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能供货商 > 第三十九章:这伤值得(求收藏、推荐)
    “哈哈哈哈,落锦纶,你机关算尽,却算不到吾徒会如此决定吧。”

    在夜白回答“我拒绝”之后,涅生尘猖狂笑了起来,这个徒儿竟能不为诱惑所动,心中的满意度直线攀升。

    夜白的一句回绝,不只是让落锦纶骑虎难下,更是让这个一直以来自以为是的副府主颜面扫地。

    原本强装的风度,在这一瞬间支离破碎。双眼喷射着怒火,该死,这小子竟然敢拒绝,不可饶恕。

    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的小人,最容不得他人的反驳,看着周边众人带着戏虐的眼神,再想到这半年不到的经历,落锦纶的心智顿时被愤怒占据。

    “小子找死……”怒极的落锦纶身型一跃,地魂境阶的修为豪不怜惜的释放而出,一个跳跃冲着夜白而去。

    原本夜白在拒绝落锦纶后,便转身准备下台,可一生怒喝,以及那强大的压力突然降临,让夜白的身形微滞。

    艰难转头看着落锦纶疯狂狰狞的脸庞快接近,夜白来不及防御,他知道,地魂境修士要是想格杀自己,自己绝无幸免之理。

    不过也不能这样站着任人宰割吧,手中短刀跃然而现,全身魄力鼓动,夜白用自己有生以来,最强的战力迎接对方的袭击。

    “落狗,你臭不要脸……”落锦纶的作为,出所有人的意料,堂堂承天学府副府主、地魂境修士竟然会对一个学员出手,这是多不要脸才能做出来的事。

    涅生尘第一时间冲了出去,期望能有所挽救;浔震远也站了起来,刚才自己一个出神,想着一些往事,没想到场中竟然生了如此变化,一时间面色铁青,双拳紧握。

    而在广场阁楼的一处角落,落昊天更是拧碎了身下少女的胳膊,眼中暴虐期待的气息极扩散。

    “老不死的,这次要是还不能成事,我定让你生不如死。”随后继续开始活塞运动。

    蓄力已久的攻势,终于落下,夜白自认最强大的攻势,只划破了落锦纶的袖口,袖口内手臂上,一条浅浅的血痕开始渗出一丝鲜血。

    少年身板被无情的击飞在空中,犹如断线的风筝,飞向高空,夜白仰天在空中滑过一条曲线,喷出一口鲜血。

    这血如此鲜红,如此艳丽,可在场众人,心中却是一阵拔凉,三阶魄修,承受地魂修士全力一击,这种攻击,无人能承受。

    夜白五脏六腑都已被震碎,朦胧的双眼,看着刺眼的阳光,慢慢变得昏暗,耳边除了风声还夹杂着惊恐、心碎、悲戚的呐喊声。

    “难道我就这样离开了,不甘心、不服……”夜白如此想到,随后陷入黑暗。

    这时一道苍老、有点微驼的身影,极闪来,在半空中接过昏迷的夜白,毒火双眸中的怒火犹如凝成实质。

    “落锦纶,你找死,老夫誓,有生之年,必将你碎尸万段……”

    轻轻的抱着夜白,已凝结成实质的杀意,向着落锦纶笼罩而去,让原本失去理智的落锦纶一阵哆嗦,恢复了清明,看着自己的双手,还有涅生尘怀中不知生死的夜白,一阵愣神。

    涅生尘收回目光,拿出几瓶药剂倒入夜白口中,随后抱着夜白腾身而去,目前救治夜白才是要大事。

    “不,不可能,我,我怎么会做出如此之事。”落锦纶无法理解,就算自己心性狭隘,肚量极差,可也不会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这不可能。

    贵宾席上,浔王朝圣上看着这场闹剧,眉头紧皱,不满的看了眼浔震远,长袖一甩带着王朝众人离去。

    而浔震远却是双目喷火,双拳由于太过用力,手掌之间的空间出微不可闻的吱吱声。

    “好,很好,落锦纶你做的实在是太好了。”说罢一手提起还在愣的落锦纶,向着议事厅走去。

    “全部长老及导师,即刻同往议事厅。”

    ……

    涅生尘别院中,四人围绕着夜白,涅生尘原本紧张的老脸,渐渐放松了下来,不过满头的雾水,自己都解释不清楚。

    本以为被地魂修士全力一击,夜白就算不死也要残废,可当涅生尘几瓶药剂下口后,原本奄奄一息的夜白竟然好转了起来。

    涅生尘不可理解的看了看手中的药剂,难道是自己的炼药技术长进了?这也太神奇了,既然宝贝徒弟没事,就交给着几个小子照料吧,自己躲到密室中研究去了。

    ……

    三日之后,正好是犹姿怜照看夜白之时,夜白昏迷的几天中,一直有殷天破、犹姿怜两人照料,期间葬红尘也呆了半天,不过由于与众人不熟,最终还是带着忧心离去了。

    夜白的意识渐渐恢复,下意识耸动了下鼻翼,却不想一股迷人的幽香在鼻尖缭绕,迷迷糊糊间,夜白那只安禄山之爪向着香气源头探索而去……

    犹姿怜坐在夜白床前,看着虽然依旧昏迷的夜白,一阵出神,自从认识夜白后,犹姿怜的生活生了极大的变化,想起这几个月的件件往事,一时间神游天外。

    神游天外的犹姿怜,做梦都想不到,一时间的愣神,竟然让自己差点让自己羞愧至死……

    夜白右手逐渐靠近香气之源,而后攀爬上一个均匀的圆柱形物体,这东西光滑细腻,手感上佳。

    刚一接触夜白就爱上了这种感觉,下意识的来回摸索,细细品味,这暖暖的、滑滑的手感,吱吱真舒爽啊,忘情之下夜白下意识的一阵揉捏,弹性十足,这种手感简直难以言表。不过却又似曾相识……

    这是……夜白猛然睁开双眼,就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脸,这张脸美的让人窒息,毫无瑕疵,白嫩的脸颊此时正像是红透的苹果,满脸意外与愤怒的看着自己。

    夜白一下子愣在了原地,手中这美好东西应该就是姿怜的大腿,而且还是大腿根处……下意识的赶忙抽回手掌,可是又鬼使神差般的又揉捏了两下……

    “小色胚,去死……”说罢哐的一声一巴掌拍在夜白脸上,可怜的夜白刚醒过来,便再一次晕了过去,不过这次晕过去时夜白脸上竟然带着回味的笑……

    看着夜白这气人的笑脸,犹姿怜直接气结,虽然对夜白有点倾心,可自己这双大腿,除了自己之外任何人都不曾触碰过,如今竟然被……

    犹姿怜下手并不重,夜白只是昏迷了个把时辰便再次清醒了过来,抬起右手看了看,再次回想着刚才那一幕,夜白都觉得这次昏迷的有价值。

    犹姿怜这样的女人,用前世的话来说就是“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虽然两人关系进展很快,可这提早太多的福利,让夜白回味无穷。

    夜白坐起身,慢慢下的床来,看着房中那张小桌之上,盛着一碗还有点温热的药粥心中一暖,端起粥来三两口便喝的干干净净。

    “也不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了”夜白想起落锦纶那时候的疯狂,一阵后怕,要不是自己有永恒母树,要不是涅生尘不计成本的救治,夜白觉得自己这一生看来是要完了。

    “落锦纶,本少爷必将让你后悔来这世上”,想罢伸出手便去开门,在房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一声剧烈的爆炸声自旁边的密室传来。

    夜白刚恢复的身体,总体来说还比较虚弱,这一声巨大的音浪,差点掀翻了夜白,双耳中嗡嗡作响。

    “什么情况,大白天的难道有人围攻涅老头的庄园。”晃了晃脑袋,向着爆炸处看去,恰巧此时一个全身漆黑,毛竖立的黑人出现在夜白的眼帘。

    在这黑人看到夜白时,突然咧嘴一笑,一口雪白的大牙一张“诶,乖徒儿,这么快就恢复了啊,不得了。”

    说罢快向着夜白走来,看情形还想来个跨世纪的拥抱,夜白扑腾一声,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