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能供货商 > 第三十七章:臭皮囊、伪君子
    独斗第二场结束后,学府破天荒的给了参赛选手一天的休息时间,夜白、犹姿怜两人陪着殷天破,在学府中空地上晒着太阳,温暖阳光沐浴下三人心情大好。

    看着湛蓝的天空上漂浮的朵朵白云,思绪忽然间飘散开来。

    “天破,你这一生有什么目标吗?”

    “从前没考虑过,也不知道想要怎么样,不过……”殷天破转动双眼看了下夜白,看着俊俏却仍带着一丝稚嫩的脸颊接着说道:“现在觉得,能和几个交心得伙伴一起,看看世间风景,这样就挺好的。”

    “哦,你的要求真不高啊。”夜白闪烁着双眼,看着天空一阵出神。

    “姿怜呢?你有什么目标或追求吗?”夜白转头看着犹姿怜绝美的脸颊,柔声问道。

    “我吗?我不知道,我只想能永远开开心心,无拘无束,然后……然后……”偷偷看了眼夜白,现夜白正出神的看着自己,心中一片娇羞。

    “然后和心爱的人一起,度过余生。”说罢低下那羞红的小脑袋。

    “哈哈哈,姿怜,你的目标一定会实现的。”夜白心中说不出的惬意满足。

    “小白子,你们真恶心。”殷天破虽然包的像木乃伊一样,却不妨碍他那鄙视的眼神。

    “你呢?你的追求呢?”殷天破问道。

    起身拍了拍身上草屑,前行几步,站在一个岩石之上,负手看着天空,眼神中的坚定之意穿透天空,直达云霄“我?我欲登峰绝顶、俯瞻众生,为所欲为、无所顾忌……”

    殷天破两人看着夜白的背影,这疯狂、不知天高地厚的话,让两人一阵出神,这个背影,这个人,看似弱小的身躯,却装载着滔天意志。

    这很困难重重,很艰难,很神话,殷天破却紧握了双手,一声只有自己听到的话“我助你。”呢喃而出。

    兄弟之间的情谊,并不是日日夜夜磨耗在一起,也不是口中的豪言壮语,而是一个默契,一个眼神,一个刹那的交流便能了无条件的信任与支持。

    深秋的风,带着一丝凉意,却吹不冷少年心中的热血……

    夜白三人所在之地,是一处较为僻静之地,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会经过,不过也有例外,这不,远处一个少年,风度翩翩的向着夜白三人走来。

    落昊天在落家地位凡,除了极个别资格深厚的老者外,可以说是一言九鼎的人物,自从昨日夺取学府主导权之后,更是自信膨胀,更想要实行自己的完美计划。

    别看这幅皮囊长得阳光帅气,其实内心深处那扭曲的性格,只有他自己知晓。

    夜白三人看着这个面带微笑,不期而至的不之客,一时间满头雾水。

    “你们认识他?”夜白诧异的问道。

    “不认识!”

    “有点面熟,呃,好像是学府中的种子学员,落昊天。”

    “姓落?”

    “嗯姓落,落府主的嫡孙,不过不要拿他和落青那废物比,他是个可怕的对手。”

    三人自顾自的讨论着,完全没有搭理落昊天的打算。

    落昊天原本面带微笑的笑脸,阴沉了下,不过在那深沉心机的作用下,这表情只是一闪而过,随后便被虚伪的微笑替代。

    不过这极的变化,没有逃过夜白双眼的余光,哼,这小子不简单,系统赠送的能力动,“落昊天,与传承者羁绊度负二十……”

    我去,尼玛我是杀你父母了,还是奸你妻女了?羁绊度负二十也就只有你了。

    落昊天在距离夜白三人两米左右的距离停下,微笑的看着三人,原本只是装模作样的表情,在看到犹姿怜时,所有的伪装瞬间破碎。

    这、这这女子怎么可以长得如此脱俗,我的心已经不属于自己。

    这一刻的落昊天愣在原地,来此的目的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

    这一系列的表情变化,没有逃过夜白的眼睛,一种危险的光芒在夜白眼中闪烁。

    落昊天那带着侵略性的眼神,让犹姿怜心中无端的产生一种厌恶感。

    不是对方不帅气,也不是对方没礼貌,只是这种眼神让犹姿怜就是很厌恶,没有理由。

    悄悄挪动了下身体,站在了夜白身后。

    这一动之下,让入迷的落昊天回过了神,尬尬一笑,表示自己的失礼,不过在看到这女子与夜白如此亲近后,一时间心中妒火焚烧。

    妈的,这小子有什么资格拥有这天仙般的女子,这女子是我的。

    “你是来找我们的?”夜白受不了对方了,明明心中恨自己要死,却还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真尼玛伪君子。

    在次盯着对方看了下,现原本负二十的羁绊值,在这几个呼吸间,竟然飙升到负三十。

    夜白看着了下犹姿怜,心中一片明了,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心中一阵不屑,顺手楼过犹姿怜,一脸高傲的看着对方。

    犹姿怜被夜白这大胆的举动吓了一条,本想挣扎,却被夜白那有力的臂膀紧紧搂住,一时间挣脱不了,最后只能红着脸低下了头,心中却是百味交集。

    夜白突然的一个动作,把落昊天惊的差点要出手击杀夜白,眼中的杀意一闪而逝。

    “好一对神仙眷侣,落某羡慕的紧。”说罢微微抱拳。

    “在下落昊天,落青是在下不争气的族弟。”

    说完看着夜白三人不在言语,脸上一本正经,可那无意识间瞟向犹姿怜的眼神,出卖了他心中的不镇定。

    “哦,知道了,原来是那个废物的哥哥,怎么?有事找我们?”

    “同学严重了,我那个不成器的族弟确实废物,我这次来与他无关,只是为了我们之间能化干戈为玉帛,并给学弟们一场天大机缘,别无他意。”

    听夜白将落青说成废物,落昊天心中虽有不爽,却也不否认,那货说实在的,还真是个废物。

    “化干戈为玉帛?就你?你们落家的落副府主可是恨我入骨哦。”

    夜白仔细看了眼对方,在世人眼中一个二十余岁的少年,就算家族重视,也不可能有做主的权利,其实这只能怪夜白不了解对方。

    “如果你是担心落锦纶的话,大可不必,我只问你是否愿意化解这段仇恨。”说罢表情适时的严肃了起来。

    看着对方逐渐严肃的表情,夜白心中狂笑,装、继续装,要不是有系统的帮忙,说不好还真被你小子忽悠了,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花招可耍。

    “哈哈哈,既然落大公子有信心,我们又有何不可,不过不知道落大少是否有什么要求呢?”

    “痛快,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舒爽,其实这次寻你们化解,第一是因为此前之事,确实是我落家有错在先,第二是过段时间,天衍大6北大6的一处秘境要开放。

    恰巧这个小秘境,就在我们浔王朝与云渺阁之间的一处地方,只是这小秘境对进入者有一定要求。

    其一是年龄需在二十岁以下,其二修为需在魂境之下,你们三年龄符合,战力强盛,虽实力不足,不过我相信在秘境开启之前,你们都会有所进步,所以我想拉你们入伙。”

    看着夜白三人眼中不解的神色,心中一阵鄙视,乡巴佬呢,连五十年一度的秘境开启都不知道。

    “要是你们答应,这次学府的独斗,你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奖励。否者……”

    夜白心中明了,对方应该是不想被冠以势大欺人的名号,所以才想借那所谓的秘境来解决自己几人,做婊子还想立牌坊呢,呵呵算盘打的很好,外人还会以为落家以德报怨,心胸开阔,不错的想法。

    “秘境,我不了解。”

    似乎早就知道夜白会由此一问,几张纸片抛了过来,“这是这次秘境的一些资料。”

    夜白随便翻看几下,大致知道内容后,心中冷笑。

    “呵呵,落大少好气魄,既然如此诚意,我们要是再不答应,不免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向着落昊天迈进,伸出手,两人对握虚伪而笑。

    “合作愉快……”两人同时出声,最后哈哈大笑了起来,不知两人心中想法的话,定会以为两人乃多年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