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断五代 > 第一百零六章:吕计魏破(求推荐,求收藏)
    “杀!!”

    公元912年2月6号,在昭州城外,响起惊人的攻城声,只见大批的楚国将士正向着昭州的治所平乐城起了猛烈的攻击。

    在攻城队伍的后面,一面“吕”字军旗之下,桂州刺史,楚国的一代儒将吕师周骑着战马,观望着抵抗的城头,看了没多久后,转头道:“传令下去,半个时辰后,鸣金收兵”

    “将军,又收兵?”一名将领听后,顿时惊讶道,昨天也是这样,打了还没一个时辰,就鸣金收兵了,这样打下去,何时能攻破平乐啊!且他完全能感觉到,平乐的防卫很一般,昨天两军的死伤对比只有二比一,这样的情况,以他们的兵力,完全可以在两天内,就攻破平乐的。

    吕师周轻轻一笑后,道:“听命便是”

    将领一阵不解后,还是点头道:“遵命”

    “对了,赣南那边有什么消息没?”吕师周关心的问道。

    “还没有?”

    “没有”吕师周眉头轻皱后,一拉战马,便直接离去了,似乎并没有马上攻破平乐的想法。

    过了半天过后,在平乐县外,大楚的军营当中,吕师周正在用膳,突然一名谋士匆匆而入,抱拳道:“将军,刚刚收到消息,韩武率精兵两万已经从柳州而来,支援平乐,估计最多三天就会抵达”

    “确定吗?”听到这话,吕师周立刻严肃了起来。

    “确定”谋士点头道。

    “好,好,这个韩武果然是个草包,比起刘岩乃天地之别,岭南以无大将之才了”吕师周顿时高兴道。

    “将军的意思是?”

    “若是刘岩还在,他不但不会来支援平乐,还会主动让大军撤出平乐,引我军深入岭南腹地,以蒙,富,贺三洲为支架防御,以封州为屏障,随后自柳州而出,破我军后方,直逼桂州,将我军锁在岭南,断我军粮草之路”吕师周感叹道。

    “将军英明,上一次我军就是这样被逼撤退的”

    “不错,不过上一次跟这一次又不一样了,纵然他们还是这样布局,也必败无疑”吕师周自信道。

    “为何,将军?”

    “因为他们韩家,谋逆犯上,囚禁大王,残害忠臣,百姓离心,已然失去了根基,上一次我军虽夺五洲,但各州的百姓们对我们确很是怨恨,他们对岭南刘家有着归属感,但如今不一样了,百姓们对刘家已经彻底失望,他们反而希望明主而来,立刻传本将两道军令”吕师周放下碗筷,猛的站了起来。

    “请将军下令”

    “第一,传信李琼将军,让他按照计划,在柳州通往平乐的必经之路和旸谷内伏击韩武援军,韩武乃草包也,但他麾下的两万岭南精兵确是我大楚所必须要的,必须要尽力保留”

    “是”

    “第二,通令全军上下,我军此番攻入岭南,第一:不可随意杀民,第二:不可随意抢夺,第三:不可无视军纪,反有敢违逆着,立斩”

    “是”

    “命令火下达,一刻都不要停留”吕师周命令道。

    “是”

    “还有,派人传信平乐,告诉他们,我楚国这一次来,乃是兴大义,救黎民,只要愿意归降者,一律厚待之”吕师周想了想后,再次命令道。

    “是”

    “将军”这时,一名校尉突然着急的跑了进来,抱拳道:“禀将军,刚刚得到消息,赣南连州指挥使袁安,与昨天晚上拿下了贺州,并且在今天早晨,当着贺州所有百姓的面,刮了贺州指挥使钱宁,贺州百姓纷纷抢夺钱宁之肉,争相食之”

    “什么”吕师周眼神一凝。

    “好快的度啊!看来英王也早已做了谋划,否则不会这么快”谋士惊讶后,道:“将军,贺州原本在我们的目标当中啊!”

    “贺州不是太重要”吕师周摇了摇头后,快步到了地图面前,看了许久后,猛的一指道:“封州,封州才是最关键所在,我大楚和赣南谁能先占据了封州,谁就能占据主动”

    “将军,大王这一次府库耗尽一半,为将军调来了八万大军,就是想彻底吞并岭南,成南面之尊,可是我军面临的乃是岭南最精锐的部队,若要攻破封州,起码还需要半个月,甚至更久”

    “那就要看谁的度快了,赣南其实同样不简单,他们要破封州,必先取广州,绕开贺江的屏障,但广州的城防何其坚固,说来我们两军的情况差不多,且我军若能击败韩武,吞并岭南军队,兵力将达到十万,这将远赣南,立刻传令下去,三天之内,必须拿下平乐,歼灭韩武援军”吕师周命令道。

    “是”

    。。。。

    当天晚上,在广州的韩府内,此时这里已经成为真正的中枢之地。

    “马殷,卢延巡,他们想趁火打劫”只见内堂当中,韩成满脸怒意的咆哮道,但目光当中确带着一丝惊惧,两方雄主齐齐而来,岭南如何能挡啊!

    “韩相,必须立刻派人通知吴国和闽国,请求他们支援,同时上禀天子,启动静海军”一位官员着急道。

    “除此之外,还应从各地调集大军驻守封州,安县两地”另外一位谋士点头道。

    韩成微微喘息后,看了一眼在场的人,高声道:“含元呢?”

    “禀韩相,魏大人伤寒体重,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可恶,偏偏在这个时候”韩成一拍案道,自从上位之后,他对魏岑更是信任无比。

    “相爷”这时,一道低喊声响起,只见脸色苍白的魏岑在一位仆从搀扶之下,艰难的走了进来。

    “含元”韩成看后,连忙跑了过去,亲自搀扶道:“你怎么来了”

    “此乃是相爷危难之时,属下岂能不陪伴在侧啊”魏岑一脸真诚道。

    韩成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感动,道:“快,快给含元找把椅子”

    “不用了,相爷,这一次下官来,是要告诉相爷,切切不可让韩武将军离开柳州,支援平乐”魏岑严肃道。

    “为何?”韩成一楞。

    “大楚兵力强盛,不可硬拼,且韩武将军性格直爽,容易中埋伏,相爷当将大军全部移往封州,以贺江为屏障,且必须亲自坐镇,否则必会被大楚一口口吞掉,当年刘岩就是如此,才打败了吕师周,夺回了领地”

    “这。。”韩成一惊后,道:“可以本相已经命令武弟出兵了”

    “什么”魏岑面色一颤后,道:“相爷,快,百里加急,让韩武将军停下,立刻南下封州”

    韩成听后,连忙点了点头,道:“快去传令”

    “是”

    “魏大人,如此或许可以挡住大楚,但赣南怎么办?”一位官员道。

    “赣南就简单太多了,他们的实力远远不及楚国,让牟翎,严缚两位将军统帅广州的精兵前去支援安县,再加上已经效忠李守庸将军,兵力将达到四万,这完全够了,只有我们能守住半个月,赣南必然撑不住的”魏岑道。

    韩成眼神一凝,道:“让牟翎,严缚立刻过来,本相要让马殷和卢延巡知道,岭南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是”

    魏岑听到这话后,那很疲惫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但很快便彻底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