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武侠直播 > 第319章 蓦然回首,已是人阶顶峰!
    桌子上的小熊猫,抬头看了看叶书,直接埋头继续啃自己竹篮里的烧鸡。

    叶书瞧了瞧那边四手抓着胡琴,依稀有些不舍的秋雪、慕容白,笑问道:“怎么着,两位,都到如今地步了,还是旧情难忘吗?”

    此言一出,慕容白登时心里一颤,悄悄地看了眼刘翎,生怕惹得对方不快,赶紧接过了胡琴,低头坐到刘翎身边。

    秋雪见他如此卑微的模样,更是心中凄苦:自己曾经心爱的男人,竟然卑躬屈膝到这种地步,自己心中那念念不忘的情丝,又可笑到何种地步!

    而在众人视线中心的刘翎,对身边的“丈夫”,却仿佛失去了所有兴趣,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看着叶书,几乎要沁出水来,丁香小舌轻轻舔了下上唇,接下叶书的问话:“衣不如旧,人不如新,公子丰神俊朗,妙若神人,又何必嘲笑他这个软骨头的男人?便是他现在跟着这个女人重归于好,又有什么好奇怪、可惜的呢?”

    此言一出,旁人还没什么反应,慕容白却是脸色惨白,眼中尽是惊恐之色,连手里的胡琴都不敢留了,直接塞回到秋雪手里,撕下最后一丝柔情与愧疚,直接让对方滚!

    如此决绝的态度?

    叶书恍然间,仿佛看到电影中,那个杀死小冬瓜后的董天宝。

    当初看电影时没感觉,现在亲身体会,却是感受到其中角色的细微心理变化了。

    “你不走是吧?非要逼我是吧?好!”

    “呯!”

    椅子,直接砸到了秋雪头上,登时血流不止,心若死灰,再无半点侥幸。

    叶书没拦,没有这最极端的绝情,秋雪反而要被这狗男人耽误了。

    他只是踢过去一个椅子,正接住倒下的秋雪,让对方伏倒在椅子之上。

    与此同时,又见张君宝一个飞踢,踢飞慕容白的同时,也扶住了晕坐的秋雪,手忙脚乱之下,在一旁小冬瓜的帮助下,才将对方扶到一边。

    自始至终,因为叶书的突然出现,刘翎不止没像原剧中,那样与秋雪女子双打,更没有派手下,围攻路见不平的张君宝等人。

    “可惜,《太极张三丰》日语版里,两个妹子打起来,两个声优在那‘嗷嗷’叫的搞笑场景,算是看不到了……”

    叶书略有些可惜。

    在场所有人,都没有看那被踢飞的慕容白一眼。

    既然已经投身泥淖,将自己当作一条狗,那就别指望别人把自己当人了!

    叶书静静瞧着,心神触动。

    说起来,叶书进入《太极张三丰》世界以来,最大的收获,不是学到了《般若掌》、《金刚掌》之类的功夫,反倒是见到了董天宝、慕容白这两人。

    自己站在岸上,看着这两人,一者正在沉沦,一者已经沉沦、面目全非。

    这让叶书想起了《盗将行.大圣》里的一句歌词。

    “西行之路漫漫,谁能一往无前?

    纵然火眼金睛睁眼,妖魔也能分辨,陷于浮名疯癫,金箍蓦然浮现。

    饰演猴王多年,搏得天下称赞,纵然这时光荏苒,依旧风光未减。

    苦练七十二变,笑过八十一难,大圣已登极巅,这心猿却难缠。”

    名利碍眼,连身登极峰的大圣都难免深陷,自己纵然一时脱,有朝一日,又是否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明镜蒙尘,贻笑人间?

    若不能笑尽英雄,自己又有何脸面,敢自称“一页书”,淡看乾坤莫测,闲看世事如棋?

    我身洁如雪,我心清如玉。

    雪玉不及我,长笑行人间。

    至交好友,将自己无法体会的生活,寄托在自己身上。

    红颜知己,将胜若性命的满心爱意,悄藏在这一身轻袍针线。

    若是此身、此心有变,那自己以后也不必叫“叶书”,改名“叶输”吧!

    董天宝、慕容白。

    这两人如狗一般的模样,当常藏己心,深自警之!

    ……

    “你的心境突破,神元增加1o点!”

    “你的心境已达到人阶顶峰!”

    心神之道,一朝顿悟,胜过十年苦修。

    叶书一路苦修,前番接连诛杀爱新觉罗一族、又见到触动自己内心思绪,不知不觉中,蓦然回,竟然已经突飞猛进,达到了人阶顶峰。

    一身灵果、灵食温养,原以为精元会先遇到瓶颈,没想到反是神元后来居上,让叶书暗叹修行之路,各有各的机缘。

    额间神门,也就是泥丸宫那一针尖大小的红点,如今更现一丝如玉莹润之色,先前因为太多杀戮,而造成的心神浮动,此时尽数云淡风清,再也影响不了叶书心神分毫。

    心神清灵,此时叶书恍恍然间,只觉心念几欲透过神门,乘风归去,映衬得关元穴一身气血,更加沉拙,厚重稳固。

    可以说,叶书来《太极张三丰》世界的目的,已经达成。

    还没有观看张君宝悟道,自身的道,已经奠定下来了根基:

    此心不负!

    ……

    叶书在那思绪电转,片刻间,气质又是增进了一层,便连身前的小勇猛,也心有所感,抱着个鸡腿,放到叶书身前。

    轻轻一笑,叶书拿起鸡腿,逗弄着它吃着玩,完全忘记外界变化。

    一身气质,恍如浊世白玉,皎洁之光,难以掩盖。

    刘翎理也没理其他人,端起一杯酒走过来,看着叶书闲坐逗宠的样子,心神几乎被叶书尽数吸引而去,话音都有些颤:“公子可愿随我回府,我……”

    刚要说自己兄长一身权势、尽可帮叶书取得一世功名,刘翎激荡的神情,却被一个突然闯进来的军卒打断。

    那军卒那刘翎靠近叶书身边,肝胆几乎都要吓得裂开,连忙把刘翎拉扯回来,小声禀报叶书的身份,以及白天诛杀曹琨的事情。

    “啊?!”

    听说一见倾心的如玉公子,竟然是极度仇视自己兄长的杀人魔头,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极端刺激,让刘翎全身都有些颤……

    倾慕、恐惧,两种极端情绪交织,激荡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诱惑。

    只是相较于“如玉公子”,性命、荣华,才更重要,刘翎稍稍一定心神,见叶书对她毫不在意,这才松了一口气,又有些不甘地离开。

    ps:感谢xx光哥、刘长安快收皇宫三千的打赏,这一章写得我心有触动,多谢各位一路陪伴,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