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能供货商 > 第六章:便宜师尊
    五彩药桶中的夜白,正承受着难以想象的折磨,全身皮肤、肌肉、内脏、精血甚至是骨髓,都犹如被无数蚂蚁在啃咬,痒……却又无能为力,着是夜白现在的唯一感受。

    其实夜白的意识早已恢复,只是被九长老用特殊手法禁锢着,意识在,却无法自主。

    在中年招生官退出去后,九长老便一直在折腾,各种药剂、各种珍藏品被毫不犹豫的放置在一个大桶中,接着夜白便被浸泡在内。

    “小子,我不知道你叫什么,也不知你来至哪里,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我也无需知道,我叫涅生尘,一生独孤,自由不羁,然前些年突感生之极致,可自己着一生本事却未曾传下,还有心结未了,不甘……

    还好你及时出现,这是你,也是我最恰当的缘分……你现在所浸泡的药液,是有三百六十种珍贵灵药、四百九十种异兽血液提炼而成,这是为师送你的第一份礼物,乖徒儿,你先好好吸收药力,等七天之后为师再赠你第二场机缘。”

    涅生尘离开了,夜白依然浸泡在药剂之中,这一天时间,夜白一直安静的聆听着涅生尘的往事,从不解、轻视、同情到尊敬,只用了半天时间,这种极的心理变化,夜白自己都无法解释。

    “主人,经过天启的分析,你所浸泡的药液是一种低级基因改造药剂,虽然材料等级很低级,可制作手法却很驳杂、繁琐,兑换商店中恰好有一种增强剂,我想您应该需要。”

    “低级药剂增强剂”只适用于低级基因药剂,根据药剂原始材料,增强药剂7o%至15o%药效,欣慰值三十。

    夜白一共才三十五的欣慰值,这一下就差不多清零了。

    随着增强剂与药剂融合,原本五彩斑斓的药剂,渐渐笼罩了一层淡淡的琥珀色光华,一时间档次逼格提升了不知道多少倍……

    七天时间转瞬既逝,这几天涅生尘一直没有过来,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不过还好没来,不然这药剂的变化会吓死这个便宜师尊。

    涅生尘再次来到密室,看着一桶漆黑的药水和闭目的夜白,满意的笑了起来,“看来我这乖徒儿吸收的不错。”

    “徒儿你也该醒来了,今天为师带你去取第二份机缘。”说罢双手十指连动,虚空中一个粉红色阵图成型,随着涅生尘一甩手,阵图飘落在夜白头顶。

    夜白只觉得自己原本被禁锢的意识,再次掌控了身体的主动权,睁开双眼,看着眼前这长相恐怖的老者,他知道这就是那个便宜师尊。

    四目相对,一种心灵上的熟悉,让两人就如相处了很久的亲人般毫无间隙,谁又能想到,承天学府中人人畏惧的九长老竟有如此和蔼的一面。

    “出来去清洗下,稍后和为师去取几样东西。”在说到几样东西时,涅生尘眼中凶光连闪,那对恐怖的毒火双眸随时都可能跃现。

    夜白知道一些涅生尘的往事,学府中共有一个府主,两个副府主,十一个长老,其中一个副府主落锦纶与涅生尘之间有着不可化解的仇恨。

    这仇源自一件物品,此物原应是涅生尘一个学徒所有,可却被对方以卑劣手段夺走,那学徒更是被赋予叛徒之名,凌迟而亡。

    那次涅生尘正好在外办事,当听到消息赶回时,却已无力回天,两人对轰百余招不分,上下,最后在府主的参与下,有了一个约定。

    “涅生尘可以携徒,随时取回那物。”可是这十余年前的事,一个口头协议,谁人还会去当真,再说以涅生尘的个性怎么可能会收徒。

    而这次,涅生尘决定,为了这个徒弟,哪怕是刀山火海,也要去闯闯,更别说只是一个落锦纶……

    承天学府,落副府主庄园,金屋银地,白玉做门,奢华之气难以言表,整个庄园更是人气沸腾,随处可见一个个俊男美女窜梭其中,这些人虽是学府学员,却也是落锦纶的门徒。

    涅生尘带着夜白慢悠悠的走来,路上众多学员看到涅生尘,大多惊慌逃离,个别胆色过人之辈也只是远远的行礼后,快离去。

    夜白一身得体的蓝色长袍,这是涅生尘为夜白准备的,在学府中,只有亲传学员才有资格穿蓝色长袍,其他学员只能穿白色或者灰色的长袍。

    “白儿,这里就是落副府主的庄园,也就是我要带你取回第二件物品的地方,记住,落副府主阴险至极,以后和他的人打交道要多个心眼。”

    “知道了师尊。”

    两人静静地站在庄园门口,涅生尘自带的无形气场,让整个副府主庄园都显得又些压抑。“落锦纶,给老夫滚出来。”

    突然间,涅生尘大呵一声,这声音沙哑、苍老却并不刺耳,学府中大部分人都能听到,明显涅生尘喊话时用上了自己的魂力。

    学府中大多数人,听到声音后快步向着落副府主这边跑来,这个热闹可不能错过,两人的恩怨,学府中自有流传,这次九长老前来寻事,说不得是场好戏。

    与其他人的想法不同,此时落府中却乱了起来,九长老的威慑力,那可不是一般,学府中的各种传闻简直是恐怖。

    “涅老头,这是什么风把你这把老骨头给吹来了?”没过多久,落府中响起一个洪亮声音,中气十足,却带着一点尖锐,一点刺耳。

    人影由远及近,一个年龄稍大的中年人,出现在夜白两人眼前,此人就是副府主-落锦纶。

    “落锦纶,我也不和你打哈哈,十年前那事你应该还记得,这次我就是带着我的徒儿来取回那物的。”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涅生尘就连客套都懒得做,直接开门见山说到。

    在涅生尘提到十年前之事时,落锦纶原本一直笑眯眯的眼神,渐渐危险了起来,转眼看着站在涅生尘身边的夜白,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

    “呵呵,涅老头,你可不能随便找个阿猫阿狗的就说是自己的徒弟,这样无端的弱了学府的名声。”开玩笑,落府有现在的繁华,可全都是那东西的功劳,不然老子从哪里拉这么多资质优秀的学员过来做门徒,想拿走,做梦。

    “落锦纶,老夫早知道你会有此一说,以前送我那边的学徒不是废物就是残疾,偶尔有个像样的都会莫名失踪,这背后种种老夫都知道,只是懒得与你这小人计较……”

    涅生尘说话一直都带上了魂力,所以全学府,大部分人都能听到他的话,随着涅生尘说出一件件事,学员们看落锦纶的眼神都有了一些变化,包括落府的那些门徒。

    落锦纶心里那个气啊,这老匹夫,这次看来是要顶风搞事啊。

    “混账,你一个九长老竟然敢污蔑我这副府主,简直是目无尊卑。”

    “落锦纶,这些事你承不承认都无关紧要,把东西还来,否者后果我想你一定承受不起。”

    此时的涅生尘也恼怒了起来,全身气势爆裂开来,身后两只异兽庞大影子浮现,五彩鳞蛇、火羽毒鸠,两个虚影真实而又虚幻。

    场中的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涅生尘吞噬的两种异兽,可都是六阶异兽,而且都是六阶异兽中最为残暴的异兽。

    “涅老不死,老子还怕你不成。”落锦纶想不到这老小子竟然如此决然,原本心中的步骤被打乱,气急之下同时开启了自己的异能。

    冰雕、水蟒、翻江狸,三只六阶异兽的虚影,落锦纶天生惜命,所以吞噬异兽均是那种比较温和的异兽,三只异兽出来才勉强挡住涅生尘异兽的气势。

    “看来这一战免不了,就是不知道你落锦纶这几年有多少长进。”毒火双眸再次显现,一股暴虐气息笼罩着在场所有人。

    一些修为地下的学员,直接被这股气势直接震晕了过去,夜白虽然距离很近,不过没受任何影响,那是涅生尘的自信。

    “这是老夫最新异能毒侵,希望你以及你生后的众人都能够抵挡的住。”说罢涅生尘生后的五彩麟蛇一阵扭动,那庞大的虚影脱离涅生尘身躯,快向着落锦纶方向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