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 第两百五十三章 高谈论阔(求订阅!)
    此话一出,周围顿时寂静无声,围观的众人哪里还不知道是孙若愚才是蒙冤者,这名装惨卖哀的少年才是罪魁祸。

    一时间众人的眼光都变了。

    少年霎时间反应过来自己说漏了嘴,脸色霎时间惨白,显然明白了自己下场到底会如何。

    他已经可以预见自己被配充军的惨状了,虽然天下大定,但听说远在赵国和韩国之地依旧不时与那些赵国和韩国的造反者生战斗,像他这种因为偷盗充军的,那都是冲在最前面的,一个不好,照面就是死。

    此时梁华亦是面色不好,从腰后拿出铁铐,就要将少年栓住,然而少年机灵得紧,身子一滚,直接钻进拥挤的人群当中,就跟泥鳅似的,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孙若愚看在眼里,不由得暗自摇头,司吾城眼线可说的上是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稍微的上上心,这少年能跑到哪里去。

    梁华脸色不好,显然因为没有预料到这少年还有点轻功基础,亦是三流的懒驴滚便溜了出去,让他猝不及防,这要是抓不到,可真是让他变成吃干饭的了,梁华大喝道:“追回来!”

    他身后两名治安员立时领命,连忙追了出去。

    梁华朝孙若愚拱拱手,“这位公子,实在不好意思,如果方便的话还请留下你的名字,稍后可去最近的阳华治安站里,叙说一下事情经过,带我们将那小子追到,会将你损失的财物还于你。”

    孙若愚微微点头,朝梁华拱拱手,“多谢!”

    梁华点点头后,立即转身走出围观的人群,朝那少年追去。

    旁边的围观人群在知道自己错怪了人后,脸上也是露出羞赧之色,那名叫得最凶的大婶大爷带着愧色走到孙若愚面前赔礼。

    “小伙子,我老眼昏花,就看着那小子可怜,没想到居然会错怪人,实在是对不起,对不起!”大婶连连鞠躬道歉。

    “我不应该这样说你,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实在是糊涂!”那大爷极为自责,甚至抹了抹自己的眼睛。

    孙若愚哪里受得了这大了自己岁数的人想自己道歉,连忙摆手。

    看着硬塞在自己手上的一个水果,孙若愚苦笑一声,心情再次恢复了愉快。

    而周围的人见没了热闹可看,也再此汇入人流当中,十几秒后便恢复了原状。

    看着川流不息的车马人流,立住脚步的孙若愚心中倒是觉得略微满意,不单单是那梁华,还有他身后的两名治安员亦是职业素养良好,没有出现什么不分青红皂白之色,起码从这些人群当中,孙若愚能够感受到大多数的热心肠。

    这小插曲倒是没打扰孙若愚游玩的兴致,摸了摸自己怀里几锭银子,也行,今天还有很多小吃没吃上。

    眼下的司吾城在不断的扩张,那司吾城城墙甚至成了摆设,甚至内阁还在考虑是不是要将城墙大门那一段拆除,以防止出现内城与外城之说,亦会更方便管理,不至于出现什么地域歧视之说。

    孙若愚倒没什么想法,社会想要展,那么就必须进行城市化扩张道路,只要国家实力到了一定地步,这些城墙无异于鸡肋……做个景点倒是不错。

    他很想看看当蒸汽技术展到极致到底是一番什么光景。

    找了一家酒楼,上了二楼依靠凭栏的雅间,要了满满一做桌子的特色菜后,孙若愚津津有味的吃着。

    这地方附近乃是烟花之地,有司吾湖相伴,景色宜人,是文人雅士吟诗作对,高谈论阔之地。起码他旁边的一间雅间里就有些文士在兴高采烈的聊着。

    “眼下我钟吾横扫八荒六合,将整个华夏一统,全部纳入钟吾疆土之内,诸位,我们算是能够亲眼看到太平盛世出现在我们眼前了。”这声音那是说的中气十足。

    “张兄此言差矣,眼下钟吾虽然一统,但天下未定,依旧有诸国残余在暗中作乱,如果一个控制不好,就会如星星之火,燎原整个钟吾大地。为了这场统一天下的战争,我们钟吾耗费了太多人力物力,已经元气大伤。”

    张兄略显低沉个,“李兄,天下大势,纷争已久,这些年死了多少人,你应该知道,完全是值得的。”

    孙若愚静静地一边吃菜,一边听着,这些文士倒真是个人才,眼光独到,其口中所言的事情就是目前钟吾所面对的事实,虽然眼下钟吾看起来一统天下,强大得横推四海,但为了此事,已经将钟吾的国力耗费得一干二净,否则何至于王三思依旧镇守在赵国,罗成和龙城两位在韩国坚守,更有大量的军队在不断维持周边的打下来诸国疆域上的百姓,不至于会生造反。

    这些牵扯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本来需要花费数十年时间才能做到的事情,却在孙若愚即位短短一年之内完成奇迹般的统一,若非孙若愚后续的几项财政改制,建立国字商号,还有打下来的诸国财物支撑,真的,钟吾早就破产了。

    眼下钟吾伸出来的触角太长了,内里在大肆建设,外面还真不断维稳,能够支撑到现在,除了孙若愚的大方向掌控之外,钟吾朝堂上那一众数百的内阁成员还有众多大臣日夜以继的思索功不可没。

    以至于孙若愚现在能安心的当一个甩手掌柜。

    那李兄苦笑一声道:“太平这两个字,说的倒是轻巧,写起来也能一气呵成,但要做起来,纷争了数百年,到如今才在钟吾王的带领下完成。”

    另一一名文士冷哼一声,“钟吾王的太贪心了,他现在就是在走钢丝,一旦有一方造反时间处理不好,那么整个钟吾便会四处烟火,不知道他怎么灭火。”

    张兄连忙道:“赵兄慎言。”

    眼见赵兄对钟吾王语言上不敬,那李兄和张兄亦是出言,“赵兄虽然说得是实话,不过当今天下,大王即位一年就能完成如此奇迹,相信他应该有对策才是,我们只需要坐等着看就是了。”

    赵兄轻笑一声,嗤之以鼻道:“他对诸国世家子弟大开杀戒,甚至出台新政,扶植寒门,开设学院,就是想要将世家大族的力量削弱,这一番动作,他几乎将全天下的世家大族都得罪了个遍,只要有一处火被点燃,你们看着,不消一年时间,整个天下便会重新陷入战火当中,表面上的太平毁于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