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战神狂婿 > 第1784章 为你好
    第1784章 为你好

    当初白凤鸣在篡位成功之后,把李天行的死忠,都打断了四肢,关在了里面,让他们被蛇蝎鼠蚁不停嗜咬,身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疤痕,饱受了十年之久的折磨。

    李不凡觉得,一剑杀了白凤鸣太便宜他了,不如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也感受一下,断魂崖的恐怖之处。

    另外,他还有一个想法。

    果然,白凤鸣脸上浮现出了恐惧,嘴里因为没有了舌头,发出了呜呜呜的抗议声音,同时拼命的摇着头。

    李不凡嘴角噙着一抹狰狞弧度,蹲下身子:“不想去也可以,那你就接着把上次在逍遥派没有说完的话说完。”

    白凤鸣一愣:“什么话?”

    “我妈……”李不凡瞳孔泛着寒意:“你上次不是说她没死,而且你所作所为,都是因为她么。”

    “那就仔细说说,她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要让你们白家反了我们李家,这对她有什么好处,她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李不凡抓着白凤鸣的头发,声音愈发寒冷:“以及,她现在在哪?”

    “通通告诉我,答案让我满意了,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痛快!”

    白凤鸣眼珠子滴溜溜的转,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刚要张嘴,就苦着一张脸,指了指没有舌头的嘴。

    李不凡掏出手机,扔给了他:“打字。”

    随后李不凡给白凤鸣的断手简单治疗一番,止住了流淌的血,然后叫来李凡儒,让他看着白凤鸣。

    “姓向的,有一个算一个,今天你们想要杀我,那就做好被老子杀掉的准备。”李不凡面容凛冽,语气肃杀,目光在向问天等人身上环视一圈,最后朝着四祖走了过去。

    向家四祖能够从李不凡的身上感受到,那虽然不是很强烈,但非常清晰的杀机。

    使得四个人面色大变:“你不能杀我们!”

    “你敢杀我们,向家绝对会跟你不死不休的!”

    李不凡轻蔑一笑:“你们都要杀我了,我为什么不能杀你们?”

    “就算我放过你们,你们就不会跟我不死不休了么?”

    就在李不凡来到近前的时候,向南霸挡住了李不凡的去路,普通一声,跪在了李不凡的脚下,那高高在上的头颅,这一刻也低了下去。

    见状,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没想到堂堂向家家主,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给李不凡跪了。

    李不凡瞳孔微微一缩,虽然吃惊,但并没有多少意外。

    同时,对向南霸这个人的能力,有些肯定。

    生死存亡之际,能够做到能屈能伸的人,可见其魄力。

    “爸……”

    “爷爷!”

    向荣胜和向问天脸色齐齐一变,充满了憋屈之感,同时看着李不凡的目光,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一样。

    “闭嘴!”向南霸回头瞪了二人一眼,然后对着李不凡道:“向家知错,不管李少如何处罚,向家都接受,只求李少能饶向家众人一命。”

    向南霸非常清楚,以李不凡的实力,向家今天要么跪,要么废。

    他当然会选择前者,态度好一点,求得李不凡的原谅,他们向家还有一线生机。

    但若是一直跟李不凡硬刚的话,那么向家所有人都会血溅当场!

    虽然这样做很丢脸,很没有尊严,但跟性命相比,这些都微不足道。

    “饶了你们……”李不凡轻笑:“如果我就这么饶了你们,是不是谁都有胆子对我喊打喊杀,打杀不过,就求饶保命了?”

    向南霸仍旧跪在地上,低着头语气带着恳求:“愿受李少责罚。”

    如果李不凡责罚了他们,那就代表,放过了他们。

    使得在说完之后,向南霸安静的等着李不凡的反应。

    李不凡如何看不出来向南霸的那点小心思,可就在他要说话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悲戚的呜咽声。

    李不凡循声看去,就见到白凤鸣脖子大动脉往外喷着血,双眼充满了震惊之色,手中的手机,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同时白凤鸣也轰然倒地,气息湮灭,随之一起的,则是他肚子里的秘密。

    而在白凤鸣的身后,是拿着一把带血的剑的安玲珑。

    安玲珑状若无事的收起长剑,迈步离开的时候,咔擦一声,踩在了掉在底衫的手机,一脚踩爆。

    见到李不凡朝她看去,俏丽白皙的脸上,露出一抹看淡世事沧桑的笑容:“他是你的杀父仇人,你没有理由放过他,也不能再让他被人救走。”

    李不凡目光落在那被踩碎的手机上,又看了看安玲珑:“你……故意的?”

    “我是你小姨,他是你杀父仇人,你觉得你应该相信谁?”安玲珑迈步来到李不凡的近前,低声开口:“有些人为了活命会虚构出本没有的事,也有的人,为了让敌人痛苦,也会肆意造谣。”

    “今天是古武盛会,不是解决恩怨情仇的时候,收起心思,盛会该开始了。”安玲珑拍了拍李不凡的肩膀,然后与之擦身而过。

    李不凡忽然伸手,拉住了安玲珑的手腕,声音低沉中,透着不解,隐隐的还有一丝怨气。

    “为什么杀了白凤鸣?”

    “因为他必须死。”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不希望我知道,所以才杀了白凤鸣?”李不凡双眼微眯,泛着隐忍许久的寒芒。

    安玲珑脸上淡漠的笑容不变,声音也毫无波澜:“不是,只是不想你因为无中生有的事,而影响心情。”

    “你这么做,已经严重的影响了我的心情!”李不凡双眼微眯,语气沉重:“以及……我对你的信任!”

    说完之后,李不凡松开了安玲珑的手,给安玲珑的感觉,仿佛那个需要依靠她的大男孩瞬间成熟,从此不再依靠她,而她也失去了对李不凡的掌控。

    “不凡……”安玲珑意味深长的问道:“我是你小姨,我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打着为我好的名义,就可以擅自做我的主了?”李不凡猛地转头,目光深邃的盯着安玲珑:“我不是三岁小孩,我有自己的想法,我想知道我母亲是否活着的真相,不是你说给我的,你觉得我应该知道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