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人间鬼蜮
    “行了,别说其他的,赶紧想办法吧。”

    渊微催促一声,随即双手掐诀,紧接着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正喝道:“天阿正诛邪!”

    下野上方顿时间风起云涌,整个天色顿时暗了下来,后重无比的黑云仿佛就要压着整个下野。

    轰隆隆!!!

    黑云中无数粗大雷霆如蛇狂舞,看得人触目心惊,仿佛天威将灭世。

    粱皇略微抬头看了眼上方,目光似可穿金洞石,看向那厚厚的云层。

    “好,道家最高绝艺,天阿正诛邪,今日我倒要看看有什么用。”

    话语间,下野王宫上方那厚重至极的云层顿时间爆射出一道粗大无比的金色雷霆,蜿蜒曲折轰击向王宫下方,凶猛绝伦的雷霆力量直接将王宫房顶轰击出一个大洞,如同龙蛇一般的雷霆直接穿梭过黑色雾霭,所过之处,黑色雾霭仿佛冰雪消融,出滋滋的声音迅消弭。

    轰!!

    诛邪雷霆直接轰击向粱皇,出一声惊天动地,震裂云霄的金铁交鸣之声。

    而渊微道人没有丝毫喜悦之意,相反,他眼珠子陡然间瞪得极大,似乎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一幕。

    只见那粱皇竟然徒手抓住从天激射下来的的雷霆。

    看着粱皇手上缠绕的紫气,似想起了什么,失声道:“是你,梁皇无忌!?”

    “是我,有三十年不见了吧,邵渊微。”梁皇无忌面色淡然,“亏你还记得我。”

    渊微道人尽力将心绪稳复平静,“没想到当时你坠入魔道,我们将你逼下山崖你尽然没死。”

    “三十年,邵渊微,你知道我这三十年来是怎么过的吗?”梁皇无忌手指轻轻一捏,被他控制在手上的雷霆仿佛如实体一样被震碎。

    渊微道人看得心神震动,这一幕对他所造成的震撼简直让他心境差点失手,就连旁边笼罩圣贤光晕的夫子都有些怀疑人生。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梁皇无忌微微一笑,“没想到吧,正是应了那一句话,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说话间,这黑色雾霭当中陡然亮起了无数双猩红色的目光,如恶鬼一般凶狠地看着夫子和渊微两人。

    ……

    ……

    “王上,下野城各处也有黑色雾气。”

    步天祈看着渐渐凸显在巷子中的黑色雾霭,神色凝重无比。

    孙若愚看着一些好奇的百姓上前用手指触碰那慢慢悠悠的黑色雾霭,却没想到这仅仅用手指沾到黑色雾霭,这慢慢悠悠的黑色雾霭如同现的极其美味的食物,雾气翻腾,迅朝那名胆大的百姓笼罩过去。

    仅仅略微过了两三个呼吸,雾气从皮肤中迅钻进了这名百姓的身体,异象顿时让周围围观的众人退了数步,齐齐出低呼声音,而被雾气钻进去的这名百姓整个人僵住,紧接着只看到她的皮肤肉眼可见的变为深青色,口中牙齿暴涨,宛若獠牙,双目赤红,整个人开始不断升高膨胀,将衣服给几乎撑裂。

    到最后,双目猩红得出亮光,仿佛要吃人一般。

    人已经变成了怪物。

    这怪物咆哮一声,嘶吼出一声如恶鬼般的惨嚎之声,随即就要作势扑向那一群哭天喊地外后跑的百姓。

    步天祈眉头紧皱,并指成剑,朝前一刺,一道肉眼可见的半透明剑气从他手指中投射而出,飞射向这么怪物。

    刺啦!

    生涩无比的割肉声顿时传了出来,让孙若愚禁不住掏了掏耳朵,咧着嘴,心里有些瘆得慌。

    感觉这一幕很像生化病毒似的。

    看着变成怪物的百姓脑袋落地,膨胀的庞大身子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是不是还抽搐,步天祈眉头皱起,“我刚才激射出的剑意凌厉,就算没有兵器加持,但也可开金裂石,刚才我差点没有将他脑袋切下来。”

    孙若愚请叹了口气,耳边不时传来此起彼伏的惊呼惨叫与嘶吼声音,让他心中沉重。

    “看来整个下野城几乎全部变成这种样子了。”

    步天祈听到孙若愚的话语,面色紧,“骆国虽然不大,但下野是他们的都城,亦有十万百姓居住,要是全部都被这黑色雾气侵蚀变成怪物……”

    步天祈话语没有说完,但后果是什么,孙若愚可以预见,届时下野将会化为一人间炼狱。

    看着即将蔓延过来的黑色雾气,孙若愚面色不变,说道:“走。”

    步天祈看了眼到处躲闪黑色雾气的百姓,犹豫道:“可是……”

    “难道你有能力帮助他们?”孙若愚反问。

    步天祈重重吐了口气,低声道:“我的实力还是不够。”

    说完,他脚步一点,身形窜上房顶,算是暂且躲过黑色雾霭。

    孙若愚默默观测了一周,心中算是明白,这黑色雾气除了使人变成怪物之外,更对于石木一类的房屋并没有什么影响,唯独对铁质品腐蚀的厉害。

    那粱皇真是恐怖。

    孙若愚微微摇头,如步天祈一般,足尖一点,整个人腾空而起,轻易间踏上房屋屋顶。

    两人不做停留,迅向着下野城外奔去,只有逃出下野城,他们才算是真正的安全。

    不远处,一名仿佛影子一般的人影在黑色雾气中若隐若现,眼中带着无尽恶意看着在房顶上飞奔的两人。

    “这就是粱皇要求杀死的钟吾王吗。”

    似男似女的声音陡然间在黑色雾霭中响起,更在这恐怖的黑雾中添显鬼蜮之意。

    ……

    ……

    “张居正,你还不拿出你的山河社稷图!此时不拿,更待何时?!”

    渊微道人此刻憋得面色通红,掐着手决的手颤抖无比,几乎快要拿捏不住,此时此的他已然将全身真元灌涌,施展术法抵挡粱皇攻击,前方出现一条条道链封锁。

    而面对几乎快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的渊微,粱皇却显得轻描淡写,游刃有余。

    他仅仅是伸出手往前轻轻一点,紫气如剑,轻缓射向渊微,仅此而已。

    “叫我夫子。”

    夫子苦笑一声,知道此时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慎重道:“山河社稷图,是华夏重宝……你怎么不把你们道家的转轮玉拿出来?”

    渊微差点没破口大骂,“你看我这时候拿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