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能供货商 > 第三十六章:虐杀
    一双滚烫的双手紧紧箍主自己的脑袋,手上那炽热温度,紧扣的力度,一点点摧毁陈柯旭的内心,这双恶魔之手,仅仅只是箍住自己的脑袋,就让自己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

    夜白双脚缓缓踩在陈柯旭肩膀之上,双手箍住头部,冷冷的看着陈柯旭。

    “既然你愿意为他出头,那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说罢双腿幽光四溢,幽冥邪虎的属性被催动到极致,“滋滋”声响起,一阵焦味传来,那是陈柯旭皮肤灼烧后的气味,

    “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在气味飘到陈柯旭鼻腔之中时,内心的恐惧一瞬间无限放大,死亡的感觉如此接近。

    “呵呵放过你吗?要是现在我们立场换下,你会放过我吗?”夜白轻声说着,就像是说,我今天要吃晚饭一样寻常无比的事。

    说罢双手一阵用力,随后便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吼,充满痛苦,充满绝望不甘,众人能猜测到夜白所想,却不敢相信夜白真敢如此做。

    惨叫声骤然而止,夜白优雅的在空中数个翻身轻轻落于地上,全身煞气冲天,双手中还提着一个瞪大双眼的头颅。

    在夜白落地之时,陈柯旭的身体才倒了下来,无头的尸体,淅沥沥的喷洒出滚烫的鲜血。

    夜白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轻轻的把这个头颅丢向落青,“出来吧,我也不用休息,直接挑战你……”头颅在地上滚动几圈后到了落青脚下。

    恐惧瞬间占据整个身心,自己着几个月付出如此多的艰辛,原以为自己足可以面对曾经的坏蛋,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少年会如此之强……

    嘉宾席上众多人员,有的深思,有的冷眼,而落锦纶,手中扶手化为飞灰都未曾察觉,落青虽为自己嫡孙,可他落锦纶子孙无数,死一个无所谓,他气愤的是自己的颜面。

    “这少年好强的实力,好血腥的手段。”这个想法一下子占据了所有人员的内心。

    确实夜白的这种杀戮方式,一般人完全接受不了。可又不可否认,十分震撼人心。

    落青求助的看向落锦纶,期望能得到回应,他知道自己和陈柯旭两人之间,陈柯旭的实力高出自己太多太多,连陈柯旭都这样了,自己……

    “我想……”落锦纶刚开口便被涅生尘打断,“一经邀战,不可拒绝,不可投降,下面那个被邀战的学员,该你上场了。”

    涅生尘平淡的说道,说完还不忘看了眼落锦纶,看着落锦纶憋红的脸庞,心中没来由的觉得气顺了不少。

    “年轻人,连上台的勇气都没有的话,何必为人”涅生尘又补充了一句,只把落锦纶气得一口老血涌上心头。

    落青脸色惨白来到战台之上,看着站立在对面的夜白和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陈柯旭,心中不住恐惧着。

    跑,一定要快跑,这小子是恶魔,他不是人,我风属性的魄力,逃跑五分钟时间一定没有问题,此时的司徒远斗志全无,满脑都是夜白那血腥击杀的场面。

    未战先怯,就算今日不死,以后也已难有成就……

    “呵呵,你也知道怕,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落家挑起的,我夜白不惹事,却也不怕事,既然惹到我,我不管你有什么样的后台,只要我不死,我们之间必然不死不休……”

    在夜白说完之时,落青拔腿便跑,挥出这一生中从未有过的度,这一幕引起下方学员一阵哄笑。

    在众多学员中一个神色阴冷的少年,看着这幕,冷哼一声“丢人现眼的东西,你们提早执行计划,我要他生不如死。”说罢转身离去不再关注场上事情。

    夜白看着落青在石台上无头苍蝇般的乱跑,心中毫无波动,就冷冷的看着,没有做任何动作。

    快了,已经过去两分钟了,再坚持下希望就在眼前,落青双眼光,完全没现夜白一直站着没有动作……

    落青心中有点兴奋,看来自己的度对方追不上,只要不和他交锋,今天这一劫算是过去了,正在开心时,突然后颈一紧,一双滚烫有力的手抓住前冲的落青,惯性使得他下半生凌空而起,头部却在原位不动,看着无比别扭。

    “你跑的掉吗?”抓起落青猛然向着地面按去,嘭的一声扬起一阵尘土。

    此时的夜白双眼血红,想到殷天破的遭遇,下手一次比一次狠,每一击都用尽全力,落青就如木偶般被夜白无止境的蹂躏着,拳拳到肉脚脚穿心,场中惨叫声不止。

    足足两分钟时间,石台上惨叫不曾停顿,落青血迹点点洒落,原本闹腾的观众,一时间鸦雀无声,落针可闻,石台上的场面太暴力、台残忍了。

    夜白觉得自己心中的怒火稍稍淡了点,一脚踩在落青胸口,俯下身看着进气少出气多的落青,“你很可怜,第一你仗势欺人,不知所谓,自己却是个废物;第二你只是落锦纶的一只狗,可怜的被利用,最后却死的毫无价值。”

    拿出短刀划出一个炫丽的刀花,短刀在手上飞快飞舞起来,伴随着落青声声惨叫求饶,凌迟、这是夜白对落青的宣判。

    看着已经无处下刀的身体,夜白停止了折磨,“安心去吧,落锦纶我会送他去陪你的。”一刀刺入头顶,落青双眼露出一丝解脱的感激,还有一丝悔恨,慢慢闭上了双眼。

    很多人不知道最后那一刻,落青经历了什么,可高台上那些魂境高手却看的清楚,全身一阵冰寒,那是自灵魂的畏惧。

    收起短刀缓缓离开战台,直至此时,落青全身才如刺破的水球,全身血液四溅……

    浔王朝承天学府-夜白之名,一日间便响彻所有人耳中,这少年狠辣无情,而且实力极强,这个人形暴龙,拥有跨越数阶狙杀之能。

    这日战台上的情形更是被人夸大,一时间学府中学员,给夜白按上了一个嗜杀、无情、冷血的名词。

    不过这一切与夜白毫无关系,此时的夜白正正坐在殷天破身边,看着包裹成木乃伊状的殷天破,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了起来,夜白心中原有一份内疚,在殷天破那无赖、自恋、自大的表现中化为虚无。

    十强的决出可以说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尤其是夜白以一个三阶修为,战到了最后,这种越阶战斗能力惊碎了一片眼球。

    夜白的血腥杀戮在这次独斗中,成为话题最多的热议,每当这些学员想到被夜白击杀的三人,均是一阵惊悚。

    承天学府独斗,这是学府成立以来的惯例,每届的种子学员,几乎是被固定的,这一年夜白的出现,完全打乱了高层的布局。

    学府一处密室中,落锦纶携数位长老端坐于此,不一言,他们在等一人,等一个后辈,说出去可能无法相信,这人还是落锦纶的“嫡孙”,然而此人的地位却在落锦纶之上。

    原因无他,只因他是落锦纶之父,王朝中唯一天魂大圆满修士,落苍穹与落锦纶儿媳所产之子……家丑不可外扬,落家一直以为自己保密手段了得,却不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只是落苍穹的威慑,使得这事只在少数人之间传播。

    密室大门被轻轻推开,一个黑袍少年负手而入,少年五官精致,身段挺拔,一幅臭皮囊能惹大多数人嫉妒。

    看着少年进来,除了落锦纶外其他长老急忙起身一礼,坐在椅上的落锦纶,眼中说不清的光华一闪而过。

    少年也不做理会,自顾自的找了个位置坐下,翘起二郎腿,手指轻弹桌面。

    “落锦纶,你的错误决定,使得我们落家颜面扫地,在你的管治下更是废物涌出,今日奉老祖之命,以后学府中事,由我落昊天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