恶李家,他宇文述只要找到个让皇帝拿的出手的理由,就足够了。

    罗成殴打李敏,李敏还被免官削封,这已经充分说明李家已经在皇帝那失宠了,他也终于可以报仇了。

    宇文化及还问,可宇文述只是笑而不语。

    数日后,天现异像,有大火星划过天空,拖着长长的尾巴。

    皇帝向来比较迷信,于是召来许多方士,向他们询问。

    然后宇文述就安排了一个叫安伽陀的方士,趁机向皇帝进言,“陛下,此天像,显示的是当有李氏应为天子。”

    皇帝一听这话,脸色马上不好了,如今是我大隋杨氏天下,你这个李氏当有天下怎么来的?

    “陛下,可尽诛朝中李氏大臣,可破。”

    这种胡说八道,连许多其它方士都听不下去,可皇帝居然没吭声。

    然后第二天,宇文述悄悄的拜见皇帝,跟皇帝说,“昨日臣听闻安伽陀之言后彻夜难眠,思来想去,倒觉得确实有一些征兆啊,臣与金才夙亲,对他比较了解,最近听闻他常有许多奇异举动,经常跟李敏等,日夜屏语,或终夕不寐。”

    金才便是李浑的表字,宇文述这是出手了。

    其实好位安伽陀之前的胡言乱语,也全是宇文述安排好的。

    “陛下,李浑是朝中重臣,爵封成国公,又刚升右骁卫大将军,八柱国家之后,家代隆盛,家族在朝中为官者一百余人也,而且如今身任右骁卫大将军,又掌握南衙禁军,还望陛下察之!”

    前有方士谶语,李氏应有天下,这边又有心腹大臣说李浑种种异常,这不由的皇帝不起疑心了。

    “卿言甚是,可替朕查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