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地上道国 > 0209 守护与守望
    董卓酒意未退,当即放浪形骸,说出了许多跋扈之言。

    许多大臣面色愀然,不知该如何应对。

    董卓接着又下令,寻找当时在濯龙园附近巡宫的士兵,想要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李儒的点醒下,董卓也很快发现庾献和太史令王立都不见了踪影。

    联想到庾献明日就要祭天的事情,众人心中都明白,这天机的变化,必然和两人有着密切的关系。

    关于这两人的海捕文书,很快就下发下来,贴满了洛阳城的大街小巷。

    可惜此时,庾献已经舒舒服服的躺在相府中一处空房中了。

    董卓的丞相府地方广大,乃是圈占了永和里的一些宫室营造而成。

    里面亭台楼阁无数,没人理会的地方,自然有很多。

    庾献轻而易举的找到一个荒僻处躲藏起来。

    睡着舒服的榻,吃着偷来的酒肉。

    庾献已经许久没过这么舒服惬意的生活了。

    虽说眼前危机重重,但是对庾献来说,那都是睡醒之后再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庾献呼呼大睡到第二天天明。

    早上的时候被窍穴中的白银葫芦惊醒,庾献张嘴吐出白银葫芦,随后毫光一闪,太史令王立就滚落在地。

    王立摔了个七荤八素,费了半天功夫才从地上爬起来。

    一看见庾献便是见到了杀父仇人一样,怒声喝问道,“国师,我和你何冤何仇,你要这样害我。”

    庾献无言以对,说到底这件事也是他对不住人。

    不过庾献也不是纠结的人,像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情况下,庾献能给他留个活口就算不错了。

    庾献大咧咧的问道,“饿了吧?”

    说着指了指席子上的酒菜,“饿了就先吃点。”

    王立在葫芦中饿了一天一夜,早就有些头晕眼花了。

    这会儿他也不和庾献客气了,双手抓起席子上的酒肉就吃喝起来,

    等到吃了个半饱,王立才有心思关注下自己的处境。

    他趁着吞咽的间隙含含糊糊的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庾献也不瞒他,“这是在董卓的相府里。”

    “咳、咳、咳!”

    王立正吃着东西,险些被庾献这大胆的决定吓破了胆子。

    “你、你怎么还敢来这里!”

    庾献舒坦的伸直了腿,“为什么不敢?”

    王立捶胸顿足道,“你可害我了我了!你还不赶紧逃窜,躲在这里是要找死吗?你死了不打紧,我的事情要怎么说清楚?”

    庾献哈哈笑道,“太史令不要慌,事情还没到那个程度。有句话说的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想那些城中的官兵再跋扈,也不敢搜查到董卓府上来吧。咱们躲在这里不但过得舒坦,还不用担心被人找到。”

    王立恨恨的说道,“你哪里知晓?朝中不知道有多少奇人异士,最擅长推算人的行踪。更何况那传国玉玺还在你手中。少帝死后它是无主之物,神物懂得自晦,难以被人推算察觉。可是如今,既然你能催动它,说明这东西也是认了主的。如今那些人能够轻易的算出你的所在。”

    庾献听到这里,浑身的轻松之色一扫而空。

    他急忙问道,“这么说,那些人现在可能已经知道我的在哪里了?”

    王立答道,“八九不离十。”

    庾献想了想接着说道,“不对。算那些人能够算到我在相府,可他们也一定不敢进来搜查,唯一值得担忧的是,不知道那李儒有没有算出到底是什么情况。也只有李儒能够大举搜寻相国府。。”

    王立几乎是哀求的对庾献说道,“你还是快些把那传国玉玺送走吧,有这东西在,气数实在太强,想不被人发现都难。”

    王立倒不担心庾献的狗命,他怕的是自己会被牵连到里面。

    庾献听到这里,心头已经明白了。

    想要就这么把传国玉玺带走,已经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现在只有找个稳妥的地方将这东西收起来,等到以后风声消散无从推理的时候,再将东西拿出来。

    只是,该把这东西藏在哪儿呢?

    庾献想了想,将葫芦一举,“滚进去吧你。一点忙都帮不上,还光知道添乱。”

    庾献将王立收入葫芦,随后开始为眼前的事情犯愁了。

    传国玉玺这样的逆天宝物,庾献绝对不肯轻易放弃的。可是这样的东西,无论藏在哪里,都会因为气数太大,迟早被人发觉。

    庾献慢慢踱出房间,看着满园的春色,忽然想起了他的背锅侠徒孙。

    “要不还是把这个锅给貂蝉背上?”

    庾献想了想,很快否定了自己这个念头。

    貂蝉这妖女可不是好招惹的。

    而且王允那边,庾献也做好了撕破脸的准备,根本不打算再去见面了。

    如此一来的话……

    庾献的眼睛一眯,忽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他重新回到房间,默默的等着天色黑透。

    等到相府中的人声静寂下去,庾献才悄悄起身,顺着记忆中的方向,向董白的院子摸去。

    董卓的相府实在太过广阔。

    他又不太放心大量任用外人,因此洒扫的仆役和防御的士兵都比别家要少许多。

    庾献躲着仅有的几个巡哨,顺顺利利的从客房一路绕到董白所居住的院子附近。

    离的还远,就听到一阵少女的欢声笑语。

    庾献默默的分辨着,有董白,有露儿,还有一些他接触过的小侍女。

    庾献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

    嘴中却嘟囔道,“真是不像话,都什么时候了还不睡觉。”

    庾献悄悄的接近董白居住的小院儿,随后轻易的翻墙进去,躲在一处月光照不到的地方。

    从他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房内和露儿笑闹的董白。

    庾献心中情不自禁的一软。

    “这个妹子,还真是让我操心啊。”

    口中说着,目光却一瞬不瞬的放在董白身上。

    有时董白的一个动作。

    庾献也会笑着嘀咕两句。

    庾献这会儿彻底的感受到了那葫芦的威力。

    守护和守望了她那么久,庾献已经发自内心的把董白当成了自己最亲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