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能供货商 > 第九十七章:莫欺人年少
    无畏无惧之心,有时候是一种可怕的力量,这个原本被梼杌压制的老妪,在这一刻竟然突破压制,爆出全盛时期的力量。

    看着袭杀而来的老妪,夜白双眼一瞪,幻鹏的附带能快运用,聚合境的袭杀可不是闹着玩的,以他如今的实力,要是正面对抗,绝对有死无生。

    在老妪出手的瞬间,最近的涅生尘想来营救,不过已然太迟,只来的及一声怒吼,身形快闪来,犹姿怜却愣在了原地,一时间心提了起来。

    最为气愤的当属梼杌,怒吼一声,从高空中俯冲下来,该死的老女人,要是这小子死在自己眼前,那自己可就糗大啦,说不好以后还会被那几个至尊折磨。

    想至此处,那双兽眼中,凶光闪烁,可就算它再愤怒,夜白那身影还是被老妪撕碎。

    “白儿……”“夜白……”两声惊呼响起,涅生尘和犹姿怜惊恐的跑了过来。

    “如、该死……”

    梼杌终归还是迟了一步,兽爪抓住老妪头颅,“你胆子很大,竟敢杀我庇护之人,想要知道后果吗?”

    这次的梼杌真的怒了,云渺阁上空乌云开始翻滚,一股能量笼罩而下,云渺阁中原本郁郁葱葱的草木,在这一刻纷纷枯萎,那些低修为修士,生机快被抽取。

    看着这一切,老妪开始后悔,惊恐的看着一切,口中无意识的出声声嘶吼,要是因为自己使得云渺阁生灵涂炭,她就是不可饶恕的罪人。

    云渺阁众多修士,感受到即将来临的死亡,心中一片死灰。

    “收手吧梼杌,这事我来解决……”

    一个平淡,毫无波动的声音响起。

    看着本应死去的夜白慢慢出现在原地,所有人无法理解。

    其实这次夜白真的很险,聚合大圆满的攻击,已经到了幻鹏能的极致,这次夜白虽然躲过了致命袭击,自身却并不好受,幻鹏的虚幻能力更是被击散,想要再次使用,那要等待过一个月的恢复期。

    看来能也是有极限的,以后对于自己所有的能力,需要好好的了解下,不然太过自信可不好。

    看着夜白苍白的脸庞,犹姿怜、涅生尘心中惊喜,梼杌的杀意也开始收敛了一些。

    来到梼杌身边接过对方手中的老妪。

    “想不到啊,你还有这个本事,要不是本少爷有点手段,今日可真要饮恨当场了。”

    抓起老妪凌乱的长,右手毫不留情的一拳轰在对方腹部。

    修为被梼杌封印后的老妪,就是一个苍老临死之人,夜白这一拳差不多要了对方的老命,口中鼻中鲜血不断喷洒,原本就苍老的面孔,刹那干涸、凋零。

    “直接杀了你太便宜你了,既然你不愿让那两人服用药剂,那就让我代劳吧。”

    随手抓过一个中年妇人,将一瓶药剂灌入口中,看着药效渐渐挥,夜白抬眼看了下在场的云渺阁之人。

    “你们,可有人愿意询问,免得说我夜白仗势欺人。”

    那些云渺阁高层之人,确实有些担心夜白会乱冠名头,其中一个明显有些威望的老妪走了上来。

    “少侠,就让老夫来问吧,若是真如你说,这些人确实该死,可要是你污蔑我云渺阁,就算老夫等人拼的形神俱灭,也不会妥协。”

    “请便……”

    夜白后退了几步,将位置让给这个妇人,一幅随意的样子。

    这个老妇开始询问了几个正常的问题,就算事一些宗门内的小秘密,也回答的毫无错误。

    看来药效是真实的存在,是时候询问今天这个最大的疑问了。

    “将罪恶高原之事说与本座听听……”

    老妪有些紧张的问出这个问题,心中默默祈祷。

    “罪恶高原,是我们三姊妹合理圈养的一处拥有先天之气的地域……”

    在妇人说出半句话后,这个问话的老妪双脚一个踉跄,伸出哆嗦的手指指着对方,“你……你们……”

    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来这少年所说都是真的,想不到自己所在的云渺阁,竟然会有这种人的存在,自以为公正清高的作为,竟然是狼狈为奸。

    那妇人服用了无愧药剂后,将所有的事都念念叨叨的说了出来,其中各种行径,让所有人都不敢想象。

    这次之事,终于昭告天下,云渺阁中一股悲愤气息弥漫。

    “另一个人还需要服用药剂吗?”

    “不用了少侠,这次我们无话可说。”

    “无话可说就好……我不是救世主,我只对自己身边的人在意,所以你们怎么做都是你们自己的事,只是,你们宗门中那几个与我结仇之人,我夜白还做不到大度的无视。”

    说道这里,夜白双眼中灭世邪瞳动,那原本将死的老妪,被夜白抓在手中,那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让夜白都绝的对方可怜。

    黑红双色笼罩着对方,一道虚影被挤出对方体内,这个虚影是这个老妪的灵魂,不过在场之人只有夜白能看的清楚,其他人却一无所知。

    只有梼杌微微皱眉,似乎能感受到一点不一样的气息。

    老妪的灵魂一出现便开始惊恐的挣扎,那双迷你的眼睛,更是有一丝哀求。

    夜白用红黑双色能量包裹着这个灵魂体,拉回自己神识之内,在神识之力的搅动下,这个灵魂体化做了夜白神识的养分。

    夜白的神识之力随着这股能量吸收,开始生变化,虽覆盖范围没有扩大,神识的力量却越凝实了起来。

    这是夜白下意识的作为,却没想到这灭世邪瞳,竟还有这种妙用。

    眼前那老妪已经死的不能再死,都说人死怨消,老妪对犹姿怜的垂延加害也就随之了解。

    不过还有一人,夜白却无法原谅。

    白百灵看着夜白一步步走来,心中悲叹,想不到她一时私心,竟然会招来如此恶果。

    “掌教大人,这些时日,夜白可想你想的紧啊。”

    此时的夜白全身被邪瞳邪恶气息包裹,对着白百灵咧嘴一笑,这邪魅的笑容,让白百灵不受控制的哆嗦。

    “你又当如何。”

    下意识的看着犹姿怜方向,心中期盼犹姿怜能为自己解这一围。

    “不用看姿怜了,你对她所为,有的只是利用,或许很早前你曾真心疼爱过她,可是如今,你已不在和她有任何关系。”

    夜白哪能不知道对方想法,短短几句话轰碎了对方的念想。

    “想当年,你是如此高高在上,一句话就能定夺我等生死,不知是否想过,会有今日之况。”

    夜白的话让对方无法反驳,是啊,当年这个在自己眼中蝼蚁般的存在,此时却可以凌驾在自己之上,谁能想到。

    “我夜白不喜欢折磨妇孺,所以也给你个干脆吧。”

    说罢眼中红黑光芒向着对方笼罩而去。

    “夜白,放过我师尊吧。”

    犹姿怜总归还是不忍心,虽说这些时日,白百灵并没有对她怎么样,可曾经也是十分疼爱自己的长辈,要是看着对方死在自己心爱之人手中,她有些于心不忍。

    看着犹姿怜楚楚可怜的表情,夜白缓缓点了点头。

    “谢谢。”犹姿怜能看懂夜白眼神中的意思,微微侧过身去,不想看到接下来的一幕。

    “既然姿怜放过你,我也不能违背了她的意思,不过该属于你的惩罚,却不能免去。”

    “梼杌,麻烦帮忙废了她的修为,让她能像正常人活到老吧,这个年纪,找个人嫁了还是有可能的。”

    梼杌双眼一瞪,“好小子,竟然敢指挥本尊做事了,真是皮痒了。”

    “哪敢,这是小子的请求。”

    “哼~”

    在梼杌连翻施为下,白百灵惨叫连连,异兽可不知道什么是怜香惜玉。

    看着如一摊烂泥般倒在地上的白百灵,夜白招呼两人一兽准备离去。

    “云渺阁众人,我夜白今日所为只对人不对众,若有打扰之处,还望众位见谅。”

    犹姿怜再次看了下这个自己成长的地方,随着夜白两人离去,梼杌收回气势,重新化成一只小兽趴在夜白肩上。

    三人一兽,就这样大摇大摆的离去。

    至于云渺阁接下来的一切,就不再与三人有关。

    夜白并不知道,云渺阁中一处三人都不曾注意之地,一双阴沉的眼睛,正死死盯着离去的三个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