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地上道国 > 0133 希望是比钻石还要珍贵的东西
    庾献这一脚踢去,踢的管亥不疼不痒。

    庾献一怔,怎会如此?

    自己不是该身负“一母之力”的吗?

    就算如吴起所说,在外面不可能有无穷无尽的力气,也不可能永不疲惫,但是这完全无感的一脚是怎么回事?

    庾献心头一动,如同启动人马如龙一般,运转法力低声吼道,“一母之力!”

    随着庾献的召唤,他身上仿佛脱胎换骨一样“格巴格巴”响个不停。

    转眼间骨骼结实坚固,筋肉饱满充盈。

    七尺的身高,再次被硬生生的拔高了一尺。双臂和腰腿上更是生出的蛮力,似乎比在葫芦中时还要强大一些。

    庾献领悟,原来如此。

    原本这“一母之力”是固化在庾献身上,可以有两百多斤永不疲惫的力气,如今这“一母之力”出来后,变成了一个技能一样的东西。

    虽然仍旧可以催动,但必然会有时间限制。

    庾献当着李肃的面不敢尽露底牌,只得强忍着心痒,不去尝试那“人马如龙”的法子到底还管不管用。

    当初庾献身负着“一母之力”,开了“人马如龙”之后,可是能和狂化的盗鹿都能战上几个回合的。

    不过“人马如龙”属于兵法,可能需要杀伐之力的配合。

    李肃在岸上看了有些吃惊。

    他虽然也知道一些强化身体的法门,但这小道士瞬间产生的那种气势,和肉身的爆炸力,让他也不敢说有稳赢的把握。

    庾献见“一母之力”还在,总算是吃了个定心丸。

    随后散去法力,继续唤醒管亥。

    庾献折腾了一会儿,那管亥都没动静。

    庾献不由有些气馁。

    之前的时候,这货睡觉都睁着半只眼,生怕自己逃了,之后在自己用那木匣为了弄来染血的大米后,这家伙对自己的态度就有点爱搭不理了。

    如今,更是踏实睡着,根本不担心庾献会逃。

    这种原因……

    大约是不爱了吧。

    庾献看着呵呵大睡的管亥,无奈的咒骂了一句,“还真是猪啊!”

    不过,当着李肃的面,自己这个黄巾少主可不能这么没面子。

    庾献想了想,凑到管亥耳边大声道,“快起来快起来!大贤良师还在天上看着你呢!”

    “大贤良师!”

    正睡得呼呼的管亥眼睛立刻瞪圆了,一双耳朵竟然維持不住变化,“突”的张了出来,直愣愣的竖着。

    庾献看着管亥那副模样真是又好笑,又觉得可惜。

    管亥一个妖怪,只是因为对张角的忠诚,就四处奔命,竭尽所能的想要推翻腐朽的大汉,恢复黄巾乐土。

    可是它知道什么是腐朽?又知道什么是乐土?

    他只是一个妖怪啊。

    管亥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庾献,或许是刚才耳朵现形引发的连锁反应,他脸上的变化终于绷不住了。

    它嘴巴向前一拱,露出带着獠牙的长长猪嘴。

    接着身子在木筏上一滚,化为一只犍牛般的乌青色野猪。

    庾献赶紧向着李肃招呼,“中郎将先躲远点,管将军可能有些认生。”

    李肃见了管亥的妖体也有些胆寒。

    这妖怪的武力值绝对要在他之上的!

    李肃脑海中刚刚浮动的一些歪心思,立刻荡然无存。

    他依言躲远了些。

    管亥这会儿也控制住了身体的变化,他身子一缩,重新化为魁梧青年。

    ——眉目俊朗,元气满满,目中充满了希望。

    管亥瞪着庾献大声问道,“什么情况?他是谁?”

    庾献支吾了一声,“他……,是我远房的表哥。”

    说完看着李肃,“是吧,表哥。”

    李肃木然,老子怎么就成你表哥了。

    不过看着管亥那副一言不合,就要杀人灭口的样子,李肃也只能强颜欢笑,“对对,我是他表哥来着。”

    ——总不能告诉这个黄巾乱贼的正印先锋官,自己是朝廷的虎贲中郎将吧。

    管亥听说这是庾献的表哥,就没有特别在意。

    他虽然思维简单,但十分直接。

    这一点,从他闯上鹤鸣道宫的事情,就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寻找有资质的道童?

    当然是去有传承的修道门派找更靠谱了!

    看见合适的人选?

    当然是抢了就跑了!

    庾献扯着管亥来到木筏边上,低声问道,“我有话对你说,有没有办法躲过那家伙的耳目,他懂得闻风望气。”

    “闻风望气?”管亥意外的看了李肃一眼,“这可是少见的兵法啊,你表哥什么来路?”

    说着,管亥身上的妖气大盛。

    随着管亥身上释放出浓烈的妖气,四周风中只剩下管亥那强烈的意志,李肃的闻风望气立刻受到了不小的干扰。

    管亥咂咂嘴看看四周,“我修为有限,只能遮蔽这么大范围了。”

    庾献见状,也不管灵不灵了。

    他将之前做的那面破旗铺开,对管亥说道,“喂,你还记得我之前对你说得那些东西吧?”

    “什么?”管亥挠头。

    庾献指了指那面破旗上的两行字。

    ——“诚意求合作,搜寻黄巾密宝。”

    ——“大家一起发。”

    “哦。”管亥应着,目中却一片茫然。

    庾献只得再次提醒,“就是我说的那个融资的大计划!”

    管亥闻言抓了抓头,“额,好像听你说过……,那个,融资是什么来着?”

    庾献简单扼要的说道,“融资就是借钱不还。”

    管亥听了,立刻换上一脸的正义。

    “这样合适吗?”

    庾献解释了一下。

    “只是不还钱而已,但我们会给他们别的东西。”

    “那还好。”

    管亥释然,接着脸上现出窘迫之色,“可咱们也没别的东西给他们啊。”

    庾献笑了,义正言辞道,“怎么会?我们可以给他们……,希望啊。希望可是比钻石还要珍贵的东西!”

    管亥听了猛擦汗,就算是为了大贤良师,这样做也有些过分了。

    “你打算怎么弄?”

    管亥决定先看看再说。

    庾献瞥了李肃一眼,“你看那边。”

    管亥顺着庾献的目光看了过去。

    李肃的闻风望气被管亥的妖风干扰,正有些纳闷的打量着这边。看到那个黄巾猛将瞧自己,不自然的冲他笑了笑。

    管亥回头。

    庾献低声说道,“就从他开始。”

    管亥有些不忍心,“可他不是你表哥吗?”

    庾献闻言,心说这货也太实在了。

    他酝酿了七八秒,这才目光沉重的看向远方,“为了大贤良师……”

    管亥看着庾献。

    双目情不自禁的湿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