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能供货商 > 第十三章:惩罚?
    匕透过一丝轻微的阻挠,便深入内部,鲜血喷洒,血…鲜红、温热、有点咸、有点腥,从懂事至今,夜白虽纨绔过、放纵过,可对于结束一条人命,这是第一次。

    徐统瞪大双眼,想要阻止夜白手中的短刀,却是无能为力,感受着短刀刺入自己的颈部,温热的血液喷溅,徐统好恨,想他一生谨慎,千辛万苦巴结奉承,才有今天,不成想会死在一个学员手中。

    夜白眼神闪烁,双手用力的握紧短刀,由于太过用力,双手指节一片白,看着对方眼神中的痛楚、绝望、不甘……各种说不明道不清的眼神,夜白觉得很压抑。

    人生的第一次杀人,这是什么感觉?前世中所说的恶心、昏厥、不适并没有出现,此时夜白只觉得一阵迷茫与压抑。

    鲜血顺着刀刃喷溅而出,夜白的手上、身上、脸上都被鲜血飞溅,这热腾腾的鲜血代表着一个生命的终结。

    颤抖着想要拔出短刀,却现自己一身的力气已经全部用尽,就连拔刀的力气也已失去,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对于夜白来说竟是如此漫长。

    不过也就是在这几分钟的时间里,夜白的心性得到了极高的成长,这是寻常孩童所不可能经历的经历。

    徐彤最终在咯咯几声后,脖子一歪了无生息,看着着死去的徐统,夜白惊恐的现,徐统头顶处竟飘起一个虚影,朦朦胧胧,看不怎么真切,不过还是能辨别出,这虚影和徐统很像,不、应该说就是缩小版的徐统。

    此时若是有人看到夜白双眼,必定惊悚万分,这是什么样的眼神。整双眼睛漆黑漆黑,没有一点杂色,就连眼白、眼角都是黑的。

    这双眼不只是黑,还散着幽幽黑芒,黑芒漆黑如墨,如同来自地狱,来自幽冥,神秘而又邪恶……

    脑海中,天启不住呼喊,夜白没有理会,系统声接二连三响起,原本只有四十不到的欣慰值,疯狂上涨,转眼间突破到四位数……

    学府学员们疯狂呐喊,有激动、有惧怕、也有疯狂,弑师……还是一个一阶魄修竟然弑师,这是学府开府以来第一次,如此场面竟然让自己碰上,由不得众人不疯狂。

    涅生尘一个分神,却现夜白做出如此的决定,双眼瞪起,眼球都要掉出来了,这小子也忒狠了,涅生尘都被夜白此时的状态吓到了。

    夜白那漆黑双眸看着徐统的灵魂,就好似饿狼看见了羊,黑芒一阵延伸笼罩向这个灵魂。

    徐统的灵魂挣扎着,咆哮着,可是并不能摆脱黑瞳中所散的光,黑瞳之力不可抗拒,飘荡的灵魂被黑光一阵拉扯,牵引到夜白双眼之中。

    “滴、传承者意外激未知可以进阶能,奖励瞳术修炼秘籍一份,奖励欣慰值三百,随机神兵碎片一枚。”

    “滴、传承者完成c级任务,同时带动百人以上情绪,奖励欣慰值五十,随机转盘两次……滴、传承者完成d级任务,心坚智定,奖励……”

    夜白识海中的响声接二连三的响起,原本放空的思绪终于回归本体,看着已经死透的系统,用力的抽回短刀,甩去刀刃上的血液,转身抛给司徒勾“谢谢你的匕,这匕很好用。”

    司徒勾木木的接过匕,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可眼中的敬畏及崇拜毫不掩饰。

    “谢谢师尊,今天我累了想回去休息,杀了个导师,应该会有些麻烦,还请师尊先多当代。”夜白恭敬的对涅生尘一礼,缓声说道。

    “嗯,这边的事等会在处理,我先带你回去,你确实要好好养伤。”说罢不再理会四周吵杂的声音,抓起夜白快向着庄园方向掠去……

    这一天,是承天学府建府以来尤为混乱的一天,那些世家子弟的热血被一件意外激,四处都是闹哄哄的议论。

    学府议事堂,所有高层聚集于此,讨论着一件可以说天大的事,也可以说是芝麻大小的事,而事件的主角就是夜白。

    “必须严惩,什么时候学员可以忤逆师长了?有这个苗头就要扼杀。”落锦纶沉这张老脸坚定的说到。

    “落府府主说的很多,我也觉得要严惩。”另一个长老附和道,他可是落锦纶的嫡系。

    承天学府,光是师资力量就有千余人,学员更是数以万计,如此啊大的场面派系之争不可避免。

    其中落系就是学府中最大的派系,十二个长老中倾向落锦纶的就有五位,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数据,除却不管世事涅生尘和另一个长老,另一个副府主的势力就显得有些单薄。

    “我觉得吧,这事总是有个源头,其实错不在夜白,我觉得可以在商议商议。”

    “不行,商议什么,废了修为,直接驱逐才是正道。”

    ……

    场面在此陷入混乱,其实这里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涅生尘,要不是夜白是涅生尘的徒弟,涅生尘是浔王朝唯一的六品药师,涅生尘又全力保全,这个会议就不会产生。

    “好了,老涅,你来说说该怎么处理,中肯点。”浔震远终于话了,对于夜白,虽然只是看过一次,不过对这小子的影响总体还不错,所以也有点倾向于涅生尘。

    还有就是涅生尘,虽然顽固,却也是个讲理之人,不会太过于自私,这也是浔震远的一个选择依据,作为掌权者,必要的御下手段那是信手捏来。

    “府主……”落锦纶刚想说什么,被浔震远的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那老夫就斗胆一次了,先事件起因并不在吾徒,落锦纶的孙子才是肇事者;其二,徐统为人众所周知,低劣、顽劣毫无本事,当众羞辱学员,这已经破坏了教规,其实是咎由自取;其三,徐统是被我打残后才被吾徒误杀,其责在我。”

    说到这里涅生尘抬眼看了下在场众人,除了落系的个别人外,大部分人都默许的点了点头,涅生尘说的其实就是事实。

    “综合以上事件,吾徒虽误杀徐统,我认为虽有过错,却不至于严惩。”这是老夫的意见。

    说罢不在理会其他人,只是紧紧的盯着浔震远。

    微微点了点头,浔震远说到“说的还算中肯,那就让老夫来做个定论,其一:夜白需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罚其罪魂林修行三个月,其二:三个月后若能活着回来,让其参与四个月后的学员独斗,若还能活下来便不在追究其责任,并提升其为种子学员。”

    说罢浔震远扫视了下所有人,看着一个个人精彩的表情,最后一拍桌板“就这么定了,明天就送到罪魂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