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地上道国 > 0194 服章之美,谓之华
    若是不能以足够的智慧和毅力闯过那几关,到时候就难免会坏了心性。

    以这样的风险,换取研究功法的时间,李肃觉得并不划算。

    李肃对庾献说道,“那你准备一下,我这就把你收进去。”

    白银葫芦的操纵法门,庾献早就在白银葫芦中时就已经学到手。

    不过这会儿却不是显露的时候。

    庾献当即按照李肃的指使乖乖站好。

    随着李肃催动法诀,庾献脑海中一阵昏沉,身体情不自禁的投入那葫芦当中。

    庾献眼前一黑,旋即通光大亮。

    庾献知道进入了葫芦当中,他心中一喜,正要把斑斓唤出来交任务。

    忽然又觉出不对,念头起来,他的身体竟然毫无反应。

    庾献吃了一惊,正心念电闪间,就见许多人骂骂咧咧的围过来按住自己一通暴打。

    庾献郁闷,这特么,怎么又走剧情?

    庾献赶紧大喊道,“老吴,是我!”

    吴起的剧情都快被他刷烂了,再刷一遍也没啥意义。

    ——“别打了,老吴,是我啊!”

    然而身上的拳脚却不停。

    庾献郁闷的想要吐血,什么情况?

    拼命的挣开束缚,抬头一瞧。

    正见吴起幽魂喜滋滋的站在半空瞧着。

    看到庾献的目光,这才脸色一正,悠悠的扭过头去。

    我靠!

    庾献气的要吐血了。

    ——“老吴,你大爷啊!”

    ——“你大爷啊!赶紧把我放开!”

    谁料那吴起幽魂仿佛没听见一眼,任由剧情慢慢发展。

    等到庾献按照剧情,杀掉所有挑衅的他的人,吴起幽魂正准备发任务呢,就见庾献昂然站立在底下,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目中的意味十分强烈。

    吴起幽魂心中一跳,脸上有些不自然。

    他连任务都顾不上发了,色厉内荏的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庾献冷笑道,“行,老吴,你和我玩这一套。行!那就再来一遍啊!互相伤害啊!这次老子不把你挫逼的人生刷的信念崩溃,老子就不姓庾!”

    庾献说完这话,吴起幽魂就不淡定了。

    他挥挥手,周围的场景顿时都消散一空。

    吴起有些纳闷,“你又来干嘛?”

    庾献这会儿没时间和这货聊天打屁,直接问道,“斑斓呢,我有事儿找她。”

    吴起其实也不想和庾献多聊,当即说道,“我帮你找找她。”

    话音未落,一个美丽的女子就如同烟雾一样缭绕在周围。

    吴起幽魂看了一眼,说道,“你们聊。”

    接着原地消散。

    那如烟似雾的美丽女子欣慰的看着庾献,“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庾献从包裹中取出那枚晶莹的狐狸头骨,“这是你要的东西。”

    东西一拿出来,庾献本能的从那狐狸头骨上,感受到了一股惊慌的情绪波动。

    庾献心道,这玩意儿果然是有问题的。

    还好自己拿来是交任务用的。

    恶人自有恶人磨,这东西算计到自己头上,那可就倒了大霉了。

    “咦?”

    斑斓看着庾献手中的狐狸白骨有些惊讶。

    她伸出一只如同虚幻的手来在那白骨上拂了拂,上面那淡淡的波动,就消失无踪。

    庾献微眯了眯眼睛。

    似乎是察觉到了庾献警惕,斑斓轻轻笑道,“只不过是在白骨上初生的微弱灵智罢了。”

    接着斑斓有些遗憾的说道,“可惜只留下了骨身,魂身不知道去了哪里。”

    说着,目光探寻似的看了庾献一眼。

    庾献想了想说道,“我是从一个石棺中取出这个狐狸头的,从我取出此物,到见到你,中间还不足半个时辰。”

    斑斓将那狐狸白骨拿在手中爱不释手的看着,越看越是满意。

    她抬起头来向庾献问道,“你替我得到这个东西,让我的转生大有把握,你有什么想要的吗?尽管说出来。”

    庾献听了斑斓此言,都顾不上自己的任务奖励了,惊讶地问道,“你要转生?”

    斑斓郑重说道,“不错。这白银葫芦虽然是用圣人的肺打造的,到如今已经几乎耗尽了所有威能。如果不能找到法子转生,只怕这葫芦崩坏的时候,就是我魂飞魄散的时候。所以我必须在这之前,找到合适的骨身、魂身和肉身。”

    庾献有些不解,“既然你谋求的是转生而不是夺舍,何不直接去投胎?怎么还要费心费力的搜集这些。”

    斑斓轻轻一笑,避而不答。

    “说吧,你想要什么东西?”

    要是别的时候,庾献说不准还得来个狮子大开口,狠狠宰她一笔。

    可是如今最紧迫的问题,就是解决掉附在身上的墨麒麟。

    只有拿掉这东西,庾献所有的筹划才不至于功亏一篑,如果能将此物降服,那庾献就可以享受开挂的人生了。

    庾献不假思索说道,“我身上被一个墨麒麟附身,如果你能帮我收服此物,那咱们就两不相欠了。”

    “墨麒麟?”斑斓也有些意外。

    她仔细在庾献身上一看,这才笑道,“原来如此。”

    斑斓伸出手来轻轻在庾献身上一点,脸上笑着,口中轻喝道,“还不出来。”

    庾献只觉得浑身一轻,一道墨光在身上一闪,化作了一头不足半尺高的小兽。

    庾献看着那叭儿狗大小的墨麒麟,不禁愕然,想不到张温拿来当成坐骑的妖兽,本体竟然这么小巧。

    那墨麒麟一现形,立刻撒欢般的围绕着斑斓转了起来,时不时还欢喜的在斑斓身边嗅来嗅去。

    斑斓轻轻一笑,在那墨麒麟背上抚摸了一下,那墨麒麟立刻舒服的哼哼出来。

    庾献看的眼珠子都要掉了出来。

    确定这是麒麟?

    这特么和一只狗有什么区别?

    而且麒麟乃是仁兽,是吉祥安宁的象征,这斑斓明明是妖精,怎么会被墨麒麟这么喜欢?

    仿佛看出了庾献的疑惑,斑斓眉头一挑,略带戏谑的说道,“实不相瞒,我的妖身本体乃是一只神蚕。”

    “神蚕?”庾献先是意外,接着恍然大悟。

    难怪当初自己遭遇的剧情如此细密编织,又难怪当初斑斓说过那么多古古怪怪的话。

    就听斑斓故作淡然的说道,“我的来历,很是久远。当年我曾为嫘祖吐丝,让她制成人间第一件衣履。从此人类就有避寒之裳,又有服章之美。嫘祖也因此收我为义女。”

    斑斓说着,看了看已经听傻了庾献,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咳,我对人道有大功德,所以……,这东西亲近我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虽然识破了这小姐姐在静静装逼,但庾献仍旧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有巢氏教会人建造屋舍躲避凶兽,因为对人道的赫赫之功,所以成为圣人。燧人氏教会人取火,也凭借着这赫赫之功,成为圣人。伏羲氏教会人结网,得以捕鱼狩猎,因为这赫赫之功,成为圣人。神农品尝百草,从中挑选出了可以食用的谷物和治病的草药,因为这赫赫之功,成为圣人。嫘祖养蚕制衣,让人类摆脱了带血的皮毛,人道文明自此开启,因为这赫赫之功,亦成为了圣人。

    《春秋左传正义》中说,“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

    难怪墨麒麟会毫无节操的跑去跪舔。

    做为帮助人类开启人道文明的第一只神蚕,她身上的功德之力又该是何等浩瀚。