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能供货商 > 第十二章:执念之框
    落青身前一个鹰鼻三角眼,黑紫薄唇中年冷眼看了下夜白,这男子给人的感觉就是阴险无度之人。

    “落少,你没受到伤害吧,学府也是的,什么阿猫阿狗的都可以穿蓝袍,依我看,这些个东西都要打回学徒。”

    徐统,承天学府导师,人魂初阶修为,贪婪好色,擅长奉承之术,在学府中名声垫底,是个人见人厌的角色,可偏偏拍须溜马技术强大,所以才被副府主任命为导师。

    徐统刚才路过石碑出,看着众多学员围观,便稍稍关注了下,好巧不巧看到落青惊慌之态,一时间脑海中思绪万千,这可是上天给的机会,巴结好了说不定下一届长老席位就有望了,这才有了上述一幕。

    “徐导师,你来的真是太及时了,对面这小子,无法无天,出手狠辣,学府中怎么有这样的蓝袍。”

    废物毕竟是废物,刚才那种哀求之态一扫而空,仗着有人撑腰又开始跳脚了。

    “落少,放心,此事本导师做主了,就算是种子学院,也要遵循府规,本导师一直是正义的化身。。”说罢那双三角眼瞪着夜白,缓步而去。

    “你是蓝袍?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你,该不会是盗取的衣裳吧?”

    看着倒在地上的三个白袍,双眉一皱“小小年纪出手如此狠毒,就让我替你师尊好好教育下。”

    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缓缓的自地上站起。

    这徐统下手绝对没有留情,夜白整个五脏六腑都火辣辣的疼,夜白怎可能屈服,倔强的眼神,透着幽光。

    看到夜白的眼神,徐统心中那个怒啊,抬脚就是一腿,“啪……”的一声,刚站起来的夜白,在此被踹翻在地。

    “没教养,不知道尊师重道?给老子跪下”接着又是一脚踢去。

    夜白死死的盯着徐统,随手擦去嘴角的血迹,眼神中没有愤怒,有的只是不甘,不甘自己如此弱小,不甘任人欺凌。

    “哟吼,骨头还挺硬,不服?来看老子我教你怎么服软……”接着在场众人算是长了见识,一个学府的导师,尽然可以无耻到对学员如此出手,这徐统的人品,还真是垃圾中的战斗机……

    石碑前,夜白洒下滴滴鲜血,长袍也因为摩擦破破烂烂,一身娇嫩肌肤也不再剔透……夜白全凭一股气,强撑着没有晕过去。

    ……

    涅生尘回到府中,看着夜白并不在屋内,想着应该是出去逛了,也就随他去,这个宝贝徒弟,自从醒来后,就没得闲过,是要放松下。

    刚坐下,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哎呀,我这脑子”一拍脑袋向外走去,第一次来学府,作为师傅总要领个路,让他熟悉下才行,这天才徒弟,毕竟还只是个孩子。

    涅生尘出门的方向和夜白背道,走了大半个学府都没看到人影,难道是回庄园去了?心中如此想到,涅生尘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我说,这徐导师也真是大胆啊,为了讨好落少,竟然敢这样虐打蓝袍弟子,吱吱。”

    “可不是,这蓝袍应该是刚入府的,也不知道他的师傅是谁,要是碰上弱势的点,这亏还真只能认了。”

    “就是啊……落副府主可是强势的很……”

    涅生尘经过几个学员身边时,听到学员的讨论,这种学院的事,一直都是屏蔽的内容,自己还要赶回去给夜白一个惊喜呢,哪有时间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刚迈出几步,突然停了下来,不对啊,夜白不就是我刚收的徒弟嘛,是该学着怎么教徒了。这老顽固还真是后知后觉!

    “你们几个给我过来。”那几个学员看到涅生尘,本就心惊胆战想要快点离去,却不想被叫了回来,想起种种传言,有个学员差点就哭了出来。

    “不用紧张,你们刚才说什么导师欺凌蓝袍?说给老夫听听。”

    “九、九长老,是这样的……”几个人把石碑前的事说了起来,还没等说完,眼前这恐怖长老厉啸一声,接着就不见了踪影。

    几人对视一样,突然觉得这下要有好戏看了,抬起脚步向着石碑方向跑去。

    此时的夜白躺在地上,一身精致的蓝袍早已破败不堪,每次站起来都会被无情的打趴,可是夜白不甘,就是因为自己弱小,所以才被任意凌辱……不甘……不甘啊,我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此时的夜白,心态生了剧烈转变,心中的执念越坚定。

    心中的不甘及身体上的伤势,使得夜白刚用手撑起身体便又趴了下去,一口屈辱之血,不可控制的喷了出来。

    “小子,你再站起来啊,让我教你怎么尊师重道……”徐统一脚踩着夜白,一边得瑟,虐打蓝袍,讨好副府主,这是多么兴奋的事啊,有落副府主撑腰,我怕谁,这些长老中,谁敢和落锦纶作对,突然一个身影闪过脑海,猛的哆嗦了下“呸呸呸,这老顽固不可能收徒的”

    风吹过,吹起徐统的长,徐统特意摆了个造型,他要把自己最帅的一面展示给众人。

    “徐统……”一声饱含着无尽怒火的嘶吼声传来,吓的徐统一个哆嗦,差点直接跪下,这声音有点熟悉啊,颠颠的转头看去,只见涅生尘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九、九长老……”徐统看着涅生尘要杀人的表情,再看看自己脚下的夜白,心中哀嚎,不会这么巧吧……难道,难道……吾命休已,没听说他收徒啊。

    涅生尘现在可没时间管徐统,抬手一巴掌打飞徐统,一个大级别的差距,徐统被这一巴掌拍的晕头转向,门牙都掉了一颗。

    轻轻扶起全身伤痕的夜白,涅生尘老眼忍不住闪现点点泪花,拿出一瓶透明的药剂,给夜白灌了进去,眼看着夜白脸上的痛苦快消散,这颗吊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徒儿,没事了,有为师在,天塌了为师给你顶着!”

    转过身来,涅生尘的怒火彻底爆,看着拘谨站在后面的徐彤,全身魂力鼓荡,毒火双眸跃然而现。

    “好,好,徐统,你真的很好……”抬手又是一巴掌,这下徐统真的是门牙空空了。连续十几个巴掌落下,最后一手抓过对方,毒属性异能疯狂注入对方筋脉。

    “啊……长老,您听完说……”

    说,你只管说我听着,一脚踹在徐统腰间“嘭~”徐统在次滑出数米……

    如此相似的一幕,在次出现,夜白所经历的一切,原原本本的还给了徐统,将近半柱香的时间,涅生尘就这样吊打着对方,每一击都是如此实在。

    怒状态的涅生尘,完全无所顾忌,全身的毒功无止境的渗透,这垃圾中的战斗机,终于奄奄一息离死不远了。

    涅生尘一把抓起徐统的头,拖死狗般的拖到夜白跟前。

    经过这段时间的恢复,夜白勉强能坐起来,全身的淤青破皮,筋骨挫伤也已经开始愈合。

    在浔王朝,涅生尘的药剂,就是圣药。

    “徒儿,这垃圾交给你自己处置,随你怎么搞,为师给你担着。”

    “随我怎么处置?”

    “随你”涅生尘想,一个初级导师,还能逆天了不成,也不照照镜子,敢欺负我的徒弟。

    夜白转头看了眼司徒勾“借你匕一用。”在刚才打斗之时,司徒勾也不墨迹,拔出腰间匕抛了过来。

    接过匕,仔细端详了下,虽无装饰,却不可否认是把很好的杀人利器,匕啊,你应该没饮过人血,今儿就给你开开荤。

    忍痛挪过身来,抓起徐统的头,看着这个前一刻钟,还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人,自己无可匹敌的人,如今却毫无反抗之力。

    夜白现,强大原来如此重要,在这种约束力极差的社会环境中,武力才是一切……

    看着夜白手中的匕,贴近自己的喉咙,徐统眼中的慌乱不加掩饰,更甚时有一丝哀求的味道,这些眼神夜白都看在眼中,不过……该死就是该死“谢谢你用这种方式,教会我强大的重要性……”

    手中的匕,无情的向着徐统脖颈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