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地上道国 > 0113 提前泄题?
    “开门”有一个最基础的属性,就是可以把施加在阵法上的伤害,或者将闯入阵法中的人转移走。

    这一门阵法在遇到敌人强攻阵法的时候作用比较大,直接制敌就差了许多。

    谁想到时机用的对了,竟然起到了这么好的效果。

    如今庾献正在湍急的河流上,庾小献又事先在底舱布置好了阵法,一旦庾献被移除船外。运气不好,可能就一头扎进河道里的乱流中再也上不了岸了。

    庾献骑在白银葫芦上,看着远去的大船又怒又笑。

    “这小子可真够狠的,给小爷下了这么个套。”庾献咂咂嘴,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有老子的三分果决。”

    这会儿他也有些明白了。

    那庾小献并非什么贪婪好色的人物,他只不过是用这手段麻痹自己罢了。

    趁着要东要西的功夫,庾小献收集了不少低端的修炼材料。

    这些低端的修炼材料派不上什么大用处,但是用来构筑一个简简单单的“开门”还是很容易的。

    庾小献在见识了沿途险恶的地形之后,最后决定就在这船上下手。

    他在底舱中摆下阵法,又故意强抢了船老大的女儿,激怒庾献过来。

    等到庾献怒气冲冲的赶来,一脚踏入“开”阵。

    那庾献大意之下,肯定会被卷入到湍急的河流之中。

    到时候,庾小献就可以天高任鸟飞,自由自在的生活在这三国乱世了。

    “你想得倒美!”

    庾献破口大骂了一句,随后驱动白银葫芦努力跟上。

    这白银葫芦本就不是什么飞行类的法器,尽管庾献催的急,也只能远远的吊住船尾而已。

    庾小献对此倒茫然无知,天下这么大,只要甩脱了李肃,就不用去给西凉军陪葬,这不是什么坏事。

    等董卓完蛋了,他照样可以出来粉末逢场,风光一世

    庾献骑着白银葫芦,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等到船只终于在平缓的地方搁浅,庾献这才一个加速,向河岸边行去。

    庾小献显然有些猝不及防,面对庾献的捉拿,只能拼命的向远处逃窜。

    庾献呵呵一笑,骑在葫芦上,继续慢悠悠的追赶过去。

    等到庾小献意识到他根本逃不掉了,这才换上一副嬉皮笑脸,回头大声说道,“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啊,我正在研究自己所学过的阵法,却不想中郎将刚好赶了过来。你说这……巧不巧啊……”

    还巧不巧?

    庾献听了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他将手中的长枪用力向庾小献拍去,想要将庾小献拍落在水中。

    谁料“庾小献”哪是什么甘愿认命的货色?

    他见求饶不太管用,当即露出一副果决的神情,一个猛子扎入水中,避开了庾献一击。

    随后掐动法诀,奋力的催生着河里飘荡的水草。

    庾献正要追赶,却猛然发现白银葫芦正被大量的水草攀附,牢牢的困在原地。

    庾献哈哈一笑,“雕虫小技,也敢拿来卖弄。”

    庾献立刻将那白银葫芦缩小,纳入掌中。

    缠绕在上面的水草一时缠了个空,又立刻像是有意识一样,追赶着向庾献缠了过来。

    庾献皱了皱眉,若是以往的时候,庾献哪会担心这么点威胁。

    可是如今自己在湍急的河流之中,实在不敢有半分大意。

    一旦被这些水草拖入河底,恐怕自己就得交代在这里。

    无奈的是李肃这个身体是个武将模板,除了能催动下白银葫芦,没有别的法术。

    若是在陆地搏杀,有李肃那过人的弓术和枪法在,庾小献绝对占不了什么便宜。

    庾献索性把希望全都放在自己武技上面。

    他猛然长吸一口气,鼓荡着浑身的真气,挥舞倒须悟钩枪奋力向前砸去。

    随着李肃的真气全数灌入那倒须悟钩枪中,那杆大枪忽然变得赤红一片,仿佛成了一杆烧红的铁棒。

    接着一阵阵元气四溢,一支张牙舞爪的怪兽虚影,忽然出现在那杆大枪周围。

    这张牙舞爪的怪兽虚影,只是出现了短短的一瞬,却将周围的元气吞吃了不少。

    原本那些跃跃欲试,准备围攻过来的水草,都像是失去了活力一样,随着水波飘荡着。

    庾献又惊又喜,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情况。

    这柄武器在催动之后,竟然可以激发出上面的妖魂,吞噬周围的元气。这样一来,许多术法都会无用。

    庾献有些庆幸,还好自己在这一关和李肃斗了一场。

    不然的话,真要出了葫芦和他对上,恐怕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上一个不小的亏。

    想到这里,庾献猛然一个激灵。

    不会吧……

    这一关怎么会是这样?

    ——等到庾献通过所有的考验,出了功名葫芦之后,必然会是要和李肃对上的。

    而如今这个关卡,让自己扮演李肃,岂不是给了自己提前模拟一遍的机会?

    自己现在可是李肃啊!

    这可是彻彻底底的泄题啊!

    这葫芦有这么坑吗?提前把自己的主人,拿来给对方练手?

    庾献心中满是狐疑,一时心乱如麻起来。

    不过他对和庾小献的较量,也越发感兴趣起来。

    这个庾小献似乎拥有和自己相同的能力,但是在运用上,就要高明一筹了。

    若是自己能把李肃的全部实力发挥出来,努力逼迫庾小献做出应对,自己不就知道解决问题的方案了吗?

    就算庾小献仍旧不敌,自己也能落得个知己知彼,起码比两眼一抹黑的直接和李肃翻脸强。

    想到这里,庾献再也没了玩闹的意思。

    他的目光认真的看着庾小献,大声喝道,“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真气再次贯穿倒须悟钩枪,像是被激发了凶性的野兽一样,打的周围元气肆虐,混乱不堪。

    趁着庾小献的法力不起作用,庾献立刻向庾小献冲了过去。

    庾小献大惊失色,他连忙呼出一口气来,形成淡淡的薄雾遮挡在周围。

    庾献见了精神一振,想不到这个版本的庾小献,在“呼风唤雨”的兵法上,仍旧能起些微弱的作用。

    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所学的这道兵法并不是失效了,而是没能正确的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