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师叔无敌 > 第402章 刀爷威武
    一句谁争谁死,令擂台上一片萧杀,冷语中的陈天罗仿佛无敌的神邸,强大得令人心悸。

    接下来,如果没人登台,他就要挑战擂主。

    对于东洲擂元婴魁,陈天罗已经十拿九稳,连西圣张填海都在微微点头,对手下头号的大将很是满意。

    闫雨师将钱峰交给其他人,自己缓缓起身。

    对她来说,接下来的恶战,将是拼死一搏。

    嗡……

    嗡……

    擂台的上方响起古怪的声音,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划破空气斩落。

    陈天罗猛然抬头,只见一抹寒芒从乌云里显现。

    犹如一道冲天而降的闪电,那抹寒芒急坠落,咔嚓一声,插进了擂台中心。

    连陨铁打造的擂台都被刺穿。

    落地的是一把长刀,古朴无华,甚至有些锈迹,看不出任何特别之处,但刀刃却在扭曲,仿佛刀身里藏着什么凶魔。

    嘭!

    握刀的手,稳如磐石,刀的主人出现在擂台中心,额头处的一缕白在风雨中摆个不停。

    登台的是个青年。

    东洲的修士没几个认得。

    不过南州的修士中却没几个人不认得。

    “范刀?”常生愣住了,他没想到范刀居然会去对战陈天罗。

    范刀登台他不意外,以那家伙的脾气,见好处就占才是他的本性,可陈天罗明显是个难以战胜的对手。

    那就是一块铁板,范刀犯不着去踢铁板。

    出乎预料的不仅常生。

    “小崽子,居然敢登台……”

    西圣一方,龙岩宗的太上长老宏飞低声骂道,脸色阴沉。

    “那不是范刀么,他怎么登台了?”齐危水不明所以。

    “范刀居然元婴了!”李轻舟低呼出声。

    “岭南刀爷,果然非同小可,被我们小师叔差点坑死都能破入元婴,厉害。”赵一人点头赞道。

    “刀爷威武!砍他丫的!”乔三哥振臂高呼。

    看多人都认出了范刀,只是没人想得通为何范刀会登台。

    “岭北双煞,范刀。”

    陈天罗认出了来人,微眯双眼,警告道:“进阶元婴不容易,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刚学会走就要跑,会被摔死的。”

    “没关系,我天生就会跑。”范刀撇了撇嘴,道:“听说再快的刀也破不开你的天罗盾,我来试试,看看我这把刀,能不能破开你的盾。”

    说话间范刀手腕一动,插在擂台上的长刀被缓缓提起,与此同时,极品法宝的气息轰然四散。

    “妖刀九婴……”

    陈天罗的眼底掠过一丝忌惮,随后了然的点点头,道:“原来你是想替那斩天骄来挡我第三局,看来你们双煞还真是兄弟义气。”

    “兄弟义气?”

    范刀听完这句话直接嗤笑了起来,骂道:“常恨天他算个屁,老子就是看不惯你们西圣殿而已!”

    一句看不惯你们西圣殿,听得满场寂静,接着便是哗然大起。

    范刀已经没有了宗门撑腰,一个人居然敢公然对抗西圣殿,单单这份胆量就足够惊人。

    扶摇峰上,被骂的常生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松了一口气。

    不管范刀出于什么目的登台,只要他肯出手,就有挡下陈天罗的机会。

    岭北双煞,可不是白叫的。

    能在金丹境界就与斩天骄齐名,范刀的能耐没人比常生还清楚。

    那是个能在暗无天日的地底,在恐怖的大妖兽巢里存活多年的家伙,刨去能力不说,就这份生命力就无人能比。

    “好大的口气,谁给他的胆量。”

    张填海脸色微沉,人家公开挑衅他的西圣殿,摆明了没将他这位西圣放在眼里。

    “那小崽子向来狂妄,而且胆大包天。”宏飞在一旁低声道:“我用了上千条人命才试验出一个能与九婴同源的人,那把刀,就是他狂妄的本钱,不过没关系,刀是我给他的,我会亲手收回来。”

    妖刀九婴,修真界大名鼎鼎的异宝,与长生剑同阶,堪称绝世宝刀。

    盯着出鞘的妖刀,陈天罗凝重了起来。

    钱峰的双刀只是上品法宝而已,他不在乎,但范刀的刀却是极品法宝。

    钱峰的双刀是钝的,妖刀九婴却锋利无匹。

    “好一个看不惯,岭北双煞果然都是桀骜之辈。”陈天罗冷笑着点了点头,招手道:“那便动手吧,让我看看你的刀究竟有多快。”

    “当然是非常快!”

    范刀一龇牙,妖刀如一条毒蛇般冲出,长刀在飞出的途中自行旋转,刀身上的惊人气息卷动起四周的冷雨,汇聚成一条狰狞水龙。

    “砍柴术!专砍费材!”

    范刀点指强敌,寒声断喝,妖刀卷起的水龙咆哮而去。

    陈天罗越凝重,抬手祭出天罗盾。

    巨大的盾牌刚刚立在身前,水龙就已经到了。

    好似一股滔天巨浪拍在了悬崖上,轰鸣声震天!

    极品法宝的全力一击,震得唐楼都颤了一下,四周的防御壁垒出嘎吱吱的响动,一些肉眼可见的裂痕出现在半空,大阵竟是被刀气撕开了裂缝。

    丹王与龙家强者纷纷侧目,没想到一个新晋元婴而已,居然能爆出如此战力。

    水龙炸裂在巨盾上,翻起了漫天水花,这些水花并不散开,而是如冰雹般快砸落,妖刀的本体则消失无踪。

    范刀的双手在不断掐动,刀诀繁复得令人惊奇,随着他的施法,每一颗砸落的冰雹里都出现了一柄小小的妖刀虚影。

    “以一化万,天虚刀法……”宏飞此时在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他果然是个天才!”

    天虚刀法,龙岩宗的绝学,除了宏飞这位太上长老之外,没人会施展。

    上万冰雹里包裹着上万刀影,砸向陈天罗的周身。

    陈天罗诧异了片刻,他竟没现妖刀去了何处,但他感知到锐利的刀气从四面八方袭来。

    抬手一招,身前的巨盾出嘎吱吱的响声,展开的同时竟折叠开来,包裹而下,刹那间形成一个圆形的巨蛋,宛如龟壳。

    咔!咔!咔!咔!

    带着千重刀气的冰雹不断砸落,范刀的攻势凌厉至极。

    龟壳般的天罗盾散着厚重的气息,陈天罗的防御固若金汤。

    这是一场刀与盾的交锋。

    这是一场攻与防的恶战。

    一刀一盾,两件同样为极品程度的法宝,在宽阔的擂台上不断的交击,轰鸣声不绝于耳。

    不似其他高手对决,剑法与术法频出,范刀和陈天罗两人默契十足,一个闷头猛攻,一个死防不动,就像天矛遇到了地盾,非要在擂台上分争个高低,分个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