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 第两百五十四章 没有高见
    隔间的孙若愚听得有些坐不住了,这名叫赵兄的人虽然嘴巴臭了点,但说的确实是实话,他想到过此事,但因为此世乃是凡世界,只要自身掌握有横扫天下的力量,那这一切都不足为虑,不过能有更省力,不需要自己费力气的办法,孙若愚倒也乐于见成。

    念及至此,孙若愚当即起身,走到隔间门口,迎着众人的目光,孙若愚拱拱手,微微一笑道:“在下刚才在隔间听到极为仁兄评价当今钟吾局势,心痒难耐之下这才过来,想要问一问各位有什么对策?”

    看到孙若愚彬彬有礼,并没有什么气势凌人之意,而且身上穿的还是文士衫,众人的目光中的警惕之意这才慢慢消退。

    “哼,能有什么对策,眼下局势到处都有火气之意,就看钟吾王扑火的对策及不及时了。”那正坐边上,相貌堂堂的灰衫男子赫然是赵兄的声音。

    孙若愚倒也不甚在意对方言辞,他微笑指着着在门口处的空位上,“各位,在下孙悦,不介意多我一个吧?”

    见孙若愚厚着脸皮过来,众人也没有多说什么,纷纷起身将孙若愚引坐,自我介绍。

    那赵兄名为赵晓,李兄名为李子明,张兄名为张子风。

    一番熟络之后,孙若愚这才朝赵晓问道:“赵兄,不知道这火该如何扑灭呢?”

    赵晓慢慢悠悠地夹着菜,淡然道:“能怎么办,将最大的火先灭了,然后再处理那些零散的。”

    说到这里的赵晓嘿笑一声,“眼下钟吾在国内大肆修建弛道,不断开垦荒地,兴建各种利民设施,所用的银钱如流水,虽然将天下平定,但大多数军队和高手都全部外派出去镇压维稳,一旦那些余孽想要刺杀王,恐怕会有相当不错的机会。”

    孙若愚微微点头,因为在外的军队大肆镇压意图谋反之辈,同时加以实施仁政安抚百姓,可是耗费的兵力几乎将钟吾掏了个干净,这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才能略微消化下来,等到真正天下大定,这个时间至少是十年以上来计算的。

    如赵晓所言,这些日子意图闯入王宫之辈确实越来越猖獗,杀不胜杀,当中有些高手甚至将好几组练就七星阵的七人众当中重伤几人。

    到今日怕不是死了快上千人了。

    整个华夏多少人,大致估计过,约四五千九百万人,钟吾近一千万人,不断扩充的军队几乎达到了两百八十万,这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字,要不是当今世界元气充沛,粮食充足,根本没办法保持如此规模,甚至到了种田的季节,这些军士还得下田干活儿,农忙一月,这才勉力维持如今的规模,要不是罗辉帝国自顾不暇,孙若愚可真是会愁白了头,寻这空档相当难得。

    难啊。

    “那赵兄不知道有何高见?”孙若愚询问,

    赵晓耸了耸肩,“没有高见,不过是评价而已。”

    看着孙若愚一脸诧异的表情,李子明笑道:“当今王上已经做得够好的了,虽然说起来步步惊心,稍有差错便是跌入万丈悬崖,但王上雄才大略,他现在做的,已经是明君之举,唔……虽然听人说很久没上早朝了。”

    张子风出言笑道:“大王虽然慵懒,但建立内阁还有东西两厂,大力提拔寒门学子,还有制衡的审理监和监察司,以及相关律法规则,实在是高绝无比。”

    李子明感慨道:“那内阁成员我听说有五百多人了,啧,近五百人的智囊团,个个都是才智高绝之人,集他们的脑袋来治理国家,维护安定,实乃古今第一人。”

    赵晓不由自主的泼了盆冷水,“那内阁里面可是有好些人都是其他国家的人,当初钟吾灭了他们国家的时候,乱了好几天呢。”

    孙若愚笑道:“此事我也听说过,不过好像当今陛下早已经有了对此,东西两厂联合出手,将里面意图造反者齐齐拿下,就算里面有意图谋反之辈没有显露出来,但内阁成员的权力只是在政事上,而且每个政务处理决定至少需要经过三人过目才能通过,甚至还需要审理监和监察司确认,这才能布施政,我想他们也没有什么余地在政事上作乱。”

    好一会儿,赵晓亦不得不佩服,“我以前听说他只会打仗,没想到能有如此手段,互相制衡之道在他手里简直玩得出神入化。”

    这哪里是玩得出神入化,孙若愚完全就是借鉴后世的某国制度,甚至因为高丞相身死后,有一个时期他可以随意调控,以至于形成了如今最优化现象。

    几人吃喝一番,说当今天下,说哪里有绝世美女。

    到了最后,孙若愚好奇道:“钟吾一直都在举办文武考试,以你们的才能,文试准能过去,怎么会不想呢?”

    李子明微微摇头,笑道:“天下人这么多,多我们不多,少我们不少,与其埋头繁忙的政务当中,我们倒是喜欢坐看云卷云舒的生活。”

    出了这家酒楼后,天色已然近傍晚,看着西斜的两颗太阳,众人互相道别后,孙若愚这才优哉游哉的打算回王宫。

    人各有志,看来还有很多人身怀绝艺的奇人异士在民间。

    那突然冒出来的梁皇无忌不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不是,想必华夏当中,那些大山里,亦会有一些不问世事的世外高人。

    这刚走到街道的拐角处,孙若愚目光一动,扭头看向一个巷子口。

    正是早上遇见的那名少年,此时正以挑衅的目光看向孙若愚。

    见孙若愚看过来,他嘴角一扯下巴微微扬了扬,一副你敢过来吗。

    孙若愚哑然,颇感觉新鲜,他可还真没有遇到过有这么一位少年,年轻气盛的挑衅他。

    在这一刻孙若愚甚至觉得自己经历太多,心思沉稳得跟老头子似得,对于这名少年的故意挑衅完全没有任何动怒的情绪,相反,甚至还觉得好笑。

    “看样子那梁华没抓到你啊。”孙若愚轻笑一声,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