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能供货商 > 第十章:太吸仇恨了
    承天学府,既为王朝直隶学府,其教学、生活的条件,绝对无比优越,可是这些掌权者并不知道,越是优越的条件,越是容易滋生蛀虫。

    落锦纶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自从那日被涅生尘落了面子之后,就一直怀恨在心,心中想着一定要找回场子,对于轩辕府主,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毕竟别人修为、地位摆在那,自己绝壁讨不的好处。

    涅生尘那老不死的,也没这么好对付,不过这老不死的徒弟,嘿嘿,先搞死你个小的,老得迟早有机会收拾,说不好魄源玉还有回来的可能。

    不过自己堂堂一个副府主,要是去找一个学员的麻烦,这个脸皮也有点过不去,不过,嘿嘿……对着身边以老者轻声吩咐了些事,甩甩手让对方去办,自己悠哉的喝起了茶,哼着小调心情那个爽啊……

    夜白走出涅生尘庄园,在学府中晃悠悠的闲逛了起来,此时的夜白心情大好,这下终于可以无忧的生活了,除了那该死的任务,其他的一切都是如此美好。

    学府中那来往的靓妹,拉出去一个,在地球上都可以和那些网红切磋一下,主要是这里的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原版妹子啊……

    这香味,怎么这么香,就算夜大少吃过不少的山珍海味,可还是经受不住这香味的诱惑,摸摸口袋,一毛没有,只能咽了下口水继续晃悠,下次该想下怎么来钱了!

    灵碑榜,这又是什么东西,还围着这么多人,夜白看着对面一个高耸的石碑前,团团围着好多人,好奇的走了过去。

    “碰~”一声巨响传来,随着这声巨响响起,灵碑上亮起一串数据“魄修四阶,魄力四十七,魄修榜排名五十六。”

    “哇,这不是我们学府的平民天骄吗?怎么连前五十都进不去?吱吱吱~丢不丢人。”一个尖锐的讥讽声由人群中响起。

    测灵碑下原本就面色不好的少年,在听到声音后,面色更是由黑转红,一双因为愤怒而通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个蓝袍少年。

    “呵呵,这么盯着本少爷干嘛?嫉妒本少爷的帅气?也是,不然这个原本是你的女人,怎么会楼在我的怀里,哈哈”说罢不顾形象的摸了把怀中的少女,惹得这女子一阵娇笑。

    “我去、这场面真是火爆啊,这社会也太开放了吧。”那对男女的作为,差点把夜白的眼珠子都惊出来了。

    这男的面色苍白,双脚虚浮,一看就知道是酒色过度的纨绔子弟,他怀中的妹子,看着五官清秀,一脸纯真,可这暴露尺度和作为,真尼玛震惊啊。

    “落青,你不要欺人太甚……秀秀,你就甘愿被这种垃圾糟蹋,他对你绝对不是真心的。”少年愤怒的憋出几句话,眼神中除了无尽的愤怒,还有一丝心疼、一丝不甘。

    落青怀里的少女慌乱的眼神一闪而逝,不是真心又怎样,在这无情的社会,难道靠自己一步步爬,她等不了,娇小的身躯紧紧的靠在落青怀中,惹得少年一阵苍狂笑声。

    “司徒勾,哈哈,你妈怎么不直接给你取个司徒狗呢,敢叫我垃圾,上、给小爷我好好教训下,别弄死就行。”少年说罢身后出来两人,清一色的白袍少年,这些可都是内府学员。

    看着两个少年走来,司徒勾明显不会坐以待毙,全力鼓动魄力,一时间三人乱战一团,来来往往打得非常精彩,夜白津津有味的看着对方打架,脑海中思索着要是自己会怎么解决,就在此时,夜白全身毛孔炸立,一阵死亡般的危机感传来。

    “不好,有人要搞我。”夜白脑海中只来的及作出一个简单的判断,接着双脚猛一用力向前冲去。

    这其实只是个惯性动作,却不想夜白低估了自己的能力,他第一魄凝练的英魄,魄中更是包含九天之上风鹏的之力,这全力一跨脚下如风,眨眼间就冲道了三人的战圈之中。

    好死不死的,撞在一个白袍少年身上,间接的为司徒勾抵消了一次杀招。

    随着夜白的闯入,石碑前空地上突然变得尤为安静,一个个学员见鬼似的看着夜白,就连还在打斗的两人,也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这小子谁啊?敢插手落少爷的事……”

    “这是找死吧,亲传蓝袍难道不知道落少的性格……”

    四周阵阵议论响起,此时夜白原来的位置后方,一个只能看到一双眼睛的黑袍人,愣愣的看着手中的匕,他无法理解,自己一个五魄的修为的修士,偷袭刺杀尽然还能落空,遥遥看了眼夜白,随后悄然隐没在人群中。

    夜白回头看了下自己刚才所站的地方,没有现任何异样,不过夜白相信自己的直觉,刚才绝对有很大的危险。

    “小子,你是什么人,竟然敢管我落少的事。”眼看就要收拾掉司徒勾了,偏偏出来个要死不死的蓝袍。

    “不小心、不小心,你们继续。”夜白收回眼神,看着对面的落青,摆摆手准备离开,好死不死的,刚一脚踩下,软软的感觉传来,“诶,奇怪,这地面怎么软软的。”说罢脚掌用力的扭了几下。

    “啊~该死,快、快拿开。”一声惨叫自身下传来,这一惊,把夜白吓了一跳,脚底用力一踩跳了开了,回应夜白的是一声更惨烈的痛呼。

    “不好意思,不知道是你的蹄子,不是脚,不不,是手在下面。我这就走。”夜白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就想离开。

    场外的落青,鼻子都气歪了,这小子绝对是有意的“再上去一个,把这两个小子往死里搞,留口气就行了。”

    想他落少,在学府中什么时候不是横着走,一个蓝袍就敢和自己作对,绝对不允许,这个威风一定要打响,不然以后怎么混。

    “我去,我都道歉了,你们想怎么样?”夜白变退边解释道。

    可这两个白袍,明显不想让夜白蒙混过关,一前一后包抄着夜白,尤其是那个被夜白踩了手的白袍,全身更是魄力鼓动,明显准备下狠手。

    “小子,你是不是没娘教你怎么做人,今天爹爹我教你怎么做人。”白袍手掌被一阵火光缭绕,边说边向着夜白走来,敢猜我手,今天说不得让你脱层皮!

    原本夜白还一直解释,向后退去,可在这个白袍,侮辱性的话语出口后,夜白停了下来,华夏夜氏巨无霸级别的存在,谁敢侮辱夜氏大少的长辈。

    自从夜白穿越后,心中对于父母的愧疚,深深的被掩埋在心底深处,如今尽然有人敢辱及父母,这绝对不允许。

    夜白的眼睛眯了起来,一丝丝危险光芒闪烁,虽然刚凝聚第一魄,可在魄力凝聚时,竟隐隐有风雷声响起,夜白身周四人动作一滞。

    这是威压,魄力的威压,不可能、一定是错觉,二人甩了甩头,继续向夜白逼近,由于愤怒,夜白手中两个风球,在这一会儿时间已经凝结完成,这是夜白唯一会用的招式“风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