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幻符 > 139.给个痛快吧!
    嘤嘤草收回了妖风,肖柏看着只剩下鹌鹑蛋大小的鬼面,伸手轻轻戳了戳它,问道:“喂?没死吧?没死就吱一声?”

    那鹌鹑蛋出一番‘嗡嗡嗡’的蚊子般叫声,太轻了,根本听不清说了些什么,还是肖柏展开神念,加强了五感,才勉强听清楚他在说:“多谢仙尊不杀之恩...”

    称呼怎么一下子就上升到仙尊了?

    见它终于老实了下来,肖柏便用手轻轻捧住它,坐回地上,饶有兴致的问道:“来,说说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吧?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我不是个东西...”那鬼面小声的答道,又意识到这话听起来像是在骂自己,又连忙改口道:“不是,我是说,我原本是一尊,哦不,是一头小小的精怪,名叫黑山小妖...”

    经过这鬼面一番絮絮叨叨的描述后,肖柏才算是理清了事情始末。

    这货原本是一种名叫鬼面邪魇的精怪,这款精怪除了长得吓人之外,没啥别的本事,也就是吓吓人,搞搞恶作剧,以人类的恐惧情绪为食,能增强修为。

    这货一开始生活在一座名叫大黑山的偏远荒山里默默修炼,也就靠着吓唬下荒山脚下的愚昧村民为生,也就因为地处偏远,没人管得过来,倒是让它在这里混出了点道行,自封黑山老妖。

    只是后来,它偶然得了场机缘,一伙强人去到那山村,把村民残忍的杀害了,它从这番惨剧中吸收到了不少恐惧情绪,饱餐了一顿,修为大进,也就有了底气外出闯荡。

    而那段历史时期,华国并未统一,战乱四起,江湖上也没有道门这样的正派支柱和秩序维护者,还处在弱肉强食的蛮荒时期,反正每天都在死人,到处都在死人。

    这便给了这货一个良好的生长环境,它经常游荡在各大战场,偷偷吸食人类的情绪,也就逐渐变得越来越强,也从那修修士的战斗中领悟了一些伤人的手段,从一头没啥威胁的小妖怪成长为一头挺厉害的大妖怪,寻常修士还真奈何不了它,很是嚣张了一段时间。

    然后嘛,就遇见了传说中的仙人,被仙人以一种神仙手段封进了一本书里,也就是如今这副无意贴,直到五百年后,才被肖柏放了出来。

    等它出来之后,见肖柏修为不显,身上也没有丝毫的气息外泄,怎么看都是一凡人,便下意识的以为肖柏是误打误撞将自己放出来的,当即便想逞凶,制住肖柏。

    然后就被嘤嘤草一阵七重嘤的妖风狂袭,吹得只剩下鹌鹑蛋大小了。

    于是它便看清现实了,眼前这年轻人虽然看着面嫩,但肯定也是通晓神仙手段的那类强者,要不然怎么能解开它的封印呢?

    至于为何看起来修为不显,那肯定也是什么神仙手段了,神仙的修为,自己怎么看得穿呢?也得亏这人看起来不是什么心狠手辣之辈,才留了自己一条小命吧?

    这种心慈手软的年轻人,最好骗了!这样一来,自己便可以先骗取他的信任,把当年的自己吹得再牛逼一些,引起此人兴趣,让他有求于我...接着再慢慢寻找机会,等着东山再起,甚至还可能从他那里偷学来各种神仙手段,届时肯定能让实力更进一步!鬼面在心里暗自琢磨着,制订出了一套低调隐忍翻盘的未来战略。

    它活了很长时间,算是阅人无数,对人类的心理拿捏得非常准确,像肖柏这样的愣头青,最是好骗,肯定逃不出它的魔掌!

    可肖柏的反应却有些不太对劲,在听完了鬼面的叙述后,似乎并不太感情,还有些好笑的问答:“听起来,总觉得你在吹牛啊?五百年你真的很厉害?”

    说着,他又忍不住伸手戳了戳这枚鹌鹑蛋,引得它一阵吱吱吱的怪叫,开口辩解道:

    “仙尊,我被封在那书里5oo年了,5oo年都吃不到东西,也就只剩如今这副模样了,若不是我道行还勉强够看,怕是早就灰飞烟灭了吧?”

    “这么说...也有道理啊,不过你现在只剩下这么点大,没什么用,看上去还是个坏蛋,干脆再把你塞回去好了?”肖柏又跟着说道。

    鬼面顿时就愣住了,亏得自己之前觉得这货是一心地善良之辈,可怎么会有如此恶毒的想法?这人是魔鬼吗?把我放出来又塞回去,给予我希望又让我再度绝望?

    你难道也是头邪魇伪装而成的人类?要吸食我的情绪?

    鬼面简直快要哭出来,连忙吱吱吱的求饶:“仙尊,您别看我现在只有这么点大,但还是有机会重新成长回去的,届时肯定能成为仙尊的一大助力...”

    这是它之前就想好应对思路,只要自己努力的展现出自身价值,以人类修士这般唯利是图的共性,应该就会暂且放下自己了。

    而肖柏似乎上钩了?连忙好奇的问道。“重新成长回去?那你需要多久才能变回以前那牛逼的样子?”

    “这个嘛...得看眼下的局势如何了,若是战乱四起,冲突不断,我成长得大概就比较快,只需要1oo年便能重回巅峰吧...诶?!仙尊?!仙尊!!!你怎么又拿起那书了?!”那鬼面说到一半,看见肖柏摇了摇头,重新拿起了无意贴,当即被吓得差点烟消云散。

    我都已经这么低声下气了,你这人能不能讲点道理啊?

    “1oo年?怕是嘤嘤草都成为三界妖灵了?我还留你何用?”肖柏不耐烦的说道,“更何况,如今国泰民安,江湖上也是风平浪静,等你变回去,怕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原来是这样?鬼面心头一凝,飞的思考着自己还剩下些什么价值,赶快开口补充道:“仙尊不要啊!我可是从几百年前来的,知道当年的很多事,见证过当年的很多场大战,仙尊对此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慢慢讲给您听。”

    这总能唬住这小子了吧?年轻人对这些都是很感兴趣的,它暗自想道。

    结果肖柏还是摇头:“没兴趣,人要着眼于将来,不能沉浸于过去,我干嘛要对几百年前的事有兴趣?”

    听起来倒是一本正经的,可仔细想想,这不是胡说八道吗?这人难道脑子有病吗?还是说现在的修士都是这副模样?以史为鉴的道理都不懂吗?就算不懂,当年那些事当成故事来听也是十分有趣的啊...鬼面一时间琢磨不透肖柏的心思,又只好改口说道:

    “仙尊!我这里还记得好几门修士的神通,都是威力不凡的那种,我愿将心法口诀都背出来,献于仙尊。”

    “不必了,我早已决定将此生献给符道。”肖柏又继续说道。

    鬼面:(?`?′)/┻━┻

    你到底是人是鬼?!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为何铁了心的要弄死我?鬼面在心头咆哮着,可嘴上却还在进行着最后的努力。

    “求仙尊饶命啊!我愿给仙尊做牛做马,只求能放我一条生路!”鬼面为了活命,已经放弃了自尊,酷酷哀求道。

    肖柏大概是真的心软了,又放下了无意贴,饶有兴致的问道:“做牛做马?学声牛叫来听听?”

    我Tm¥#%#¥&*a!

    “不会?那来个四马攒蹄看看?”

    做牛做马是你这样理解的吗?鬼面心头恨不得咬肖柏一口,嘴上只能勉为其难的辩解道:“仙尊,我是做不成牛马了,但我还会很多其他的事...”

    结果肖柏居然满脸的失望,嘀咕道:“可惜啊,这下找不到牛奶来喂猫了...那你还会什么?会卖萌吗?会舔舌头吗?”

    您对我是不是产生了奇怪的误会?鬼面心头已经快要绝望了,只能最后尝试着问道:“敢问仙尊,卖萌是什么意思?”

    “emmmm,大概就是这样吧?”肖柏说着,掏出了小奶猫,又继续道:“就是变得和它一样可爱!”

    要不...您还是杀了我吧,给个痛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