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幻符 > 222.此事了结
    在肖柏身边的诸多物件中,小妖虽然被设定为随手老爷爷,可平时一点忙都帮不上,胆量也是最小的一个,见了什么都害怕,连个不会动的黑色书箱都怕,还不如小奶猫。

    所以当肖柏听见它自称刚才没被吓到时,第一反应是这货在说鬼话。

    可小妖还在认真的跟他解释道:“我当年便是靠着人类的绝望情绪为食,对各种吓人的手法算是相当了解了,方才那尊强大的存在也动用了类似的手法,才会显得如此骇人。”

    它这番说法可以说是非常谦虚,实际上当年它全盛时,对各种吓人的手段完全说的上是专家了,而且不同于其他低端的魑魅魍魉只是把人吓跑,或者各种恶趣味,它是能通过恐吓让人切切实实产生绝望的,相比起来,那神神秘秘的风神在这方面还稍逊它一筹。

    所以它很难得的大胆了一次。

    肖柏听它说得那么认真,仔细一想也觉得有几分道理,又继续问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东西真的是在吓人,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说明它非常虚弱,虚弱到了要用这种手段来维持威慑力的地步。”小妖又接着分析道,“这和我当年的情况有些相似,而一尊真正强大的妖仙,是不屑于用这种手段来展现自己实力的,甚至还会更加低调,免得引来其他强敌的觊觎...”

    妖怪和人不同,人可是要比妖怪凶恶多了,还会有类似肖柏这样的货色觊觎妖怪身上的各种器官部位,像这种浑身是宝的强大妖怪更是如此,在很多人眼里简直就是座会走路的宝库。

    所以低调对于妖怪来说是真的很必要,而这风神的状况可以说是非常反常了...

    “更何况它还在收受活祭,这就更加反常了,按照当年了解的一些妖物修炼的道理,活祭虽然进展较快,但后患无穷,容易失去理性堕入疯狂,还容易引来人类的敌意,若非万不得已,是绝对不能碰的...”

    “而这风神原本已经在受人供奉,算是仙道有成,只需加以时日便可铸成大道,这可是很多妖物羡慕都羡慕不来的无上大道,可它却反其道而行之,改用活祭,简直是自毁前程...”

    “所以我推测它应该是受了重伤,又受到强敌威胁,才这么急于恢复实力,否则不应该如此愚蠢的。”小妖最后总结道。

    “听起来倒是有理有据让人幸福,可问题是,就算我知道了这些,似乎也没意义吧?总不能我现在杀个回马枪,把它给狩猎了?”肖柏反问道。

    “这个...还是算了吧...”小妖连忙劝说道:“即使是虚弱的妖仙,也是正儿八经的妖仙,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而且它藏去哪了也不知道...不过公子接下来不是要去驭兽泽吗?这门派其实五百年前就存在了,只是那时非常孱弱,算是个无名小派,可即便如此,传承五百年的底蕴也不容小觑,公子届时不妨在那里寻找有用的线索。”

    “哇?这驭兽泽这么厉害?居然有五百年历史?看来过去之后真的得和他们好好交流一下,我正愁着嘤嘤草总是不听话,小奶猫也一直长不大...”肖柏一下子来了兴致,恨不得这会就改道飞去云州。

    只不过,今天才十月初十,距离斗宠大会还有十天,他着急也没用,眼下还是先把难民这事处理妥当,再回大荒山去召集起童年玩伴,接下来若是还有时间,可以回泉城看看小萌儿和另一只小奶猫,以及大小姐和林大叔。

    于是到这一天约莫正午时分,肖柏一行人总算是飞抵了月牙湾,进入了华国地盘,而背后也并没有什么牛鬼蛇神追来,看起来应该是成功逃掉了。

    众人一落地,肖柏便把一左一右黏在身上的小美公和黑皮推开,又让鬼壹去租了条小船,自己则把门派入口开在那货仓的入口处,这样鬼壹去买来粮食,只需要叫帮工把粮食扔进货仓即可。

    “千万记住啊,叫他们把粮食扔进来就行,千万别走进来,否则引起仙尊不悦,那就麻烦了。”肖柏最后叮嘱了一遍鬼壹,自己便走入货仓,回到了门派。

    他将出口直接设置在了剑一的身边,想看看他怎么处理先前那三个俘虏的。

    可落地之后,他却置身于一个阴森森的山洞里,面前是一副硕大的牢笼,每根围栏都足有胳膊那么粗,里面关押着三名俘虏。

    剑一就站在牢笼外面,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负责审讯俘虏的居然是之前的俘虏安德鲁?他见到肖柏回来,连忙跪下去行了个大礼,又接着对笼子里的三人吼道:“哇哇!啊哇哇哇!”

    肖柏有点懵,朝剑一递过去询问的目光。

    “没办法啊,语言不通。”剑一很是无奈的说道,“倒是安德鲁还勉强懂点夷语,只能让他来做了。”

    “原来如此。”肖柏点了点头,也只能认可这种方式了,总不能叫黑皮进来帮忙审犯人吧?

    接着他又环顾了一下四周,疑惑的问道:“想不到门派里还有这种地方啊?怪怕人的...”

    “这里原本是驭兽的分宗用来训练猛兽的地方。”剑一坏笑着说道,“你当时把人丢下就跑了,我就想到了这个地方,倒是没想到如今还能用...”

    正说着,又听见一旁的安德鲁气鼓鼓的大吼了几声:“哇喔哇!!哇哇!哇哇哇哇!”

    然后那三名夷人则回答道:“吺鼡ㄖㄅ,硪們ィ不會屈棴ㄖㄅ!”

    安德鲁冷笑一声,对着旁边的石壁用力敲了几下,接着便看见牢笼顶部裂开了一条口子,从上面淋下来一大泼冷水,浇了那三人一身。

    “这是之前用来给猛兽清洗身体的机关。”剑一解释了一句,又对着安德鲁说道:“你告诉他们,再不招的话,再浇下来的就是开水了。”

    “遵命,不过请容我想想,开水用夷语应该怎么说来的...”安德鲁答道,思索了一番,又对着俘虏们喊道:“啊哇哇哇哇哇!”

    “ごィ+厸?覀把硪們燒荿汧水?”俘虏们面色一凝,怒骂道:“迩怎ㄙ袽此殘忍?”

    肖柏听得一阵阵头大,没心思在这里听他们彪鸟语,便丢下一句:“我去看看那票难民,这里有结果了再和我说吧。”接着便走出了那阴森森的山洞,叫来一朵知客云,坐了上去,飞向了难民们聚集的荒岛。

    而那些刚刚抵达,正在四处走动查看环境的难民们,看见云上飘了个人过来,便纷纷跪在地上,朝着肖柏不停的磕头,虽说听不懂他们嘴里叽里咕噜的鸟语,可从语气上来看,应该都在说一些感激的话。

    肖柏则低声嘟囔了一句:“希望到了996工作制的时候,你们以后还能这样感激我...”

    按照剑一的说法,这群人在秘境这种灵气充裕的环境下待上一个月,身体便会恢复很多,到时候就可以用了,而肖柏那时应该也忙完了手头的事,差不多该唤醒剩下的甲人了,也就到了门派高恢复的时期,人力肯定是不够用的,像这些难民就老老实实的加班,体验一下996的残忍吧!

    想下班?不可能的!工头喊一嗓子,大家接着干!

    最后,肖柏将秘境的出口设置在了这岛上,让鬼壹买来的粮食能直接落到难民们手中,便坐着知客云离开了,再让知客云四处乱飞,自己则坐在上面盘膝打坐,练起了波纹气功。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索性练练功呗,刚好他的内息在之前施展电磁炮时用光了。

    而嘤嘤草一见他开始打坐,连忙兴奋的跳到了他头顶,手舞足蹈的样子。

    就这么一坐,两个时辰过去了,等肖柏一睁眼,顿觉神清气爽,四肢百骸都充满了力量感,再内视一番丹田,现之前已经耗尽的冰山居然已经完全恢复?甚至还更显巍峨高耸,修为显然又有了一些进展。

    而在那山顶之间,还能看见一抹虚无缥缈的云雾,内里又隐约夹杂着点点金光,让这云雾泛出些微金光,竟是有些像那天边的朝霞。

    “咦?居然恢复得这么快?以往不是至少一个晚上吗?”肖柏自己都觉得有些疑惑,没想到今天的效率居然会这么高,这比平时快了差不多一倍!

    “看来在这灵气充裕的地方练功确实更好啊,以后若是条件允许,我还是回门派练功吧!”肖柏又接着说道。

    “嘤嘤嘤!”头顶的嘤嘤草连忙附和道,应该是在赞同他吧?

    “不过,为什么雪山之上会出现云雾?这不应该啊...我所有的气不是都会被冻成冰吗?”肖柏有些奇怪的嘀咕道,“不过也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状态反倒是比平时更好了...嗯,看来回头还是要去趟泉城,请林三叔帮忙把把脉。”

    就这么说着,他又让知客云去了趟难民岛,看见难民们正在分粮食,看来鬼壹那边应该是办好了,这事也算是就此了结了。

    于是他便离开了门派,回到了之前那条船上,可等他刚一走出船舱,便看见小美公父女一左一右的跪在地上,嘴里齐声喊道:“公子大恩,橘家没齿难忘!”

    肖柏微微一愣,现鬼壹似乎一瞬间又年轻了少许,或许是整个人又因为卸下了肩上的沉重压力,显得格外轻松了吧?

    至于一旁的小美公则没什么变化,还是笨笨的样子。

    “公子日后若是有事,尽管吩咐,橘某人定然赴汤蹈火,再所不辞!”鬼壹接着说道。

    “我也是我也是!以后一定乖乖听你话,就是做你老婆也可以!”小美公也因为一时激动,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

    “你们先起来吧,都是小事,你们也别谢我,要谢仙尊,若不是他点头,我想也不敢想啊!”肖柏连忙说道。

    “仙尊那自然是要谢的,只是我等凡人,实在不知道该拿什么去孝敬他老人家...啊对了,听闻小女在之前梦境中曾经面临过仙尊的考验?他老人家似乎喜欢胸口碎大石和喉顶樱枪?我这便让小女勤加修炼,并为此编排一曲漂亮的曲目,届时献于仙尊观赏!”鬼壹又接着说道。

    “呜...”小美公呜咽了一声,也跟着点了点头,心头突然有些后悔告诉父亲那事了。

    之前这边运完了粮食,白苒和黑皮去港里挑选海货,班长和食铁兽也跟着去了,就剩下这对父女在那边商量着以后怎么和肖柏相处。

    结果聊着聊着,小美公就说出了之前那梦境,而鬼壹则从梦境中得知了仙尊喜欢喉顶樱枪一事,便这样做出了决定。

    只是这仙尊的喜好,怎的这般奇怪?居然会喜欢这种江湖卖艺的把戏?这或许和他还是凡人时有关?鬼壹大致推测道,可也不敢多想,只知道照着去迎合就完了。

    而这时,肖柏突然又想起了一茬,又开口说道:“说起来,橘大叔你好像很懂喔?而我这里正好需要找些材料来制符,不知道大叔能不能帮忙看看?”

    之前众人对那佛门舍利都束手无策,结果还是鬼壹通过特别渠道给他弄来了,那么其他材料他或许也能帮帮忙。

    “公子但说无妨。”

    “大概就是斯嘉蒂之眼,圣者遗物,纯金月轮,芥子石,幻空魇蜕皮,这几样吧?”肖柏答道。

    肖大牛开出的那一长串材料列表里面,有些是市面上常见的很好买到的,有些则是他在后面进行过详细说明的,包括用法和材料的来源,而有些则和那圣女之泪一样,只有一个单独的名字,剩下的什么都没有,要肖柏自己去探寻的。

    所以肖柏一直怀疑肖大牛也没能完成一整套完整的叹息之壁,这应该是他从什么地方抄来的,所以其中有些材料他自己都不清楚来历,才显得如此坑人。

    而他之前在船上无聊时整理了一下那材料列表,如今最坑的就剩下这五件了,也不知道见多识广的鬼壹能不能帮忙降低点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