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能供货商 > 第三十一章:学府独斗(赌斗)
    浔震远看着眼前这个少年,眼神中有点欣慰,也有点纠结,毕竟不是自己子嗣啊。

    想他纵横半生,在这浔王朝中威名赫赫,可又有谁能知道他心中的郁结,他这一生看着风光无限,其实就是一个悲惨的结合体。

    脑海中浮现那朝思暮想的面容,浔震远无声的拧紧双拳,梦儿,快了,很快我们就能团聚了……

    浔震远一时无法控制的情绪,让夜白终于觉了他的存在,当现自己身旁站着学府府主之后,夜白腾的站了起来。

    “府主。”恭敬的喊了一声,便静静的站在一旁不再言语。

    学府中大佬级人物,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难道是自己长得太帅了、天赋太好了?

    一时间夜白脑海中思绪飞转,各种画面一幕幕闪现。

    “夜白是吧?你可知道我们所在的世界有多大?”

    “又可知在这世界中,有着怎样的恐怖存在?”

    夜白不知道对方为何有此一问,心中千翻百转,最后蹦跶出“不知”两字。

    拍了拍夜白肩膀继续说道:“天衍大6,广袤无边,哺育的生灵更是不计其数,老夫虽未曾远行,可也知道,浔王朝只是糖丸之地。

    以如此势力称朝,着实可笑,想当今世上,顶尖势力有不少,圣狱、天宗、天地盟、罗刹宗等等,这些势力虽说强横霸道,却也是人类的支柱。

    异兽肆虐之时,这些强大势力才是人类中坚。

    而各势力中高手更是数之不尽,想我等天魂境修士,在这些势力中只能算是底层人员,人类修魂魄,炼异能,知天命,度凡劫,一步步修行只为争得一席生存之地……”

    浔震远给夜白开启了世界的一扇窗,虽心中早有猜测,可在确切知晓后,又是另一种感受。

    夜白吸收着浔震远所述,现这个世界并不是眼前所见的世界,而浔震远也并不是一心为朝。

    “与你说这些,可能为时过早,不过修行之人,在于争,只有争才会有机会,我等虽贵为魂修,却是资质有限,已失去争之势,夺之力,世界属于你们年轻人……”

    “这是学府中等级最高,基础最好的体术招式,你好好修炼,只有打下坚实的基础,才能支撑你以后的路。”夜白恭敬接过浔震远递来的书籍。

    “好了,你继续努力吧,老夫期待你独斗时的表现。”也没见浔震远有什么动作,身体一阵虚幻然后便消失在夜白眼前。

    暗红色封面书籍,上书《万象技》几个烫金大字,随手翻开,一行作者致眼跃然入眼:此技源于世间万物生灵,吾一生观其行,历经数百年才从中悟出此技……夜白一页页翻看这这本秘技,一时间如痴如醉。

    明亮的月色照耀着楼顶上的少年,拖出一条长长的黑影……

    “主人,您手中的秘技系统提示为可升级技巧。”

    正在夜白沉醉之时,天启出生提醒道。

    “什么意思?难道你还能帮我改良秘技?”

    “主人天启还没这个能力,要等我到a级之后才行,我说的是系统可以帮忙修补秘技的漏洞,使这秘技能达到另一种高度。”

    这尼玛是要逆天啊,夜白心中傻呵呵直笑。

    “不过这并不是免费服务,系统需要你提供四颗灵魂结晶,三百欣慰值。”

    既然系统说这秘技可进阶,就说明这秘技中存在不少的缺陷,脑海中想起浔震远的话“修行之人在于争,在于夺。”要是不争不躲,那还修什么行。

    “靠,系统这是在剥削呢,这样一来我就有成穷光蛋了,接吧接吧~”

    “好的主人。”

    “传承者选择进阶秘技,扣除灵魂结晶四颗、欣慰值三百,资源读取中……优化技巧……完成,传达传承者记忆。”

    夜白只觉得脑海一胀,接着《万象技》的优化版,跃然出现在自己脑海中……

    一个月时间夜白一直往返于武跃楼,实战阁之间,自从得到《万象技》后,夜白的实战提升那可不是一点两点,而是成倍的提升。

    实战阁一个房间中三白、二黑、二红、二金,九个傀儡疯狂的对着夜白起攻击,九个傀儡间竟然懂得配合,逼迫的夜白连连闪身。

    大家都说柿子要挑软的捏,夜白双脚一错,一个铁板桥躲过金色傀儡的攻击,闪身来到两个白色傀儡面前,左手成抓,右手握拳,对着一个傀儡的胸膛处打去。

    夜白出招时隐隐有虎啸声传来,身后更是虚幻出一只猛虎投影,砰的一声,白色傀儡被夜白击飞出去,落在地上不再动弹。

    借着碰撞反弹后劲,夜白轻身一跃,双脚连踩,对着另一个白色傀儡而去……就这样夜白在场中一边游走一边解决这些傀儡……

    砰……最后一个金色傀儡倒地,夜白气喘吁吁的撑着双膝,看了眼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傀儡,心中十分满意,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便来到场外休息。

    “恭喜挑战者,挑战成功,时间十分零七秒,排名第三。”

    “只是第三啊,看来挥的还不够好!”

    夜白盘坐在地,思考着这一战的得失,这已经成为了夜白的一个习惯,每次战斗过后的总结,是夜白成长的一个重要因素。

    ……

    明天就是独斗开始的日子,夜白这一个月的磨练也告一段落。

    踏出实战阁时,全身没来由得一阵放松,明天,将是另一个开始,心中既有兴奋,也有一份期待,隐约中还有一分狠辣……

    回到涅生尘庄园处,看着殷天破与犹姿怜两人均在,心中更是高兴,这两人,一人是自己的好兄弟,而另一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自己的伴侣。

    三人再次聚在一起,谈论着这段时间的收获,殷天破在被长老收为亲传后,修行度势如破竹,已经是四阶二段的高手了。

    犹姿怜也不差,高的修行天赋,让犹姿怜的进步毫不逊色于人,四阶一段的修为在这种年纪中,不可谓不强,更可喜的是,犹姿怜这一个月心性的蜕变,那时涅生尘特地交代那个长老重点关注的事项。

    只有可怜的夜白,依然还在三阶七段游荡。

    ……

    学员独斗又称赌斗,分为切磋和生死斗两种,这种学员间的较量,没三年举行一次,一是对学员的历练,也是在一个正当场合解决恩怨之地,更是一些资源稀缺的学员,获取大量修行资源的方式。

    学府中不强迫学员参加,也不限制学员,只要自认为能在独斗中的到好处均可报名。

    这种非常不公平的比斗方式,曾一度陨落不少优秀学员,不过在掌权者眼中,人命又是个什么东西……而有些学员,这一生就只为这一次抛头露面的机会,既不甘平庸,必抛却生死。

    这日,就算学府通过各种限制、安排、调节之后,庞大的广场依然被激动的学员挤爆。

    学府特地安排的嘉宾看台上,阵容华丽,不说学府所有高层,就连王朝大臣,甚至是当今圣上都已亲临。

    “哈哈,震远亲王,不知这次学府中会有怎样的人才涌现,朕甚是期待呀。”

    “圣上,这次独斗,学府中有点血性的男儿均已经报名,想来不会让你失望。”

    “如此甚好,朕拭目以待。”

    看台上的高层笑眯眯聊着天南地北,对于下面广场中即将生的血腥比斗完全不在意,他们就如一群看客,而独斗学员只是一群用于取悦众人的玩偶而已……

    看着广场上激情飞扬的学员,浔震远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忍,一丝憎恨,还有一丝期待。

    “现在我宣布,承天学府学员独斗正式开始……”一时间浔震远那威严洪亮的声音,在学府中久久回荡。

    下方学员激动、兴奋的呼喊,好似全身热血都已沸腾。

    刃于鞘内无人知,出削之时何人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