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重生嫡女归来 > 第404章 堤坝坍塌
    第4o4章 堤坝坍塌

    好一会京墨才做了决定:“既然如此那哥哥就由着你。”

    京墨不想因为这个小男孩妹妹跟自己离心,不过他答应了并不代表他认同妹妹的做法。

    钰儿终于松了一口气,赶紧冲着半夏撒娇:“姑姑,眼睛快睁不开了。”

    如此,半夏都来不及跟哥哥多叙旧,说实话连日坐马车自己也疲惫的紧。

    于是带着钰儿先休息去了,京墨没有拦着,心里也心疼妹妹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半夏这一觉直接睡到快天亮,她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窗外,发现太阳才刚露头还不太亮。

    然后看看身边的钰儿,见他睡的安稳就轻手轻脚的离开房间。

    刚刚出去,就听到匆匆的脚步声。

    半夏皱眉,这是怎么了,紧接着就看着院子里无一带着一个工人模样的男人直接往大哥的房间走去。

    半夏不用想也知道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就跟在后面。

    “大公子不好了。”无一搁着门说道。

    京墨睁开眼睛,问:“怎么回事?”

    “堤坝一处坍塌了。”

    京墨听到这话,第一时间起来,打开门紧张道:“怎么回事?”

    无一道:“堤坝工头天不亮前去堤坝巡视,就发现有一处地方坍塌。”

    堤坝坍塌可是大事,京墨立刻回屋穿上外套,就道:“走过去看看。”

    那个工头立马点头哈腰的带头往前走,半夏立刻上前道:“大哥,我跟你们一起去。”

    京墨蹙眉:“你再去睡会。”

    “大哥,我昨天下午就睡到现在,哪里还睡的着?”

    京墨听着也是这个道理,于是道:“那你一起,人生地不熟的不要乱走知道么?”

    半夏无语,这老哥是拿自己当小孩了。

    于是道:“哥哥放心,我又不是小孩子。”

    京墨无奈笑笑,伸手宠溺的摸了摸半夏的头顶:“在哥哥心里你永远都是小孩子。”

    半夏甜甜的一笑,只有在父亲跟大哥面前,她才能像个小女孩一样完全放松。

    京墨直接拉着半夏的手往外走,不允许妹妹离开自己身边半分,生怕会突然遇到危险。

    马车一路不停,因为天还未全亮所以街道上没什么人,如此马车行驶的更加快。

    很快,一行人终于到达堤坝。

    那工头第一时间带着京墨等人到达坍塌之地,京墨看到足足有百米远的堤坝全部塌陷瞬间面色就难看至极。

    半夏上前看了一眼,第一时间问工头:“这里修复需要多久?”

    “三四天。”

    半夏点头:“那这三四天你先带着一些工人修复这里,其他工人按照工程进度继续延伸修建。”

    那工头见吩咐自己的是个绝色女子,不知道女子的来历,所以也不敢随便应承。

    于是赶紧看向京墨,眼神似乎在询问大人的意见。

    京墨点了点头,即使妹妹不说她也是这样决定的。

    无一在坍塌的地方仔仔细细检查过后走过来低声道:“是人为。”

    “查。”京墨非常生气,当时就命师爷等人去查。

    半夏立刻道:“不,哥哥现在去查会晚,而且不一定能够查的到。”

    既然有人动手脚,那就一定做的很隐蔽所以只要有风吹草动绝对不会再动手。

    不过等到众人松懈的时候会再动手,那样神不知鬼不觉谁也发现不了。

    师爷现在京墨身边,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动手。

    “妹妹,你有何意见。”

    “瓮中捉鳖。”半夏只说了这四个字,京墨瞬间明白了。

    当时就宠溺的摸摸半夏的头:“还是你这丫头冷静,是哥哥心急所以一时间没有想难道多。”

    说完,他就看向师爷以及随着他们一同来的人道:“不许泄露出一个字,无论谁问就说应该是根基没打好才会坍塌,让工人们再做工的时候注意一些。”

    那工头赶紧连连保证,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他们已经发现是人为的事情。

    “大人,今天开始属下就派人守夜巡视。”

    “不。”京墨直接拒绝。

    师爷有些不明白,看着京墨等待他的示下。

    京墨这才刻意压低声音道:“今夜开始命人暗中探查,绝对不能让人发现打草惊蛇。”

    师爷明白了,是想先抓住人,只要人抓住了当众严惩自然会起到威慑的作用。

    到时候再命人守夜巡逻,即使给那些贼人一百个胆子那些贼人也不敢再破坏。

    京墨交代完师爷,这才又走过来道:“妹妹,走哥哥带你去看看这百里堤坝。”

    半夏点头,然后任由京墨拉着在高高的堤坝之上行走。

    半夏还是第一次听说堤坝这个东西,二期也是第一次见到。

    站在高高的堤坝之上,往下看去就是一条条的河流。

    半夏瞬间眼睛亮了亮:“妙妙啊,如此就可以阻隔雨季发大水了。”

    半夏想到前世的今年,因为连天大雨连连,倒是鄢州发大水将整个鄢州都给淹没。

    颗粒无收不说,还连带着鄢州相邻的几个府城全部都遭了难。

    记得那两年的灾民简直多不胜数,而且死伤无数让人心惊。

    不顾想到了什么,半夏立刻道:“哥哥,这堤坝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京墨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当然是想出来的,高处水流不上去当然可以阻隔。”

    半夏点点头笑道:“哥哥,你什么时候开始筹备了?”

    京墨道从你跟我说过鄢州今年会发大水之时,哥哥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哥哥竟然如此信我。”

    京墨好看的眸子里倒映出半夏那绝色惊艳的脸,嘴角勾勒出宠溺的笑意。

    忍不住捏了捏半夏的小脸:“你是我妹妹,哥哥若不信你世上还有可信任的人么?”

    兄妹俩正在说话,并没有主意走过来的一男一女。

    这一男一女推着小车,好像是去城里卖东西的模样。

    只是,路过半夏身边时女子手中突然多了一把短刀,男子推的车子突然倒塌。

    “砰……”的一声。

    半夏侧身,就看到男子不小心将车子给推翻了刚好在自己的脚边。

    女子嘴里还在埋怨着:“你真笨,推个车子都推不好。”

    男子不耐烦的嚷嚷:“你个娘们啰嗦什么,还不赶紧将车子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