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地上道国 > 0047 重入门墙
    庾献想了想,对卜子夏说道,“既然先生愿意教诲,吴起愿意追随先生学习。”

    卜子夏满意的点点头,“好!”

    说完,卜子夏慢慢转身,往帐篷里走去。

    在这时,庾献才忽然发现一件恐怖的事情。

    帐篷内居然有卜子夏和弟子们的问答之声!

    那眼前的这位?

    在庾献瞪大双眼的注视下,卜子夏悠悠然回了帐篷。

    里面丝毫没有波澜,全都仿佛未见。

    庾献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又有些不敢置信。

    他犹豫了下,大步向那帐篷走去。

    等进了帐篷,正在听课的众多儒门弟子都回过头来,好奇的看了一眼。

    不知道这个护卫头领跑来干什么。

    有些端木家的子弟更是流露出了明显的不悦。

    听卜子夏讲学的机会如此难得,想不到竟被一个门客打扰。

    谁料堂上正和大家讲述学问的卜子夏却露出笑容,“你来了。”

    话语中的意思,竟是颇为熟稔。

    端木家的弟子顿时不敢说话了。

    能和卜子夏这孔门十哲说上话,这门客是什么来头?

    庾献也大致确定了一些事情,对卜子夏越发敬畏起来。

    他对卜子夏恭敬施礼道,“弟子来了。”

    说完,轻手轻脚的在门边挑了个席子坐下。

    庾献想了想,将头上的蒙脸巾取了下来,露出本来容貌。

    庾献的脸一露出来,帐篷中立刻响起一阵惊呼。

    那些跟随卜子夏的儒门弟子,很多都是从曲阜城出来的,哪里会不知道吴起这样的风云人物。

    何况,这些人中,还有吴起之前的便宜师兄李克。

    就连端木家的弟子们,简单的询问了几句后,也都知道了吴起的身份。

    许多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吴起这个家伙!怎么会在这?!

    短短的喧闹之后,立刻就有人站出来大声呵斥道,“吴起,你这个不忠不孝的儒门弃徒,怎么还敢出现在这里?!”

    旁边也有人应合,大声嘲讽道,“难怪你之前不敢露出面目,竟是那个卑鄙无耻之徒。”

    庾献自从成为吴起,早就不知道受过多少这样的羞辱。

    对这样的话,根本不予理会。

    他看着卜子夏认真的说道,“先生没有看轻我,我又怎么能自轻自贱?坦荡见人,有何不可?弟子愿意自修己身,重燃人道之火。”

    卜子夏目中现出光彩,他和蔼的说道,“很好。子曰,知耻近乎勇。自今日起,你便入我门墙吧。”

    ?!!

    听到卜子夏的话,底下的儒门弟子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什么情况?

    吴起不是被他老师曾申逐出师门了吗?

    而且这家伙还去儒家的死敌墨门那里拜了师。

    这样声名扫地的家伙,竟然要重回儒家门墙。

    那些跳起来指斥吴起的人都有些晕乎了。

    拜入孔门十哲名下为弟子,岂不是说这吴起要成为孔圣人的徒孙?

    年龄最大的田子方,忍不住颤巍巍的对子夏说道,“恩师三思啊,此小儿品行败坏,若是入我儒门,恐怕会败坏咱们儒家的声望。”

    田子方今年五十多岁,他原本是子贡的弟子。

    子贡死后,转拜入子夏门中,算是资格最老的人物之一了。

    卜子夏听了田子方此言,微微笑道,“我的恩师,不是这么教我的。”

    卜子夏这话一出,立刻没人敢吱声了。

    这位老夫子的恩师,乃是孔圣人啊。

    孔子的话,谁敢反驳。

    卜子夏丝毫没有在意之前的事情,慢慢的继续讲述学问。

    庾献自然认真听着。

    其他儒门弟子虽然不说话了,可各个都神色诡异起来。

    能听这位老先生讲授学问,和拜入这位老先生门下,那可是天壤之别啊。

    卜子夏的门下,就是儒门的正统嫡传!

    卜子夏本人作为《论语》的记述者之一,对这儒门经典都有足够的解释权。

    可以说,孔门十哲每一个都是传承的都是孔圣人的意志。

    谁想到,就这么一个声名扫地的家伙,竟然成了卜子夏的亲传弟子。

    卜子夏讲完学问,随后挥散众人。

    庾献没有多留,出门之后,尽责的安排巡夜的人手。

    这晚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扬了开来。

    不少没到的人,都哗然不已。

    那些人看向庾献的目光,都变得怪怪的。

    下大夫程明瞠目结舌了半晌,随即像是捡到了宝一样,双目放光起来。

    这可是能够“弱鲁破强齐”的不世统帅啊!

    这可是以一己之力压下司马穰苴一门的绝世兵法家啊!

    竟然落在了自己手中。

    在这乱世争雄的世代,若是把此人举荐给魏子,恐怕功劳不逊于卜子夏啊!

    程明赶紧让人去请庾献。

    庾献却没多理会,让人回了一句“累了,明日再说。”

    庾献虽然早就有投靠姬斯的想法,但是以他现在的声望,恐怕就算去了姬斯那里,也会被人瞧不起。

    与其到时候再苦苦挣扎,一点点熬出头,反倒不如静观其变,设法抬一抬自己的身价。

    下大夫程明能被姬斯派来鲁国请人,自然是个人精。

    他明白庾献待价而沽的意思,倒也不慌不忙。

    优秀的兵法家,整个天下不知道有多少,魏地只需要有一个就够了……

    程明比较淡定,但是他手下招募来的那些门客就不同了。

    大家都是在江湖上混的,谁够狠谁才受到敬畏。

    可要说狠,谁能狠的过吴起?

    老母去世,都能硬下心肠置之不理。结发妻子,都能眼睛都不眨的杀掉。

    这种根本连人性都没有的家伙,何其之可怖!

    再加上庾献一开始显露的恐怖实力,那些燕赵来的剑客们一个个都噤若寒蝉。

    吕家的护卫们,也很有眼色的派人过来表态,以后有什么事儿全听庾献的。

    至于端木家这边,则彻底慌了。

    他们为了给吕家一个教训,已经和当地的一支流贼约好了。

    就在明日,他们就会在半路对这支队伍发动突袭,将吕家的货物劫掠一空。

    原本只是一个小计划,但如果守卫这里的是那个传闻中的吴起,可能会引起难以想象的轩然大波。

    不管那人是不是人品卑劣,但是他那强大的实力,和赫赫威名却不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