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 第三十三章 怎么就没把你摔死
    山匪领有些踉跄的走到红丫脑袋面前,他跪了下来,伸出的双手有些颤抖,轻轻的捧起了红丫一脸怒目圆睁的脑袋,他眼角含泪,嘴唇止不住的颤抖。

    “丫头,你放心,我余飞,定会亲手手刃杀你的人,为你祭拜!”

    山匪头领余飞声音沙哑的将这句话说完后,便紧紧抿住嘴唇,就这么跪梭到红丫身体面前,将红丫的脑袋轻轻放在断裂的脖子上。

    他凝视了良久,慢慢站立起来,回身将长柄大刀拔起,随着山寨的房屋走了一圈,这才现山寨中的老弱妇孺已然被钟吾军士屠杀干净,他看着尚在襁褓中的婴孩亦是被钟吾军士毫不犹豫地给杀了。

    默默的注视着宛若熟睡的婴孩,襁褓一片殷红,余飞紧握长柄大刀的右手手臂无数青筋暴凸,胸膛剧烈起伏,呼吸粗重,双目赤红,最后,余飞双目紧闭,深呼吸几次,慢慢将这真如熟睡的婴孩儿抱起,轻声道:“我记得你,杆儿,你父母正打算找我取个名字呢。”

    沉默了会儿,余飞轻声道:“你姓冯,叫冯焯远,我希望你下辈子会更好。”

    轻轻伸手指摸了摸婴儿的脸蛋,默然了会儿,走出门外将这如熟睡的婴孩儿放在地上,接着挨个儿从房屋当中搬出尸体放在空地当中。

    将山寨中山匪男女老弱皆聚集在山寨广场中心后,余飞目光挨个儿看了尸体一眼,这才从旁边还未燃着的柴房中搬出柴火轻柔扑在一众尸体上,又浇了油,这才退立几步。

    怔立了半晌,余飞这才从旁边随手拿起一根燃烧木棍,毫不犹豫地扔了下去,浇了油的木柴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被灼烧得滚烫的空气让余飞不得不退了几步,看着前方冒着黑烟的熊熊烈火,余飞深深地最后看了一眼,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只是握紧了长柄大刀的手布满了青筋。

    ……

    ……

    孙若愚倒嘶了一口凉气,扭头看了眼被他当做肉垫,一脸呲牙咧嘴的老三,显然这一下让老三差点没嗝儿屁,孙若愚是一下子从捂着屁股站立了起来,他嘶着冷气,“你丫怀里都装了什么?”

    老三再地上扭了半天,显然这一下是被撞得不轻,开玩笑,要不是地面是泥地,又铺了一层厚厚的树叶,他铁定会摔得筋断骨折。

    听到孙若愚的话语,老三从怀里掏出一根铁片丢在一旁,然后扒着旁边的石头才爬了起来,他依靠着石头,喘着粗气,颤抖的指着孙若愚道:“你好狠啊,差点没把我给压死!”

    孙若愚咧着嘴看了眼地上裂成两半的齐眉棍,长叹一声,“时也,命也!”

    强行振作起来的他看向老三,这次他可是底气十足,就算没有兵器,凭着这股内劲也能耍横。

    老三神色一惊,他可是知道眼前是个狠人了,要是真打起来的话,他十条命都不够对方玩的,眼见孙若愚慢慢悠悠的拖着脚步往他走来时,他连忙喊道:“停停停,有事儿咱们好商量,打打杀杀要不得,何况你身上有伤呢,要是再多动动,要是伤口撕裂了怎么办呐!!”

    孙若愚听言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这老三说的也是,要是对自己身上的伤口造成二次伤害可就不好了,这痂都结了,都快好了,要是再弄点伤在身上……啧,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孙若愚撇了撇嘴,打量了下周围,眉头不由得一拧,这里是一个桶型地势,这地方没树,有藤蔓爬在墙壁上,但中途爬到这墙壁的一半,便没了影,这桶型地势至少有七米高,他不禁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老三这才得空看向周围,一愣,“这……怎么会是个凹口儿?”

    孙若愚凝声道:“咱们掉天坑里去了。”

    他回头望向老三,“找得到路吗?”

    老三也知道孙若愚此时不会拿他怎么样,这才放下心来,到处在墙边上摸索一圈,叹了口气,微微摇头,“这地方严严实实的,没办法。”

    孙若愚低头看了眼地上断成两截的短棍儿,叹了口气,要是这棍子还齐全,他倒是还有点办法,想到这里的他不由得一脸奇异的盯着老三,看得老三是浑身不自在,“你……你想要干什么?”

    孙若愚摸着下巴,“你说这么高怎么都没把你给摔死呢?”

    老三这就很不爽了,“说什么不吉利的话,我身板结实不行?”

    孙若愚也不想和老三做过的争执,一屁股坐在地上,顿时咧着牙站了起来,好一会儿,倚靠在墙壁上,长叹一声,“想当年我也是风华正茂,意气风,怎么到如今落到这般田地。”

    老三听得也是心下感慨,“是啊,我就想老老实实的种个田,怎么回到这里来的,打个仗,都快把自己都给打崩溃了。”

    他抬头询问孙若愚,“这算是梦想吗?”

    孙若愚哑然失笑摇头,“这算什么梦想,只是为了生活而已。”

    老三苦笑一声,“你知道吗,战乱最频繁的那几年,我们种田,刚种下去,这敌国就打过来了,将庄稼踩得是一塌糊涂,如此三番五次,你说,谁能种下去?”

    顿了顿,他说道:“将军,你的梦想是什么?”

    孙若愚一愣,“我的?”

    默默思索了会儿,才默默道:“回家吧。”

    “回家?”老三纳闷道:“我现在可拿你没有办法,只要咱们脱了困,咱们各走各的,刚才你也报复我了不是!回家,多容易!”

    孙若愚无奈,他心中的事情怎么可能会与老三细说,淡淡道:“你知道那钟吾军为何会追我们吗?”

    “为何?”

    “杀我。”

    “杀你?!”老三惊异道:“你们都是一个阵营的,怎么会要杀你?”

    “为了所谓的王,追我的,是我弟弟。”孙若愚说到这里那是无限感慨,他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触,毕竟这都是原身留下的烂摊子,他只是觉得很麻烦,与他而言,对于做不做王的,还真的没有什么想法,毕竟对于这一切他是两眼摸瞎,丝毫找不着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